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大语文资讯 > 正文

微童话:是泡沫还是童话的新发展

作者:荣智慧 录入:qry 来源:文艺报 2012-04-17 12:34:46 

    从去年11月开始,“微童话”忽然成了一个热门词语,这种采用140个字讲述童话故事的写作形式,一下子成为一块五彩缤纷的试验田,儿童文学作家纷纷推出微童话作品。今年1月,新浪微博推出首届微童话大赛,随后很多出版社也开始策划、约稿,准备出版微童话书。据《小青蛙报》主编唐兵介绍,“《小青蛙报》在新浪微博上建立的微童话群,每天都有数十名网友在这里发布自己的作品。许多儿童文学作家也经常会发布微童话。目前,网上微童话作品已有数万篇。”

  什么是微童话

  什么是微童话?这要从去年浙江文学院院长盛子潮在微博上发表的一则微童话开始:“墙上的挂钟这几天一直在生闷气,它想不通,为什么好心没有好报。为了让主人可以多休息一会儿(主人每天一定要过晚上12点才睡),它宁愿自己累一点,尽力让自己的两条腿走得快一点,可主人一点不领情,总是要把它拨回来,前几天,挂钟还听到主人和谁在嘀咕,要把它给换了呢。”网友们认为这篇140个字的小故事充满了童真与童趣。“微童话”倡导者之一盛子潮就将微童话定义为:“以微博为载体,并主要依靠微博传播的一种儿童文学新文体”。后来,有作家将微童话的创作归纳成一个公式,即动物角色+儿童腔调+140字=微童话。

  微童话的“微”,既是指微小,也是指微博,它是产生于新媒体的新形式文体。因此,微博决定了微童话短小快捷的性质,但也遭到了质疑,140字内要有情致,有波折,有美感,又让人回味无穷;一个小时里上千条微博的刷新,很容易埋没了好文章,这些对创作者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挑战。契诃夫说:简洁是天才的姐妹,但处理不当,就会流于平常,所以微童话作为新文体,首先存在着质量良莠不齐的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它就很难在当下、在文学史上有自己的一席之地。生于微博,这是微童话的优势,它比一般的童话多出来一个传播媒体——网络,不过网络传播方式也并非都起着正面作用,微博刷新率提高,创作的文章也很快会成为过眼烟云。北方工业大学的谭旭东指出,微童话的“微”,是“童话”的前置修饰语,因此“微”是“微童话”区别于一般童话的特点。“微”是指要借助于微博进行在线书写、评论和阅读,同时也要在“微”的形态里运作词句、构造形象、讲述故事、表达思想和情感。谭旭东补充说:“这就意味着写作者要控制节奏,把握时机,用准修辞,把童话写成童话”。使微童话真正达到“滴水见阳光”和“一叶而知秋”的效果,就需要作家付出艰苦的努力:“注意故事的生动性和生活性,结合孩子的生活和成人周围的环境,把趣味性、生活气息和幻想性结合起来,形成具有故事核和主体形象的叙事”,才能更好地发挥微童话的优势。

    是新文体还是公式

  微童话一下子引起了各方关注,招来各种不同的意见也在所难免。有学者认为,形式上的限制已经使微童话出现了模式化的倾向,这个公式就是证明——“动物角色+儿童腔调+140个字=微童话”。也有人批评微童话像提炼段落大意,谈不上什么艺术效果。署名素予的作者撰文指出,就童话的艺术特性而言,限制在140字内来完成并非不可能,但是艺术效果将大打折扣,束缚了想象力。“为了140字的限制,只能斫去细节,而细节才是童话的生命力所在,没有血肉,只剩骨架,何以触动心灵?”

  儿童文学作家秦文君指出,一则优秀的微童话,必须要有“童话眼”,它或是意境或是寓意或是一个新颖的童话人物,要么有趣味,要么有意味。微童话大多有现实生活的投影,很容易引起人们的共鸣。但是,“微段子,而不是微童话”,如果仅仅用“动物角色+儿童腔调+140字=微童话”来定义理解是不准确和片面的。很多作品的篇幅是做到了在140字以内,但还是太“水”了,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没有“童话眼”。

  儿童文学作家陈梦敏却认为,一篇好的微童话,并不是由完整的长童话削减而来,它是独立的、精巧的富有生命力的,“如果说长童话是一只鹰,那么微童话绝不是一副鹰的骨架,它像是一只有血有肉、五脏俱全的小麻雀。”在她看来,微童话因短小会限制一些细节的表达,“但正是这样的限制,才使亲子阅读有了更广阔的想象空间。”儿童文学作家王勇英表示,微童话也是童话,只是以微博为载体而已。“微童话虽然只有100多个字,但不表示不能写出完整的故事来。一首好的短诗也能把你带入美妙的意境:联想及回味。美的微童话就像一颗种子,能在孩子的心里发芽,长成大树,给人的感觉就像一滴水滴在一潭水里,水纹慢慢地荡漾开来,然后这潭水就鲜活了”。

  盛子潮认为,不要以长短来论优劣高下。“微童话的写作是一种有难度和挑战性的写作”,一则好的微童话,可以做到“老少咸宜”。

  素予则提出质疑:有多少儿童尤其是幼儿通过微博来阅读微童话呢?儿童文学作家也该考虑一下“快餐文化下的产物,斫去枝叶的秃干,减去营养的速溶食品,真的适合讲给儿童听吗?”他呼吁儿童文学作家们,“与其用绳子捆住手脚跳舞给孩子看,不如回归到正常写作,为孩子保留一块非快餐化阅读的快乐场地。”

