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大语文资讯 > 正文

语文教材“变脸”将改变什么

作者:孙清本 录入:mhywbs 来源:杭州网 2008-11-14 16:46:19 

文/实习生孙清本报记者葛婷婷

■我省现行初中语文课本中几乎没有一篇课文写于20世纪90年代后。有学生认为身边同学的习作比高尔基写得好。

■长期以来,语文教材受到各方指摘。今年9月,新版语文教材将全面启用。

■课程改革不仅是变一张“脸”,如果教师的教育理念不随之更新,那么无论教材改得怎样超前,也达不到最佳效果。

“教材是一个例子。”这是我国著名教育家叶圣陶先生的一句名言。这个分量颇重的“例子”究竟该如何选,如何教,一直受到方方面面的关注,而语文教材因语言文学的特殊性,关于其的争议更是屡见不鲜。

从今年秋季开始,沿袭多年的义务教育阶段现行语文教材即将“退役”,这意味着,长期受到各方指摘的语文教材将有一个大的改观。目前我省除了余杭、义乌和宁波北仑三个试点地区已按照国家课程改革标准使用新教材外,其他大多数学校都将于今年9月开始使用最后确定的新教材。

在这新旧交替的特殊时期,记者走访了杭州多所学校,倾听教师、学生对语文教材的体会和感悟。透过这些来自民间的声音,或许能找到现行语文教材的一些症结,由此或许能勾勒出人们对课程改革展望的蓝图。

学生说现行课本:枯燥陈旧兴趣索然

“现在请几名同学上台朗读自己的作文,大家一起学习。”

同学上台朗读。

“老师,我觉得有些句子他们写得比高尔基的《海燕》还要美,还要实在。”一位同学举手发言。

“对啊。”许多同学纷纷点头。

这是杭州春蕾中学某班语文写作课上的一幕。这一幕引起了语文老师徐红的深思:时代在前进,如今的孩子接受信息的范围已远远超出课堂,如果教材仍停留在过去,怎么跟得上孩子前进的步伐?

现行语文教材的症结究竟何在?

记者对浙江省现行初中语文教材做了一次调查。该教材从1994年开始使用,共六册。据不完全统计,这六册课本中几乎没有一篇课文写于20世纪90年代后,且内容比较单一,多为爱国主义和思想教育的题材。外国作家的名篇,整个初中阶段不超过10篇。

日前,记者走访了杭州多所中学,听到许多学生反映,对语文课不感兴趣。其中很重要的原因与现行教材枯燥无味、陈旧落伍有关。即使是一些对文学兴趣浓厚的学生,大量阅读的也都是课外书籍。

采访中,恰逢杭州春蕾中学语文教研组教研活动,内容是有关教材的话题。说起现行教材,教研组长倪莉娜老师感受最强烈的一点是,现行中学语文教材带有明显的时代烙印,很多内容政治色彩浓厚。由于离学生的生活年代久远,所以学生很难理解和感受,上课的时候就好像在听故事似的,甚至提出不少令老师也答不上的问题,无形中给教学带来不小的难度。学生学习语文的兴趣也无法提高。

来自湖南的青年教师黄海洋第一次拿到初中语文教材时,粗粗浏览目录,就感到明显的浙江本土特点:绝大多数文章出自于浙籍作家之手,外国名篇更是少之又少。他觉得很奇怪,优美的文学作品应该不分国界和地域,古人都知晓博览群书的重要性,为什么在日益开放的现代社会,我们教给孩子的东西其范围却那么窄?

还有的老师一针见血地说,语文除了作为一种工具以外,更多地应体现其人文性,可以说是用来培养人的修养、性格和气质的。而我们现在所学习的课文经典的美文不足,因而很难让学生引起共鸣,产生感悟。

有专家认为,编订教材需要一定时间,且出版后因教学需要,必须保持一段时间的稳定性,这就使得教材难以跟上社会飞速发展的步伐,难免会带上时代的印记。现行语文教材在这方面问题尤其突出,的确到了改变的时候。

[NextPage]

 

老师谈新版教材:贴近生活注重人文

尽管现行语文教材“退役”后,其“接班者”目前尚未确定,但已有不少语文老师自发地找了一些新版教材研究。在杭州大成实验学校,记者发现,初中语文老师靳家骊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本崭新的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初二年级语文教科书。

靳老师告诉记者,这就是众多新版本之一。记者翻开书,发现了为数不少的新面孔:林海音的《爸爸的花儿落了》、安徒生的《丑小鸭》、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何为的《音乐巨人贝多芬》、莫泊桑的《福楼拜家的星期天》、茨威格的《伟大的悲剧》、笛福的《荒岛余生》和里根的《真正的英雄》等。靳老师说:“这样的教材给我很大的心理触动。”

“这套新教材给我最大的感觉是从课文到知识训练,都融入了强烈的人文性,更注重学生的感悟和体验。”她给记者举了个例子,像林海音的《爸爸的花儿落了》一文,给人的第一感觉是感动。这样的文章很人性化,容易激发学生的情感,从而产生自主赏析、探究文章的欲望,不像以前,非要拔高升华出什么思想或精神,简直是一种强行灌输。

