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大语文资讯 > 正文

动物母爱故事

编辑:佚名 录入:hhy 来源:中国母亲网 2012-05-11 12:54:37 

故事一、废墟上的奇迹
  在土耳其旅途中,巴士行经1999年大地震的地方,导游说了一个感人的故事。故事发生在地震后的第三天……
  地震发生后,许多房子都倒塌了,各国来的救难人员不断搜寻着可能的生存者。第三天,他们透过废墟的缝隙,看到了一幕难以置信的画面———一位妇女用手撑地,背上压着不知有多少吨重的楼板和石块。她听到救难人员的呼叫,便用嘶哑的声音哭喊着:“快来救救我的女儿,我,我快撑不下去了……”
人们看见,在她用手撑起的一小块安全空间里,安稳地躺着一个幼小的女孩。
  救难人员大惊失色,迅速跑过去,用尽力气搬掉上面和周围的石块,希望尽快解救这对母女。但是,石块那么多、楼板那么重,怎么也无法尽快地清理到她们身边。救难人员一边哭,一边挖;苦难而慈悲的母亲一面苦撑着、等待着……
  媒体记者拍下了这一感天动地的画面……
  救援行动从中午进行到深夜。终于,一名高大的救难人员伸手够着了小女孩,慢慢将她拉出来,放到担架上。
  医生检查了一会儿,摇摇头,低声说:她已气绝多时。
  母亲急切地问:“我的女儿……她没事吧?她才7岁。”
  认为女儿还活着,是她苦撑三天的惟一理由和希望。
  这名救难人员终于受不了,放声大哭:“对,她还活着!我们现在要把她送到医院,然后也要把你送过去!你要顶住啊……”他们知道,如果母亲听到女儿已死去,必定失去求生的意念,松手让土石压死自己,所以骗了她。
  母亲疲惫地笑了。随后,她也被救出送到医院,她的双手僵直无法弯曲。影像检查发现,两臂骨头大面积碎裂……
  不难想象,母亲经受了多么骇人的痛苦!
  隔天,土耳其报纸在头条位置刊登了记者在现场拍到的照片,标题是:“这就是母爱”。
  长得壮硕的导游说:“我是个不轻易动感情的人,但是看到这则报道,我哭了。以后每次带团经过这儿,我都会讲这个故事。”
  其实不只他哭了,在车上的我们,也哭了。
  母爱是伟大的创举,是神圣的召唤,是永恒的美丽,是无私的奉献。
  真希望天下所有的人都能体谅母亲的情怀,报答母亲的恩情!
  特别是当我想起大慈大悲的阿弥陀佛以及十方诸佛菩萨,也是如此护念众生、救度我等时,禁不住眼泪汹涌而出,佛号滚滚而来……
二、动物母亲的壮举
  母爱,无论是人类还是动物,都是相同的,都足以令天地动容,令江河失色!
