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大语文资讯
大语文资讯

语文教材要鲁迅更要与时俱进

 每年开学,语文教材都会成为新闻。这是语文课改的必然,既然是改革,各省市那么多教材版本,所选篇目自然不能同质化。因此,人教版时代的统编课程里有的篇目,多元版本里没有了很正常。70后之前的几代人熟悉的现代经典作家(鲁、郭、茅、巴、老、曹)的作品,在新版本语文教材中比例缩小,也很正常。时代在发展,经典也要与时共进。就此大呼“鲁迅大撤退”,恐怕有哗众取宠之嫌。
  因为课改而争议,因为观点不同而呐喊,这是可喜的。若将此上升为偏执的卫道,给课改套上鄙薄经典的大帽子,则大可不必。人哪,还是要视野宽一点,不必固守陈
2010-09-09

“鲁迅大撤退”与灵魂大丢失


  【文/宾语】
  也许有一天,近当代作家们的作品都要被踢出语文课本了。理由很简单,这些作家不会上网,不晓得“杯具”为何物,不能与时俱进。
  我说这不是传说。这不,新学期开学后,《药》、《阿Q正传》、《记念刘和珍君》、《雷雨》、《背影》、《狼牙山五壮士》、《朱德的扁担》等,被踢出了中学语文课本。其中涉及鲁迅的作品多篇,编剧刘毅称为“鲁迅大撤退”。
  至于删除的原因,是“砖家”认为,鲁迅《药》里提到的人血馒头已经过时;朱自清《背影》里的父亲为儿子买橘子,跨过铁路,爬上月台,有可能造成火车无
2010-09-09

鲁迅先生消失之后:关于教材修改的思考

 ■五岳散人专栏
  教材编写这件事在很多人看来很容易,但实际上应该算是极度专业的事儿。国人不读《三字经》启蒙的时候,民国政府也找人开始编撰教材,第一课好像是“来、来、来上学”,似乎是谁都能编出来的东西,实际上这是颇有味道的一句话,写起来横竖撇捺俱全,还是上学当天的应景之作,这是不能小看的功力。就此来说,这次语文教材的大修改,我等外行是不是应该开口,其实挺让人犹豫的。
  这次语文教材的修改当中,最大的亮点大概是鲁迅先生全面撤退,与鲁提辖遭到了同一个待遇。只是鲁提辖拳打镇关西多少还说个“暴力”的理由,
2010-09-09

课本应时变动,鲁迅自在人心

 [社论]
  像往年那样,今年的新版高中语文教科书印行后,再度引起广泛且激烈的争议。绝大多数省份使用的是人教版课本,其新选用的课文35篇,占总量的64.8%。即使广东省自行编订、经教育部审批的新教材,新课文也占了54%。诸如《孔雀东南飞》、《药》、《阿Q正传》、《纪念刘和珍君》、《雷雨》、《背影》、《狼牙山五壮士》、《鲁提辖拳打镇关西》等20多篇经典被排除在必修之外。
  与删减同时出现的是某些课文的入选,比如反映神六飞船上天的新闻,表现典型人物时传祥的报道,以及记录香港回归的通讯。巴金反思“文革
2010-09-09

“去鲁迅化”的间隔性癔症又爆发了

  “去鲁迅化”的间隔性癔症又爆发了!9月6日,编剧刘毅在其新浪微博上发帖称,“开学了,各地教材大换血”——他列举了20多篇“被踢出去”的课文,比如《孔雀东南飞》、《药》、《阿Q正传》、《记念刘和珍君》、《雷雨》、《背影》、《狼牙山五壮士》、《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朱德的扁担》等。其中涉及鲁迅的作品最多。(9月7日中国新闻网,8日《广州日报》)
  这是继删除鲁迅的《论“费额泼赖”应该缓行》、《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等文章后,教材编写组又一次实施的“去鲁迅化”行动,一位负责人对此做出的解释是,“所选篇目
2010-09-09

归来吧 鲁迅!

