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大语文资讯 > 正文

《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修复再版——一部校本教材的百年“相遇”

作者:颜维琦 曹继军 录入:qry 来源:光明日报 2014-03-06 13:16:37 

  

 上海澄衷高级中学保存的《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本报记者 颜维琦摄

    在浙江乌镇,镇中心的观前街17号,是文学巨匠茅盾的家。故居陈列室里,存放着一部《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晚年的茅盾,回忆起童年生活时,仍不忘《字课图说》给他带来的知识和欢乐。

    这本《字课图说》便是一百多年前澄衷蒙学堂的校本教材。当时的澄衷蒙学堂如何以一校之力推出这一“有着历史性的价值”的教材,令人回味。近日,《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由新星出版社原版修复再版,又一次触动了读者。时隔一百多年,一部校本教材何以流布如此之广,影响如此之大?带着这些疑问,记者来到上海市澄衷高级中学,探访这部百年老教材的“前世今生”。

    一所私人学校的远见

    胡适到上海造访澄衷蒙学堂旧识时曾说:“中国自有学校以来,第一部教科书,就是《澄衷蒙学堂启蒙读本》(即《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这一部读本在中国教育史上,有着历史性的价值。”

    《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初版于1901年,即清光绪二十七年。推出这部教材的澄衷蒙学堂始建于1900年,是清末企业家、沪上“五金大王”叶澄衷出资兴办的义学。1901年4月,澄衷蒙学堂开学。当年5月,著名教育家、晚清进士蔡元培任代理校长。

    “这是第一所中国人自己兴办的班级授课制学校,教学理念、管理体制都非常先进,吸引了众多名师来校任教。”在澄衷中学校史馆,负责学校档案整理研究的姜志勇老师告诉记者。

    澄衷蒙学堂创立前就进行了周详的制度设计。定期进行学校总体情况分析,包括学生年龄、籍贯、家属职业等;设公民科、卫生科、国文科、英文科、算学科、生物科、理化科、历史科等多种学科,各科都有完整的教学大纲;学生操行管理、师资管理也都有章可循。

    自编教材,更是澄衷蒙学堂创办之初就着手的一项“工程”。中国自1904年3月才由商务印书馆出版教科书,澄衷蒙学堂开创伊始,没有现成的教材,就组织力量自编教材。《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由首任校长刘树屏主编,书法家唐驼书写。1901年至1916年间,学校还设有澄衷印书局。除了《字课图说》,还编印了《小学本国史教科书》《最新几何画法教本》等教材。

    一部校本教材的生命力

    在澄衷中学,保存着一套完好的《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林颂光曾在澄衷中学工作40年,担任语文教师,他仔细研读了这套教材。

    《字课图说》全书四卷共八册。第一册为凡例、目录和检字索引;第二册为卷一,所收汉字包括天文地理、自然现象、山川河岳,各国知识、地方小志等;第三、四册为卷二,所收汉字涉及人事物性、乐器武器、花鸟鱼虫、矿物金属等;第五、六册为卷三,所收汉字为度量衡、日常生活、农业工业、虫豸动物、野生植物等;第七、八卷为卷四,所收汉字属较抽象的人类活动和语言文字。

    林颂光说,《字课图说》全书搜集三千多字,按笔画次第一一列出,所选字皆为当时“世俗所通行及尺牍所习见者”,与今天国家所定的3500个常用字基本相当。字按深浅不同,分为两大类,便于学童由浅入深地识字。为了适应不同年龄的学童学习,每个字旁又列出“简说”和“详说”,简说为10岁以下的学生而说,详说为11岁以上的学生而说,注音、释义各有侧重。

    教材建议的讲授方法则是,老师把要教的字先写在黑板上,让学童在本子上依笔画先后仿录,然后老师逐一教授字音、字义,“以诸童心境融彻,口说了然”。第二天,让学生默讲,“先讲音读,后讲字义,以口说无伪为上。”而后再教新字。过了几天,老师再把数日前已习之字,令其还讲,“俾免学童遗忘”。如此反复,“能使学童能写能解,心地开明”。

    “《字课图说》虽为蒙学教材,但并不拘泥于旧中国固有传统,编入了许多西方新的科学知识,连刚在中国出现不久的锌、锰、铂、钾之类的化学元素名称,也已选入其中。”林颂光说。

    这本教材1901年初版,当年六次印刷,此后几乎每年一版,直到1907年,被誉为晚清民国启蒙读物的发轫之作。这套教材又直接影响了后来的《国民字课图说》(1915年),还影响了同时代的《共和国教科书》(1912年)。

    老教材如何“为今用”    “综观这套《字课图说》,不得不惊叹编写者的远见卓识,直到今天,还有深入研究的价值。”林颂光说,“20世纪初,中国的大地上,科举制度尚未废除,《三字经》《千家诗》还独占启蒙教育的书院和学堂。在这种背景下,澄衷蒙学堂委托著名学者、第一任校长、时任翰林院检讨的刘树屏主编这套《字课图说》。流风所及,不胫而走,实属不易。”

    百年老校的瑰宝能否焕发新光彩?澄衷中学的老师们也在思考。如今,《字课图说》已经成为学校语文教师教学研究的必备参考,学校鼓励每个老师从中发现有趣的故事、不同的视角,寻找教学的结合点。

    “澄衷学校的历史就是一部缩微的中国近现代史,如何将历史积淀融入日常教学,让学生对传统文化有更深的理解和认同,值得好好挖掘。”澄衷中学语文教师李垚告诉记者,这学期,根据学校的教学安排,他以《胡适澄衷日记》为蓝本,给学生开了一门为期6周的拓展课。从胡适在澄衷学校就读期间留下的99篇日记中挑选了18篇,带着学生们一起读,看看少年胡适读书时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

    从这里走出的教育家、艺术家、法学家、实业家不计其数,为这所学校留下了宝贵的财富。“中国漫画第一人”丰子恺、书画家钱君陶,都曾在澄衷学校教授美术。胡适、竺可桢同一年在澄衷学校就读。澄衷中学体育组组长王华告诉记者,体育教育家王怀琪在澄衷中学担任体育教师36年,一生著作近百部,编成我国第一部比较完整的中小学教育教材。王怀琪悉心研究《五禽戏》《八段锦》《易筋经》等古籍,以近代体育观点加以整理,与体操相糅合,编成了多套具有民族特色的健身操。如今,澄衷中学的体育教学延续了这一传统,王怀琪的《徒手游戏三百种》等都以不同的形式进入了课堂教学。

    百年前的校本教材,以及孕育它的这所百年老校,让我们惊叹,更让我们回望、思考:教育为了什么,教育能够给予我们多少。(本报记者 颜维琦 曹继军)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