  至于动物的母爱,使心狠手辣的猎手悔过自新,令心地冷酷的渔夫止恶向善,我已经见闻了许多。
  湖北某山区的一位猎人,有一次出猎,很多天没遇上一个猎物,于是他心中充满了怒火。中午时分,他忽然发现不远处的山坡上走过来一头肥大的羚羊。猎人好一阵激动,拿起枪,悄悄接近羚羊,然后端枪瞄准……
  这时,羚羊显然己经发现了猎人,但她并没有跑开,而是对着猎人扑腾跪了下来。猎人楞了一下,因为他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但是杀气腾腾的猎人哪里顾得上多想,仍然扣动了扳机……
美丽而善良的羚羊应声倒地。猎人冲上去,这才发现,原来是一头即将临产的羚羊妈妈,为了孩子,她向敌人下跪求饶;当灾难不可避免的降临时,她依然用自己的头颅挡住了罪恶的子弹,让自己的孩子减少痛苦……
  猎人哭了。他在山坡上掩埋了羚羊母子的尸体,还有他心爱的猎枪,然后朝着山那面的寺庙走去……
类似的事情还发生在我的故乡——那儿离黄海很近,吃鱼是家常便饭。
  有一次,一位老乡从集市上买回来几条活鲶鱼,照例在大锅里烧水活煮,眼看着鱼们在沸水中狂蹦乱跳,绝望地探出头来,大口的呼吸空气。这时他便把调料倒进鱼们的嘴里……人类的食欲居然创造了如此残忍的酷刑,难怪地狱里有那么多的刑具与罪人啊。
  但其中有一条鱼与众不同,她没有挣扎,也没有本能地探头出水,而是将头尾贴在烧热的锅底,并极力把腹部露出水面……
  老乡好奇地观察着这一切,心里很纳闷。他试着用筷子帮助一下那条自讨苦吃的鲶鱼,让它的脑袋浮出水面,但是她很快又回复原状——水渐渐滚开了,那条鲶鱼的头部和尾巴已经被高温的铁锅烫得焦糊,但肚子基本没变样。
  把鱼们捞出锅后,老乡迫不及待地先把那条“笨鱼”切开,想看看她到底什么“毛病”。雪白的肚皮象窗帘似的拉开,里面露出一团团大米粒一般透明的鱼籽……
  壮烈的母鱼,伟大的母爱!
  老乡全家都傻眼了,那一锅鱼他们没敢吃一口,而是象出殡一样送进了大海……
  事情传开去,乡亲们啧啧称奇,有的甚至唏嘘不已。从那以后,煮活鱼的做法绝迹了。
  我经常想,哪些在母爱的保护下幸免遇难的小生灵中,我是不是其中之一呢?真的很难说。因为我们已经在六道轮回中稀里糊涂地轮回了无量劫,枯骨如山,眼泪似海。一切男子皆曾为我父,一切女子皆曾为我母;我生生无不从之而生,我世世无不为之所念。佛说一切众生皆是过去父母,未来诸佛,当毫无疑问!
想想吧,如果我今生再不决志奋起,冲出三界,势必要随业流转,堕入恶道,连累诸佛父母再度为我受苦,我于心何忍?!
  既然今生幸得人身,幸闻佛法,得遇净土,易行易往,两土慈父,护念接引。我等如果再不持戒念佛,往生净土,究竟成佛,度生报恩,那岂不是枉活一世,禽兽不如?!
  思之思之,痛哉痛哉!
  南无阿弥陀佛!
三、 班羚飞渡
  我曾见过一场异常悲壮的死亡,正是那次死亡深深震撼了我,我从此发誓不再伤害哪怕再微小的生命……
  那是在一次围猎班羚的过程中。班羚又名青羊,形似家养山羊,擅长跳跃,每头成年班羚重约30多公斤,性情温驯,是猎人最喜欢的动物。
  那次,我们狩猎队严密堵截,把一群60多只羚羊逼到布朗山的断命岩上,想把它们逼下岩去摔死,以免浪费子弹。
  约莫相持了30分钟后,一头大公班羚突然吼叫一声,整个班羚群迅速分成两群;老年班羚为一群,年轻的为一群。我看得很清楚,但弄不明白它们为什么要按年龄分出两群?
