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大语文资讯 > 正文

《绝唱千秋》书评:绝唱之所以为绝唱

作者:孙彧 录入:qry 来源:本站原创 2013-10-11 12:34:20 

   所谓绝唱,是指好到极点的文艺作品,也指搁下笔不再书写的作品。李元洛先生的《绝唱千秋》,让我们饱尝绝唱的万千滋味,给我们剖析绝唱之所以为绝唱的诸种原因。

  书中所写的是绝唱千秋的中华民族的精英人物。在多如繁星的杰出人物中,他们是永恒的星辰。这里是文坛群英会:王昌龄、王维、杜甫、柳宗元、杨万里、苏轼、元好问;这里是政坛集贤殿:龚自珍、秋瑾、谭嗣同;这里不仅有名垂青史的中流砥柱,也有怀才不遇、命运多舛的草根文人:金圣叹、黄仲则和元曲领域众多的作家。这些人以自己的才华、气节、激情、思想、人格照亮了他们所处的时代,更成为标志着人类文明进步的清晰足印。

  书中所写到的是他们绝唱千秋的人生。王昌龄因顶头上司的情绪失控而丧命;苏东坡熬过了黄州、惠州、儋州却在放还北归后死于江南的常州;龚自珍是他那个时代的顶尖级人物,他目光如炬,穿透时代的帷幕,预言历史发展的走向,却因放言高论,而触犯时忌、闲遭冷落,根本无法施展他的栋梁之才;元好问是金国文化的代表者,这个几乎被我们的阅读所忽视的历史存在——金朝使元好问“国家不幸诗家幸”;陆游对唐琬的爱情如同他对国家和民族的爱一样,贯穿他漫长的一生,超越了性爱、伦理之爱,达到精神恋爱的崇高之境。

  孟子说自己的长处有两个,一个是善于听人言,另一个是“吾善养吾浩然之气”。他们便是这样一群大丈夫。大丈夫无论经历怎样的坎坷都自有一种精神与命运抗争、与环境抗争、与自我抗争;都自有一种操守不与时俱进,不与世沉浮,不扬其波而逐其流、哺其糟而啜其醨;都自有一种抱负欲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苏轼是这样,黄仲则也是这样。当年压制迫害他们的人早已烟消云散,他们短暂而不幸的生命也早就化为尘土,但那些在坎坷逆境中写下的或喜或悲的文字却流传下来,依然敲痛荡漾着我们的心怀。李先生在书中经常使用“天纵之才”来形容他们,生命的无常和脆弱对天才和愚夫愚妇是一样的,这更让人扼腕叹息于世人的自私褊狭。苏轼遇上章惇便落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苏辙上奏指责其奸恶,他竟然迁怒报复于苏轼,仁宗戏言“为子孙找到了两个宰相”,他更心存嫉妒,看到苏轼诗中有“报道先生春睡美,道人轻打五更钟”的闲适语句,苏轼字子瞻,传说章惇便取他字的偏旁将他从岭南贬到大陆之外的儋州。王昌龄不也是如此吗?安史之乱中他告假回乡照顾家人,因故比原先约定的迟到了几天回来,孰料上司闾丘晓竟然大怒而斩杀了这位“诗家天子”。黄仲则,一位真正以诗为生命的诗人,在“康乾盛世”竟然找不到哪怕一点机会施展才华,更遑论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了,仕途无望、贫病交加、颠沛流离、寄食人下,他的命运和杜甫是多么相似,而具有这样命运的文人在整个封建时代何其多也!“可怜白发生”,一点办法都没有,除了忍受和熬下去,消耗掉生命最后那点元气,就是彻底的绝望。金圣叹,人生如字,这位大文学家和文艺评论家,他评点的《水浒传》、《西厢记》等给后人留下了多少精湛的见解,血性慷慨的他参与了本与自己无直接关系的“哭庙案”,落得个三山街处死、财产没收充官、妻儿流放宁古塔的结果。他批点完“六才子书”的宏图未成,身先亡。封建王朝的当路者一时之怒无理之由,给当事人带来巨大的伤害,更给中华民族的文明史带了不可估量的损失。读毕,我已无话可说。呜呼哀哉,燕山苍苍,东海茫茫,天高地迥,号呼靡及。

       当他们所承载的文化和他们自身的不朽人格与那多舛不幸的命运相融合的时候,生命迸发出的光芒足以惊天地泣鬼神。光芒中,人的伟岸与脆弱同时显现。绝唱之所以为绝唱,是因为斯人已逝,吾辈生而不幸,不得一睹其人,更不知要等多少年之后这样的英豪人杰再降生于我中华大地;是因为斯人已逝,吾辈生而有幸,得以借他们笔下绝句、元曲的字词句篇与李元洛先生一起徘徊低回于他们那日逸兴遄飞的山水楼榭、激昂慷慨于他们那日毅然赴难的寂寞街口,在那些绝不平平常常的人生体验中去沉潜、感悟,从而提纯我们自己的生命品质。

  李元洛先生的笔端常带感情。如他在《元曲之旅》中批评当代名人热衷出自传、签名售书的现象,以卢梭和太史公为对照,义正严词;他表达在元朝严密禁锢下,文人沉沦底层、没有上升渠道只得在勾栏瓦肆从事艺术活动的深切同情时,多次运用反讽,似“感谢”,实愤懑,都给人畅快淋漓之感。

  李先生的大散文具有深厚的学养和文体上的创新意识。诗歌评论、文化评论、人物传记、山水游记、杂文、札记等多种文体因素自然流畅地融合在一起,并鲜明地指向他的核心情思。

  李先生的大散文还具有中国知识分子一向关怀天下的情怀,书中先生常情不自禁地感叹今人早已遗忘了他们、忽视了他们存在的意义和价值,感伤今日社会过于注重经济发展而产生的各种不可弥补的损失和价值颠倒的怪象。故而他的“三旅一绝唱”成为众声喧哗中的“梅花三弄”、“高山流水”。随着光阴的流逝和人生负重的增加,这样的文章是值得我们反复阅读的,它们不仅可以用来清心洗目,带来审美的愉悦,而且还会使人源源不断地从作者的情思中获取良知、道义的力量,分享人性和文化的光辉。

      (作者为华东师大二附中教师)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