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教育新闻 > 正文

奥赛,怎样才能名至实归

编辑:练洪洋 录入:qry 来源:广州日报 2012-11-08 10:37:41  阅读:354

   新闻背景奥赛获奖保送大学 明年将正式取消

                       北京2014年起奥赛获奖者不再保送上大学               

 

        奥赛曾被很多学生和家长认为是升入知名高校的“直通车”。为了进入更好的大学、更好的中学,“全民奥数”的热潮已经席卷全国多年。

  不过,最近的几条消息却给不少人浇上了一瓢冷水。在刚刚结束的第三届“中国小学数学教育峰会”上,中国教育学会有关负责人透露,从2014年开始,奥赛获奖者都不再有大学保送资格;而此前,教育部网站公布的秋季开学“监管令”中明确提出,严禁奥数与中小学录取挂钩。

  面对“禁奥令”,有的人拍手叫好,认为能将大多数身在江湖不得不学的学生和家长解放出来;有的人担忧,在优质教育资源仍旧稀缺的现在,即便没了奥数,也会有其他替代品出现。

  本来,奥数本身并无对错,只是人们附加其上的升学价值才让它从天使变成了魔鬼。在各地频频发出的“禁奥令”下,奥数能否回归正途?本报记者特约多位专家进行讨论。

  李媛

  溯源:升学让奥数沦为妖魔

  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崇尚的就是奥林匹克精神“重要的不在于取胜,而在于参加”,其目的是“发现鼓励世界上具有数学天分的青少年,为各国进行科学教育交流创造条件,增进各国师生间的友好关系”。

  然而,在中国,本应该是少数“天才”课外甜点的奥数却成了全民大餐。

  1998年,我国“小升初”取消统一考试,随后,奥数作为升学的一个加分项进入了黄金时代。“长期以来,我们对学生的评价标准是单一的,在多元自主的评价机制尚未建立的时候,一些地方就取消了小学升初中的考试。因此,当以往的单一标准无法使用的时候,奥数就变成了替代品。”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与此同时,实践证明,“全民奥数”并没有在发现人才上带来多少作用。美国哈佛大学教授、曾获“数学界诺贝尔奖”菲尔茨奖的数学家丘成桐,就曾多次在不同场合公开呼吁取消高校免试保送国际奥数竞赛金牌选手。他认为,中国多年来培养出那么多位国际奥数竞赛金牌选手,却迄今为止没有一位能获得菲尔茨奖,这足以说明,“奥数热”并没有为中国选拔出真正的数学人才。更多的专家指出,“全民奥数”让绝大多数学生成了陪练,毁掉了他们学习数学的兴趣。

  尴尬:禁奥不如回归奥数本质

  其实,相关部门早就意识到奥数的异化所带来的危害。2001年,教育部发布禁令,规定“奥赛”成绩不得与招生挂钩;北京、广东、河北、浙江、江苏、云南、成都等地也陆续出台过“禁奥令”。但是,“禁奥令”的结果,几乎都是各类奥数培训班稍事休息,便卷土重来。就在今年北京“禁奥令”发出之后,媒体走访发现“奥数热”并未在实质上消退,而是换了“拓展思维”等旗号继续存在。更令人意外的是,即便是那些深受奥数之苦的学生和家长,学习热情也并没有明显减退。

  “‘禁奥令’可能对一部分人起作用,但不能解决根本问题,根本问题还是要解决教育资源的均衡问题。”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指出。

  显然,如果教育资源不均衡的局面得不到改善,“奥数热”也不可能得到真正降温。更有甚者,如果高校在自主招生时仍然认可奥赛奖牌的含金量,那么即便取消保送资格,学生也仍有参加奥赛的热情。

  对此,专家认为,与其忙着取消奥数,不如让奥数回归本质。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褚宏启向记者表示,治理奥数并不是制止奥数,而是抛开一些功利性的因素,如果学生是真正出于兴趣学习奥数,那也无可厚非。

    对策:评价体制需改变“一刀切”

  归根结底,在优质教育资源稀缺的背景下,如何才能较为公平地分配资源、形成合理的人才评价机制,才是解决“奥数热”的现实之道。一方面,需要加大教育投入、公平分配教育资源,另一方面也需要高校特别是知名院校在录取学生时,建立合理的多元评价体系。

  因此,很多人把解决问题的希望寄托在高校自主招生上。但储朝晖认为,目前我国高校的自主招生,还只是小范围内实行的,严格来讲,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自主招生。“对大学而言,我们现在的招生制度还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一是比较单一,二是不够科学现在的招生团队还是行政人员比较多,还是看分数。”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教育部小学校长培训中心主任褚宏启则认为,鼓励自主招生的同时,现阶段比较现实的做法是改变考试方式,给学生提供多次机会,不要再一考定终身。“如果还是一考定终身,自然就要想尽各种‘加分’的办法。我们可以借鉴美国的SAT(学业能力评估考试),它一年举行7次,学生可以多次参加。如果我们的高考也能采取类似方式,给学生提供多次机会,那学生就会有更多成长空间。”

  观察眼

  奥数不仅是道数学题

  奥数本来是一道给孩子准备的数学题,提供给对数学有兴趣、5%智力超群的孩子,结果却把95%的孩子拉来“陪练”,猴子陪老虎跑,弄得“猴子”怨声载道;奥数本来是一道给个别家长准备的选择题,结果却制造了“囚徒困境”,许多家长不管孩子是骡是马,硬是赶鸭子上架;奥数本是给一道给学校选拔学生的参考题,得天下英才而教之,结果成了“敲门砖”,变形走样,天怒人怨;奥数本来是一道给社会准备的拓展题,增加社会多样性,结果却被功利化成经济题,众多食利者从中分一杯羹,搅浑一池水。

  原本少数人的盛宴结果开成“丐帮大会”,原本是《非诚勿扰》硬生生弄成《生存大挑战》,冲突在所难免。除了少数天才、准天才,以及那些具有商业天才的培训者之外,奥数给更多的非天才与他们的父母带来的只有屈辱与痛苦。奥数被当成与脏水一起倒掉的“孩子”,有着深厚的社会心理积淀,因为这个社会天才毕竟还是凤毛麟角。

  既然奥数是道综合题,而不仅是一道数学题,破解有待“综治”,而非一纸禁令。教育资源均等化,让按分数择校成为“过去式”;普及素质教育,降低应试教育的权重;学校建立多元化、立体化、全面化的学生评价体系,而非唯分数论;尤其是政策层面,面向大众的考评与升学,必须坚决地对奥数分数说“不”,让多数孩子免受奥数荼毒。

  如此,再将奥数当作给天才孩子的特殊礼物,方能名至实归。 (练洪洋)

  奥数在国外

  美国:美国大学入学是自主招生,录取的时候看平时成绩、个人陈述、老师推荐等多方面材料和个人表现。奥数得奖的学生申请大学的时候会有优势,但让一个数学资质一般的孩子去参加奥数比赛,还不如去社区医院做义工来得实际。

  日本:奥数获奖者也能获得优秀大学的学习机会。但是,日本的教育资源相对公平,一般不需要择校,而是就近入学。所以,日本小学生几乎不存在“小升初”的升学压力,也不需要通过奥赛或者其他的“附加条件”来为自己“加分”。

  俄罗斯:俄罗斯没有小升初和中考这两道门槛,也就不存在择校、加分等教育问题。奥赛科目有二十多个,获奖成绩可代替高考成绩,但报考大学专业必须要与奥赛科目一致,如欲报考其他热门专业,则仍需通过全国统考。且成绩有效期只有一年。 文/本报驻上海记者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