  这时,从老班羚群里走出一只公班羚来。这只班羚颈上的毛长及胸部,脸上褶皱纵横,两支角已残缺不全,一看就知道非常苍老。它走出队列,朝那群年轻的班羚「咩」了一声,一只半大的班羚应声而出。只见一老一少两只班羚走到断命岩边,又后退了几步。突然,小班羚朝前飞奔起来,差不多同时,老班羚也扬蹄快速助跑。小班羚跑到悬崖边缘,纵身一跃,朝山涧对面跳去。老公班羚紧跟在后,头一勾,也从悬崖上跳跃出去。这一老一少,跳跃的时间稍分先后,跳跃的幅度也略有差异,对于人类母爱的故事[转载]可怜天下动物心--动物的母爱故事。老公班羚角度稍偏低些,等於是一前一后,一高一低。我吃惊地想,难道自杀也要结成对子,一对一对地去死吗?因为除非插上翅膀,这两只班羚是绝对不可能跳到对面那座山岩上去的。
  果然,小班羚只跳到四五米左右的距离,身体就开始下坠,空中划出了一道可怕的弧线。我想,顶多再有几秒钟,它就不可避免地要坠进深渊。突然,奇迹出现了,老公班羚凭着娴熟的跳跃技术,在小班羚往下降落的一瞬间,身体出现在小班羚的蹄下。老班羚将时机把握得很准,当它的身体出现在小班羚蹄下时,刚好处在跳跃弧线的最高点。就像两艘宇宙飞船在空中完成对接一样,小班羚的四只蹄子在老班羚的背上猛蹬了一下,如同借助一块跳板,它在空中二次起跳,下坠的身体奇迹般地再次升高,获得新生。
  而老班羚呢,就像燃料已输送完了的火箭残壳,自动脱离宇宙飞船。不,它甚至比火箭残壳更悲惨,在小班羚的猛力踢蹬下,它像只被突然折断了翅膀的鸟,笔直坠落下去。可是,那小班羚的第二次跳跃力度虽然远不如第一次,高度也只有从地面跳跃的一半,但已经足够越过剩下的两米。瞬间,只见小班羚轻巧地落在对面山峰上,兴奋地「咩」叫一声,转到磐石后面不见了。
探索者的试跳成功了!
  紧接着,一对一对的班羚凌空跃起,山涧上空划出了一道道令人眼花撩乱的弧线,一只只小班羚飞跃悬崖,凤凰涅磐,而一只只老班羚却舍生取义,命断空谷……
  我没有想到,在面临全族灭绝的关健时刻,班羚们竟然能想出牺牲一半挽救一半的办法来赢得家族的生存机会。我更没想到,老班羚们会那么从容地面对死亡,即使自己被摔得粉身碎骨,也心甘情愿,因为它们用生命为下一代开通了生存的道路。
  作为人类,我感到汗颜。
四、母爱众生同
  我们常说,“可怜天下父母心”,那大概是专指人类而言,但同在蓝天下的芸芸众生,包括各种鸟兽虫鱼,哪一个没有父母心、赤子情呢?可是我们人类居然视而不见,杀死动物的父母,喂养人类自己;侵占动物的生存空间,满足自己的私欲,公道何在?良心何在?最近,我参加中央电视台《视觉》栏目的一个节目,在演播室就此话题淋漓尽致地发了一番感慨,直说得善于言辞的主持人心事沉沉、无语凝噎。为什么?大概是这一桩桩、一件件有关鸟兽亲情的可怜且可悲的故事,深深触动了她的心。
  一位猎人在追杀一只藏羚羊时,将羚羊逼向悬崖,使其走投无路。突然,这只藏羚羊不再奔跑,回头面对猎人跪下了。“奇怪,动物还会求生?”猎人思忖着,但他并未因之而动恻隐之心,依然举枪将近在咫尺的藏羚羊打死了。
  拖着猎物回到住地,猎人解剖时发现,这只羚羊的腹中竟有一个胎儿。猎人怔住了:“这是一个即将生产的母亲!难怪她跪下求饶,原来是为了保全孩子的性命!”猎人的铁石心肠被感动了,“我干什么呀?真是禽兽不如!”终于,猎人丢掉猎枪,金盆洗手。
  母爱都是一样的伟大,而没有物种和地域的区别。在非洲稀树草原,某探险家曾与猎豹遭遇,人兽相斗,难解难分,双方均受重创。最后,探险家将拳头塞进猎豹的口腔使猎豹窒息而死。探险家艰难地爬起来,看着这只尽管双目圆睁、却已一动不能动的猎豹,带着一身伤痛,踉跄着回到营地。
  他找到助手一起来抬猎豹的尸体,可回到事发地点,他们惊奇地发现,猎豹竟然不见了。他们循着血迹,追到一棵大树前,只见树根下有一动物巢穴,猎豹就在里面,美丽的豹纹清晰可见。他们鼓捣了老半天,没有动静,原来,猎豹已死去了。待他们把死猎豹拽出来,都楞住了,原来,母豹的身后居然还有两只没睁眼的、嗷嗷待哺的小豹。此时, 探险家们明白了,猎豹之所以死不瞑目,是放不下自己的孩子,至于拖着重伤垂死之身回到巢穴,是为了给两个饥饿的孩子喂上最后一口奶!