我们不理解鲁迅精神的现实性和当代性;我们发现不了鲁迅的当代价值;我们对当代社会精神病灶的漠然无知,我们做不了当代学生的指路明灯,所以我们只有人云亦云地否定鲁迅,见风使舵地删除鲁迅,浅薄无知地逃避鲁迅。——题记
  今年开学伊始,不少老师和学生发现,新版的高中语文课本删除了鲁迅的《阿Q正传》,《药》,《纪念刘和珍君》等文章,引起了很多争议。有人认为这是与时共进,因为鲁迅的文章已经过时;有人则为鲁迅鸣冤叫屈,认为这是在否定鲁迅。
  如果纯粹从好读不好读,好教不好教的角度考虑,我个人认为,删除鲁迅的文章的
2010-09-09

王传言:语文教材“去鲁迅化”是个悖论

 2010年多地中学语文教材内容出现较大调整,其中鲁迅的《阿Q正传》、《纪念刘和珍君》等多篇作品被删除,广东版则将《药》换成《祝福》。而巴金反思文革的文章和余华的小说等被新选为课文。(9月8日 《广州日报》)  似乎每一年的教材改革都会触及到鲁迅的名字以及其文章的去留问题,今年也不例外。这本身就是一个不正常的现象。不正常在于人们总是围绕着“鲁迅”开展讨论,这根本就是将鲁迅本身的文学与革命身份纠缠在一起了。对于中学语文教材的内容,今天而言,自然是按照文学的观点来的,但在曾经的荒诞岁月里,鲁迅就是奉若神灵的一
2010-09-09

魏奇峰:鲁迅淡出教科书,中国人的骨头会严重缺钙

当笔者听说秋季开学,很多地方的语文教材将鲁迅的文章删除后,先是一惊,接着便有无限的感慨!  “没有伟大的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虽有了伟大人物,而不知拥护、爱戴、崇拜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这是中国现代著名小说家、散文家、诗人郁达夫在《怀鲁迅》中写的一段话,入木三分的刻画出了鲁迅的“名族魂”。  名族魂是一个民族的精髓,体现一种民族精神,是民族存在的精神支柱。那么,当这种名族魂被沉默,被冷漠,被回避,被淡忘,甚至被踢出教科书,让其远离文化的视
2010-09-09

先直面语文再谈“鲁迅大撤退”

 2010年多地中学语文教材内容出现较大调整,其中鲁迅的《阿Q正传》、《纪念刘和珍君》等多篇作品被删除,编剧刘毅称之为“鲁迅大撤退”。(9月8日《广州日报》)
  事实上,自高中课改以来,每年都会有关于语文课文删改的争论。去年就曾经因为鲁迅文章的大幅减少引起了舆论争议。语文教材究竟该不该“去鲁迅”?倘若放置在当下语文教学“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周树人”的语境中,鲁迅作品在校园中遭遇的尴尬不言而喻。
  这或许正是鲁迅作品在中学语文教材中“大撤退”的根本原因。比如,有人认为
2010-09-09

鲁迅“撤退” “语文”回归

编剧刘毅6日在其微博上发帖称,“开学了,各地教材大换血”——他列举了20多篇“被踢出去”的课文,比如《药》、《阿Q正传》、《记念刘和珍君》、《雷雨》、《背影》、《狼牙山五壮士》等。其中涉及鲁迅的作品多篇,因此被称为“鲁迅大撤退”。
不过,即便“大撤退”,鲁迅仍是教材选收篇目最多的作家。
在近年新课改的推进中,教材但凡有一点变动,都会引起各界关注,何况是承载了几代人记忆的鲁迅作品从语文教材中“大撤退”,自然要掀起江湖争议的大浪:
反对者认为,鲁迅作品中蕴涵的骨气是必须继承的民族精神,坚决反对鲁迅作品退
2010-09-09

赵化鲁2010高考同题作文·全国I卷

赵化鲁2010高考同题作文•全国I卷 有鱼吃了,“捉老鼠”的本色不能丢
2010-06-07

考场作文训练策略 怎样“补短”与“避短”

