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分级阅读 > 初中分级阅读 > 初一年级 > 科普 > 正文

天然夏威夷

作者:张抗抗 录入:cynj 来源:语文报初一版755-763期 2018-04-20 19:41:39 

在这个喧嚣又冷漠的世界上,若是想寻找一个安静而轻松的地方,就去夏威夷群岛好了。
热带的阳光被清凉的海风吹去了焦灼,一阵爽朗一阵舒畅。四季的太阳都是如同一日的好性情,连汗水都滑润。
岛上的鲜花就那么随随便便地处处开着,一地一树地恣意烂漫,要想分辨它们的颜色,眼睛就不够用了;路边的果实就那么随随便便地悬着,浓密的果汁即刻就要从熟透的果皮中胀裂出来了;枝头的大鸟小鸟就那么随随便便地跳着,红冠黑翅蓝尾绿喙,人前人后“嗖”地飞过,像是家养的鸽子,步步恋着人的脚跟。
阳光仍然随随便便地蹁跹着,往草丛中多看一眼,花瓣就闪烁着舞蹈起来了。无数蓬勃旺盛鼓胀的生命,在岛国的每一个角落里日夜狂欢。
那生命是与天地同生的,似乎就要这样无休无止地绵延下去。那是一个生命之岛,造物主天赐的夏威夷。
花 海
夏威夷的波利尼西亚姑娘喜戴花,硕大的一朵扶桑,红黄粉紫,随随便便往鬓角一插,光彩如虹,连眉毛上都溢出浪漫的南太平洋风情。花戴左耳边是名花有主,戴右耳边则是未婚待嫁。若是有远方来客,颈上的花环是不可缺少的——花环就是夏威夷,夏威夷就是花环。
一日,在火山岛海边宾馆下榻,清晨起来,一眼就见窗前的海滩上,几株大树上开满一朵朵似粉似白的大花,急急地下楼奔花而去。刚近树下,头顶就被什么东西轻轻拂了一下,一朵“荷花”从我颈肩上滑落下来,一低头,只见绒毯一般的绿草地上,竟然散落着一地精致的“细瓷酒盅”,白里透红,只只都如此完美。捡起一朵花来细细查看,惊叹着天下的花朵,怎会有如此奇异的造型:它的底部是五片舒展的白色花瓣,像一座雪白的莲花托,从白色的花瓣中央,生出一丛粉红色针状长须的花蕊,一根根蓬松地挺立,绒球一般浓密,针尖轻盈灵动,在海风中微微颤栗。它的底部像茶花而顶部有点像合欢,犹如把两种完全不同的花朵,天衣无缝地嫁接在了一起。
后来,我走到海边去,站在火山岛海岸黑色的礁石上,把那些美丽的花朵,一朵一朵扔向大海。它们从我的手心里跃往大海的瞬间,显得轻快而迅捷。我想它们日日守着大海,定是渴望到海上去漫游的。
花海夏威夷,那些花无论多情还是高傲、热烈坦荡还是暧昧含蓄,一朵朵一树树,从不委顿凋谢在枝头,也不花瓣飘零落红无数——夏威夷的花朵,都是整朵整朵的,以完美的姿态从枝头坠落的,落在地上,仍如它生前婀娜娇艳的模样;花瓣上一阵阵盘旋不去的幽香,仍然喷吐着鲜活的生命气息。
果 岛
名驰天下的夏威夷果,随随便便地掉落一地,散在树下。果皮是青绿的,乒乓球大小,除去坚硬的外壳,才有乳白色的圆形果仁,裂成几瓣崩开来。夏威夷果树有点像中国的枇杷树,叶肥厚,乍一看,果实隐在树叶中,不轻易示人。密密的树林在岛子深处,无穷无尽地延伸下去。
夏威夷果取之不竭,果树们好像天天都在开花,天天都在结果;不需要发芽的春天,也无所谓丰收季节,任你在岛上的哪个角落睁开眼,摘些果子就可开饭,这并非夸张。
番石榴就完全是另一番景象了。在夏威夷茂宜岛的一条山沟里,漫天遍野竟然都生长着这种番石榴树,成熟的果实呈金黄色,外形似橘似梨,比中国石榴小许多。它们看上去很茁壮,村姑农妇般布衣素裙,一副自得其乐的散漫。
早年的夏威夷岛其实没有番石榴。番石榴来自中国,是100年前到美国卖苦力的华工,从广东福建一带漂洋过海带来的。他们带来的是番石榴的果实,自家门前树上长的,不用花钱去买;那家伙命硬,颠簸多远的路也不坏;有它在路途上解渴充饥,咂着酸涩的家乡口味,千里万里之外,就像老婆伴在身边了。
他们把吃过的番石榴子,在岛上随随便便一扔,不多久,番石榴的树苗长出来了,过了几年,他们发现树上挂满了中国的番石榴果。
离开夏威夷那天,送我去机场的国斌林岚夫妇,在我的手提包里放上了几个夏威夷香蕉,却在机场的安检口被无情扣下。那一天我被正式告知:凡是夏威夷岛上出产的果蔬,一律不准自行带往岛外;反之,也同样不允许从美国大陆和其他陆地将果蔬带入岛内——这是为了保护岛上物种的纯度、防止细菌和一切微生物侵入夏威夷而必须严格遵从的法律条款。
我心悦诚服并生出由衷的敬意与感叹——好一个天然夏威夷!
天然夏威夷是由一代代夏威夷人悉心养护的,若是人类都能如此恭奉大自然的法则,在这蓝色的星球上,我们将与所有美丽的生命同在。
(节选自人民出版社《张抗抗散文》一书)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