  虎毒不食子,母爱众生同!
  可是,与动物相比,我们的人性又有多少高尚之处呢?有时,即使不存恶意地进入动物的领域,都给动物造成伤害,更别说蓄意屠杀了。不久前,我听到印度的一位同行讲的一则有关犀牛的故事,令人心酸:游客在骑象游历森林时,遇见了大小两只犀牛。为了获得更好的观看效果,游人驱象而上,走到了两只犀牛的中间,哪知,母犀牛因看不到幼犀牛而大怒,冲向大象。保安为保游客,开枪射杀了母犀牛,游客无恙,可是,从此世界上却少了一位母亲,多了一个孤儿。
  目前唯一一条人工饲养的白鳍豚叫“淇淇”,雄性,他已在武汉水生动物研究所形单影只、孤苦伶仃地生活20多年了。淇淇是被湖北渔民捕于洞庭湖,至今他的额头还有当时被大铁钩钩上岸的深深的疤痕。好心的人类为了给他寻找配偶,1996年曾捕到一只雌性的叫“珍珍”的幼豚,可惜未过半年,便忧郁而死。
  当时捕获海豚三头,其中一头以为是雌性,放掉了,想不到它们是一家豚,放走的是母亲,第二天它还在原地打转、哀叫。而捕到的两头乃是父女,女儿年小体弱,屡屡下沉;父亲惟恐女儿憋死,用尽力气托起女儿,最后,自己衰竭而亡。刚刚失去母亲,转眼又失去父亲的“珍珍”孤零零地活了几个月,便被“逼婚”,带到淇淇的水池中,抑郁成疾,不久便病死了。如今,“淇淇”年事已高,还是孑然一身。
  人类遭遇不幸往往会怨天尤人,不知道动物的苦难归咎于谁。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知否兴风狂啸者,回眸时看小於菟。”这是鲁迅的一首诗,“於兔”即老虎,即使是兴风狂啸的老虎,不乏怜子之情,何况鸟乎,何况人乎!人心不古,道德沦丧,岂止是生态。在很多方面,古人高于今人,象大家习以为常的笼养野鸟、吃野味、杀生、狩猎等,早已受到古代先贤的抨击。可如今,我们还对鱼翅、燕窝等津津乐道,孰不知,那鱼翅乃是鲨鱼之鳍,即其肢体;燕窝乃是金丝燕用唾液筑就的哺育后代的巢,我们为了区区口腹之欲,便要砍人家臂膀、吃人家房屋、断人家后代,何其残忍,何其无耻!
  须知天道好还,万物皆有灵魂,灵魂知道恩仇,所以杀生者必得恶报,放生者必得善报!
  唐代大诗人、大居士白居易等人为我们留下了很多字字珠玑的诗,可谓意味深长,悲心切切:
  谁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
  劝君莫打枝头鸟,子在巢中望母归。
  千百年来碗里羹,冤深似海恨难平,
  欲知世上刀兵劫,但听屠门夜半声。
  果报相寻事可哀,谁从因地识轮回,
  漫天劫火炎炎里,都自杀生一念来。
  血肉淋漓味足珍,一般痛苦怨难伸,
  设身处地扪心想,谁肯将刀割自身。
  它若死时汝救它,汝若死时天救你。
  延生愈病别无方,戒杀放生而已矣。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