  作家高咏志认为,微童话应具备文学性、可读性、颠覆性。他指出,因为“微”,所以掺不得水。掺水了,一目了然。这么短,想站住脚,必须强化文学性。微童话产生在微博上,一闪而过,没磁性,吸不住人,过而不留,所以必需有可读性。微童话是新文体,它对原有的童话观,应该有所颠覆,偏诗意的、偏故事的、偏寓言的、偏散文的、偏戏剧的……偏什么都可以,怎么偏都可以,偏多了就有颠覆的可能。创体伊始,不能画地为牢,但如何偏,如何颠覆,万变不能离其宗,有三条不能动摇:童话素,童话感,童话味。

  谭旭东强调,微童话的主题内涵是没有限制的,哪怕是教育主题,也并非不可以进入,就像绘本故事,有的就是对孩子进行行为教育,但也不损坏绘本之魅力。“微童话的功能很多,写作者可以定位于某一个主题,或者为培养某些习惯来构造故事”。微童话有时候可能正如一些甜点,但它依然是微小且精干的童话,还有“存在的必要”。

  人人都能在微博上发表作品,零门槛的准入模式有利于童话的推广。读者和作者在微博上即时交流,对作者写作也大有益处。但不可否认,目前微童话的量和质反差较大,真正为读者津津乐道、大量转发的优秀微童话微乎其微。中国连环画出版社总编辑倪延风认为,微童话的出现是个好事,因为“在今天,童话的阅读量并不乐观,童话本来是每一个孩子都应该读的,但当下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很多孩子几乎没读过童话”,微童话会大大扩展少年儿童的阅读面。王勇英对此表示:很多人参与进来写微童话,是个好现象。任何人都有机会。写微童话不是专职作家的专利。“我就认识一位网友,以前从来没写过童话,看到别人写的故事很好,自己也写了一个,谁知道就写出一个很好的故事。当然,因为水平有差异,有些人写得不够好,但并不能因此就否定微童话的文学性和营养,有大量人写才会有精品出来”。

  微童话毕竟是一个新生事物,网络和3G技术的普及使得微博成为很多人生活的一部分,但也并不意味着微博就必须是一个人生活的一部分,因此,童话阅读的方式,必定有着更多的选择。借助微博方式传播的微童话,所关注的人群多为城市中喜爱新鲜事物的年轻父母,从这个角度来讲,它当然有助于童话的推广,但同时也只限于这个范围的推广——广大的乡村地区是难以被这个新鲜事物所覆盖的,也更难被那里的父母了解并接受。所以,我们也应该看到,它的力量被不恰当地夸大了。

  正确对待“微童话”

  在微童话力量所及的范围内,无论是读者还是作者,都需要调整心态来适应它的出现:既要正视它的作用,也要扩充它的内涵。儿童文学作家冰波接受采访时说:如果写作者拿不出像样的作品,让读者失望,那么就会成为泡沫。因此,成为泡沫还是成为一种受人欢迎的童话文体,不是由传播方式决定的,而是由作品质量决定的。

  高咏志认为微童话要有高远的立意,炼意比炼句更重要。“微童话要什么意呢?肯定离不开创意、诗意、画意。想象力是童话之母,微童话尤其依赖于奇思异想。”王勇英承认在写微童话的时候更注重童话意境,“因为可能原来用3句话写出来的意境,现在要用几个字写出来,对写作的要求更高了”。比如她的一篇5000多字的短篇童话,讲的是小蚂蚁拾到一颗谷粒子的故事,“我又觉得它比较适合以微童话来表现,所以从5000字删到了140字内”。谭旭东说:“在写微童话时,有时候我会联想到女儿的学习生活,或把自己的童年生活及对孩子的认识写出来,尽可能使微童话里有一些符合儿童接受规律的内涵,哪怕是给儿童读者一些生活的常识。因此,我很强调微童话里要有审美空间,也要有认知的空间”。

  微童话才刚起步,要走的路还很长,这就尤其需要专业作家多出精品,从而提高广大微童话爱好者的创作积极性。冰波说,“将来,微童话一定能在儿童文学界占有一席之地。”陈梦敏提出,一个微童话作者要以一种敬畏的心态来面对自己将要写作的文体,不管是巨童话也好,微童话也好,有了敬畏之心,才能创作出好作品。赵冰波和盛子潮坦言,前景看似一片大好的微童话,创作上确实面临很大挑战,毕竟要在如此短篇幅内写出故事结构完整又具备幻想性和寓意的童话,不是件容易的事。目前看来,微童话作为一种新的传播方式,作为一种作家与新媒体的全新结合形式,并不能只是单纯地在技术上进行捆绑,而是需要渗透到创作中,如此,才会有生命力,才能走得远。

  微童话依然属于文学的范畴,所以就势必要遵循文学的要求。冰波强调,优秀的微童话应该凸显短小的篇幅、精妙的构思,能快速、简明、形象地传递作者对生活的理解、情感的领悟,并留给读者思考、情感回味和想像空间。微童话作为技术时代的新生儿,理应给孩子提供多角度的、新颖的内容和思维模式;但是我们也不能给它过大的压力和期望,使它失去轻松活泼的青春力量。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