考场作文训练策略 怎样“补短”与“避短”
2010-04-04

《信任》教学设计

《信任》教学设计  
  
课前铺垫、明确目标、疏通教路和学路:  
同学们,老师想问大家一个问题。我们学习一篇课文,主要是学些什么呢?(学生交流)  
教师总结学习阅读课文的主要目标:我们
2010-03-18

委员关注“去语文化”倾向 建议小学取消外语教育

幼儿园放学统一用“ByeBye”打招呼;北大中文系老教授投稿,正确用语被编辑两次误改;上海多所重点高校自主招生取消语文科考试一事……令政协委员对语文教育忧心忡忡。不少委员在提案中疾呼,应纠正大中学校存在的“去语文化”倾向。
全国政协常委杨维刚在提案中透露,近年来,在很多中小学举行的语文考试中,“错别字识辨”、“汉语拼音认读”等一些最基础的知识,得分率常常不足60%。有的孩子甚至连简单的“的”、“地”、“得”和最基本的标点符号用法都不会。“一篇500多字的周记中就有40多个错别字,而孩子们和家长却并不着急
2010-03-17

2010年春晚50句经典台词全解读

暂时无内容
2010-02-16

既是自主招生不考语文又何妨

23日、24日两天,上海同济大学、华东师大等六所高校自主招生测试密集举行。记者上午发现,六所高校中,有4所要么是理科生不考语文,要么是全部考生只考数学和英语(论坛)两科,“不考语文”的消息一出,各种大帽子纷纷乱舞,有“学科歧视”说,有“数典忘祖”说,甚至有“不爱国”说……(见1月24日《长江日报》)
其实,在这里,需要明晰一个基本问题——这是自主招生考试,不是高考(论坛)。如果取得自主招生的高校,连这点权力都没有,还遑论什么自主招生?
尊重自主招生,就请尊重“不考语文”。多年来,坊间一直不遗余力地呼吁
2010-02-02

网友质疑自主招生为何考英语不考语文

在刚刚过去的双休日,同济、华师大、华东理工、上外、东华等5所沪上高校各自进行了自主招生考试,由于考试过于密集,吸引了上万高三考生参加,被学子们称为“次高考(论坛)”的一周。记者注意到,上述5校中有3校对前来应考的理科生没有加试语文科目。“为何英文都要考,而语文却不考?”考试结束后,这一话题迅速引来一阵热议。
理科生不用考语文?
据了解,同济大学和东华大学在今年的自主招生考试中进行了文理分科,英语(论坛)、数学为文、理科学生的共同科目,此外,文科生须加试语文,理科生则加试物理、化学。报考华东理工的理科生
2010-02-02

教授称高校招生不考语文与世界潮流背道而驰

 2010年1月27日央视《新闻1+1》播出《语文“失语”!》,以下是节目实录:
  主持人 董倩:
  欢迎收看《新闻1+1》。
  法国作家都德,在他的名篇《最后一课》里说过这样的一段话:“孩子们,我这是最后一次给你们上课了,柏林来了命令,阿尔萨斯和洛林两省的学校只准教德语,新的老师明天就到。今天是你们最后一堂法语课,所以我请你们一定要专心听讲。”130年的时间过去了,这篇文章即便在今天读来仍然令人感慨不已。而今天我们的谈话就与此相关。
  (播放短片)
  解说:
  语文书可以扔掉了,
2010-02-02

高校不考语文与被放大了的焦虑

 1月23日、24日,由同济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华东理工大学、上海财经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和东华大学等上海6所高校开展的自主招生测试中,有4所高校或放弃了对理科生考察语文科目,或规定全部考生仅测试数学和英语两科。

  语文课目被免试,英语却必考。消息甫出,网民的指责随之而来。有人说“这是学科歧视”,还有人说“这是数典忘祖”,甚至有人说“这是不爱国的表现”。全国很多媒体也加入了对免试语文的“声讨”。央视“新闻1+1”节目对英语享受超国语待遇感到担忧,用都德的《最后一课》作比较,质疑母语教育的随意偏废;
2010-02-02

时评话题:大学不学语文苦了谁?