另一个很大的变化是,老教材上每个单元都有语法点的学习,诸如实词、虚词、复句等等,“人教版”代之以写作、综合性学习、口语交际,且每一部分都有一个主题,例如:成长的烦恼、我也追“星”、漫话探险等贴近这个年龄段孩子生活的话题。至于语法等基础知识也不是一概弃之,而是本着运用和实践的原则来传授。靳老师说,文章是社会的反映,语言文字是人思想、情感和认识的见证,新教材人文性的体现正是对语文本体的回归。

直击“崭新”的一堂课学生“粘”上了新课本

这是余杭区仓前中学的一堂初中语文课,上课内容为“人教版”新教材中郭沫若的诗歌《天上的街市》。

课堂上教学的形式十分生动。老师朗读,配乐朗读,学生齐读,个别朗读……每次朗读,老师都要求大家读得慢一点。

接着由学生提问。第一个问题是:“老师,为什么刚才我们要读得那么慢呢?”老师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启发学生:“这是一首富有浪漫主义色彩的诗歌,它向我们描绘了理想中的美好境界。”

“为什么浪漫主义诗歌就要读得慢呢?”没有人授意,学生们自己寻找答案。“哦,我知道了。想像需要时间,所以我们要花时间去感悟。”答案就这样自然而然地生成了……

上课老师孟建良是一位普通的农村教师。他赢得了前去听课的余杭区教育局教研室主任连晓的啧啧称赞。连主任说,新教材扭转了原来旧教材“知识灌输”的价值取向,转向个性发展、情感态度的目标。

连主任对“人教版”的新教材选文做过统计,其中时新文章(包括时代性较强的当代作品和新近译介的外国作品)所占比例已经超过50%,可见新教材在选材方面更注重时代性和生活性。

杭州安吉路实验学校是为数不多已经用新教材的学校之一。担当教授新教材重任的两位年轻女教师方玲玉和周亚萍戏称自己是“摸着石子过河”。她们认为,新教材所选文章的时代性、现实性、可探索性都很强,还涉及其他领域的知识,如生物、历史、地理、经济等,对老师的要求更高了。“现在的学生接受、领悟新现象、新知识的能力特别强。既然新课本已经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作为老师,就更应跟上‘课改’的步伐。”她们告诉记者,现在备课的很多材料来自于互联网。

新教材最大的受益者莫过于学生。不少学生反映,现在的课文矫揉造作的东西少了。例如一单元四篇课文描写的一年四季的景色,学完后,学生体会到一种纯自然的感受。新教材中有许多文章较以往更贴近生活,这也是学生们喜欢用现在课本的一个原因。方老师高兴地告诉记者,现在不用她布置预习作业,学生们都会主动在课前搜集相关课文的背景材料和资料,一到上课,争先恐后地讲。

据记者了解,目前,基础教育课程体系改革全国第一阶段教材编写工作已告一段落,义务教育阶段的18门课程(国家级课程),被教育部审定通过的教材有80多种。省教育厅成立了由42位专家组成的教材评估小组,选出了21个出版社、11门学科、61个品种的教材,供各实验区选用。

教材“变脸”只是开始更新教育理念是关键

尽管教材选用工作开始进入倒计时,已经实践的老师和学生也切身感受到了新教材“利好”的一面,但采访中记者发现,仍有一些老师心存疑虑。为此,记者专门走访了浙江教育学院中文系主任张孔义副教授。

疑虑一:采用新教材教学后,也许课堂气氛会比现在活跃,上课的形式也将变得丰富多彩,但许多知识点落不到实处,学生们在唱唱跳跳的学习过程中并不能真正学到扎实的知识,教学会不会因此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张副教授解释说,国家提出的改革现行基础教育课程体系,推行“新课程标准”,这并不是一个仅仅把教材换新的步骤,而是一个更新教育理念的大问题。编订新教材并不是最难的,难就难在教育理念的变革上。“学习语文到底是为什么,我看是为了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语文素养不但包括语文知识和技能,还涵盖了人文精神、修养、气质、性格、文化等,所以语文“课改”不是说不要语文知识,而是学的东西与以前不一样,现在学的要更广泛。“一百个人就有一百个哈姆雷特。”教材是资源,但它绝不是教学的全部。它要靠教师来开发,如果教师的教育理念不随“课改”而更新,思想落伍,那即使教材再改得怎样超前,仍然达不到最佳教育效果。

疑虑二:如何设置新教材的评价体系。采用新教材后,这边上课是新路子、新方法,那厢考试如果还是老规定、老办法,不是叫人为难吗?老师们“戴着脚链跳舞”,能彻底提高教育质量吗?

对这一问题,张副教授表示无奈,因为这不是靠个人的力量可以解决的,而是涉及我国教育体制等方方面面的问题,课程改革是一个长期的系统工程,需要教育管理部门、教育工作者、学生及家长共同的努力。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