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分级阅读 > 初中分级阅读 > 初一年级 > 文学 > 正文

雪绒花

作者:冯骥才 录入:cynj 来源:语文报初一版755-763期 2017-10-31 14:18:27 

前些天,我在河北蔚县参加全国民间剪纸的抢救工作会议。燕赵之地的人真是朴实又慷慨,恨不得把他们家里的宝贝全塞在你的怀里才心满意足。会议结束了,还非要拉着我去看看他们的“空中草原”。
“空中草原”这名字可是新奇又诱惑。这是个什么地方呢?
主人笑而不答。车子离开蔚县,穿过驰名全国的剪纸村南张庄,很快就进入了飞狐古道。这条在历史上连接着华北平原与内蒙古草原的古道,好似在乱山中蜿蜒穿行的巨蟒。飞狐古道两边的山岩全都苍老而嶙峋,层层叠叠,陡峭参天,从车子里很难望见山顶。山岩是绛红色的,丛生在错综复杂石缝里的灌木是浓重的绿。红绿参差,美丽又深郁。然而,一出古道却是一片开阔的山野。在这太行山与恒山的交汇与碰撞之处,山的形态绝无重复,山的色彩也绝无重复。我不曾在别的地方见过如此丰富的山色,所以一直把脑袋伸在车窗外边,直到感觉山风变得凉起来,才知道我们已经上山了,去往“空中草原”了。
一层层的大山从车窗上落到车子下边去。这时,不可思议的奇幻一般的景象出现了——就在这千峰万壑俱在脚下的高山之颠,竟然展开一片浩无际涯的大草原。空中草原?对,就是它!它一马平川,没有任何起伏,白云在蓝天上飘动,草原上还有人骑马飞奔。我恍惚觉得自己一下子飞到了塞外!可是认真观察和感受一下,就完全不同了。瞧,云彩出奇的低,好像伸手就可以摸到,主人告诉我有时云彩下来,还会绕在马腿和汽车轱辘上呢;空气极凉,带着一种雪天里的清冽,因此草地里没有昆虫;天上也没有飞翔的鹰,鹰也飞不到这么高的地方呵;天边那山影,可不是什么远山,而是一些万丈高山的峰顶!主人说,这草原在一座海拔2158米高山顶上,面积竟有36平方公里!在天地之初,是谁把这么巨大的草原搬到山顶来的?
待下了车,草原的美一下子把我拥抱其中。草又密又绿,至少有十五六种颜色的花掺杂其间。主人说,这“空中草原”一年四季的颜色总是在不停地变。春天里最先开的是黄色的蒲公英,随后是红色的野花。夏天,颜色的变化最多。前半个月是粉色的,后半个月变成一片蓝色。前些天草原上全是紫色的菊花,现在天凉,到处是这种白色的花了。
我低头一看。呀!一种非常独特、似曾相识的奇异的美闯进我的眼睛。毛茸茸雪白的花,淡黄色球形的花蕊,淡绿色的茎,长长短短如同舞者伸展着胳膊的花瓣——雪绒花!
我的发现,令我的主人颇为惊讶,他们从来不知道它的名字。当我说这是一种很名贵的花时,大家更是兴奋起来。向远看,好似盖着一层白花花的薄雪。花开密处,雪意深浓。这真是不可思议的奇迹!我知道,这种长着又细又密的抗寒的绒毛的小花,只要在海拔两千米以上的高山上就能成活,但在中国什么地方还有36平方公里这样浩大的山顶上的草原,而且偏偏开满的全是雪绒花?在很久以前,到底是哪位仙人路经此处,迷上了这块神奇之地,把身上携带的雪绒花的种子撒在这里,才创造了如此惊天动地的花的奇观!
我的主人说,明年这里就开发旅游了。这雪绒花就是我们的“空中草原”最响亮的一张名片了。
我听了,心一动,便说:“旅游人一多,草原压力也就来了。你们可得保护好这个生态。这在全世界都很少见!”
离开草原时,我还不断地扭过头去望着这片旷世绝伦的草原——这人间的奇境,这天国的花园。此时,阳光下泄,小小的车窗外白花花如晶莹的雪,一片银白的世界。如是奇观,何处复有?我无意中捻动花茎,花朵一转,如同杨丽萍旋转她的白裙。我想,上天赐给我们中国人多少至上至圣至奇至美之物,我们应当感到骄傲,更该加倍珍惜。
(选自中国盲文出版社《行间笔墨》一书)

相关阅读

  • 冯骥才语录
  •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