其实问题不在考不考语文,而在学不学语文。现在大部分高校,除了中文、新闻等少数专业,大部分学生已经不学《大学语文》了,理工科学生不学语文是理所当然,现在连外语专业也不学语文了,就叫人怀疑教育决策者是不是真懂教育了。  曾经听大学俄语专业的一位学生说,刚入学时,不学中文还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是,学得深了,中文基础差的影响就显露出来了。比如翻译,中文基础不好,碰上比较复杂的句子,写出中文句子来就比较吃力,勉强写出来,也表达不出原文的文采。这位学生还没有意识到的是,中文底子薄,就无法感受、把握优秀外语作品的精髓。
2010-02-02

学科歧视? 高校自招"语文门"继续引发质疑

高校自主招生中语文缺考,英语却考得分外难,如果不是“学科歧视”,又是什么缘故?上周末,在同济、华东师大、华东理工、上外、东华等5所高校分别举行的2010年自主招生考试中,因部分高校针对理科生的测试不含语文考试,引发了一场沸沸扬扬的“语文门”事件。沪上有政协委员甚至提出,高招不考语文,“与法律抵触”。 尽管部分高校招生负责人在事后回应时说,考生的语文水平由高考把关,不
2010-02-02

熊丙奇:自主招生不考语文的正常与不正常

作者:熊丙奇
  高校自主招生中不考语文,既正常,又不正常。学校不考是正常的,而不正常来自于自主招生模式的错误。
  针对上个双休日上海6所高校开展的自主招生测试中,有4所高校或放弃了对理科生考察语文科目,或规定全部考生仅测试数学和英语两科,上海31名政协委员近日联合署名,提交了一份提案,对此提出意见。认为其“草率、短视,不负责任,与法律抵触!”
  上海政协委员的反应是迅速的,与舆论对自主招生不考语文的“歧视语文”、“忘记母语”等等指责,紧密呼应。可是,如他们指责高校自主招生不考语文是“草率”的一
2010-02-02

北夕:让语文夭折是明智的抉择

 上海市同济、华东师大等六所高校自主招生测试举行时,这六所学校中有四所要么是理科生不考语文,要么是全部考生只考数学和英语两科。(1月27日《拉萨晚报》)  语文受冷落可以说是出乎意料但又是情理之中的事。也许有人会说连国语都没学好,却把英语当作重头戏,就像没学会走就先学着跑了,再不考啥也不可能不考语文课吧?这就是出乎意料。其实“不考语文”乃情理之中的事,我们的教学大纲早已宣判了语文的死刑。  回首学习语文的历程,从最初的拼音到字、词、句、文,再到对乏味的古文咬文嚼字,一直培养、考核的是一个学生的背、默、写能
2010-02-02

自主招生不考语文并无不可

  上海同济、华东师大等六所高校自主招生测试举行,考生人数逾万。有4所学校要么是理科生不考语文,要么是全部考生只考数学和英语两科。据一位高校招办老师解释,自主招生其功能侧重于选拔专业人才,之所以考英语不考语文,是因为搞学术离不开查阅国外资料……
  生于斯,长于斯。对于所谓“语文”,难道我们还不够精通,不够熟悉么?作为一门语言,除却那些专门从事研究的专家,其他人能够看明白、弄清楚,自己也会运用这门语言来表达思想,这就足够了。
  而所谓的语文考试,大多则有“搬弄是非”之嫌,那考场作文也有“八股”的趋势
2010-02-02

因为自信所以不考语文

泽凯
  日前,上海市同济、华东师大、华东理工、上海财大、上外和东华等六所高校自主招生测试密集举行,考生人数逾万,但有4所要么是理科生不考语文,要么是全部考生只考数学和英语两科。这一现象迅速引起轩然大波。什么“学科歧视”、什么“误导中小学的教育方向”等帽子重重地盖在了这些自主招生高校的身上,甚至有人提出:“任意取消语文考试,不仅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而且将严重误导中小学的教育方向,直至动摇中华民族文化传承的根基,长远的危害不可估量。”
  然而,我认为,不用考语文,并不是对语文的歧视,而正是高校对中国学
2010-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