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初中分级阅读 > 中考 > 热门素材 > 正文

理解的幸福(节选)

作者:叶广芩 录入:zk 来源:语文报·中考版725-728 2017-08-10 15:12:10 

7岁的我感到家里发生了什么大事。

我从外面玩回来,母亲见到我,哭了。母亲说:“你父亲死了。”
我一下子懵了。我已记不清当时的自己是什么反应。没有哭是肯定的。从那时我才知道,悲痛至极的人是哭不出来的。
人的长大是突然间的事。
经此变故,我稚嫩的肩开始分担家庭的忧愁。
就在这一年,我戴着一身重孝走进了北京方家胡同小学。
这是一所老学校,在有名的国子监南边,著名文学家老舍先生曾经担任过校长。我进学校时,绝不知道什么老舍,我连当时的校长是谁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班主任马玉琴,是一个梳着短发的美丽女人。在课堂上,她常常给我们讲她的家,讲她的孩子大光、二光,这使她和我们的距离一下拉得很近。
在学校,我整天都不讲一句话,也不跟同学们玩,课间休息的时候就一个人或在教室里默默地坐着,或站在操场旁边望着天边发呆。同学们也不理我,开学两个月了,大家还叫不上我的名字。我最怕同学们谈论有关父亲的话题,只要谁一提到他爸爸如何如何,我的眼圈马上就会红。我的忧郁、孤独、敏感很快引起了马老师的注意。有一天课间操以后,她向我走来,我的不合群在这个班里可能是太明显了。
马老师靠在我的旁边低声问我:“你在给谁戴孝?”我说:“父亲。”
马老师什么也没说,她把我搂进她的怀里。
我的脸紧紧贴着我的老师,我感觉到了由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温热和那好闻的气息。我想掉眼泪,但是我不想让别人看见我的泪,我就强忍着,喉咙像堵了一大块棉花,只是抽搐,发哽。
马老师什么也没问,她很体谅我。一年级期末,我被评上了三好学生。
为了生活,母亲不得不进了一家街道小厂糊纸盒,每月可以挣18块钱。这就为我增添了一个任务,即每天下午放学后将3岁的妹妹从幼儿园接回家。有一天临到我做值日,扫完教室天已经很晚了,我匆匆赶到幼儿园,小班教室里已经没人了,我以为母亲将她接走了。到家一看,门锁着,母亲加班,我才感觉到了不妙,赶紧转身朝幼儿园跑。从我们家到幼儿园足有汽车四站的路程,直跑得我两眼发黑,进入幼儿园差点没一头栽在地上。进了小班的门,我才看见坐在门背后的妹妹,她一个人一声不吭地坐在那儿等我。阿姨把她交给了看门的老头,自己下班了,那个老头又把这事忘了。看到孤单的小妹一个人害怕地缩在墙角,我为自己的粗心感到内疚,我说:“你为什么不使劲哭啊?”妹妹噙着眼泪说:“你会来接我的。”
那天我蹲下来,让妹妹爬到我的背上,我要背着她回家,我发誓不让她走一步路,以补偿我的过失。我背着她走过一条又一条胡同,妹妹几次要下来我都不允,这使她感到了较我更甚的不安。她开始讨好我,在我的背上为我唱她那天新学的儿歌。我还记得那儿歌: 
洋娃娃和小熊跳舞,
跳呀跳呀一二一。
小熊小熊点点头呀,
小洋娃娃笑嘻嘻。
路灯亮了,天上有寒星在闪烁,胡同里没有一个人,有葱花炝锅的香味飘出。我背着妹妹一步一步地走,我们的影子映在路上,一会儿变长,一会儿变短。两行清冷的泪顺着我的脸颊流下,淌进嘴里,那味道又苦又涩。
妹妹还在奶声奶气地唱:
洋娃娃和小熊跳舞,
跳呀跳呀一二……
重复了多少遍,我不知道。那是为我而唱的,送给我的歌。
如今,有多少童年的往事都已淡化得如烟如缕,唯有零星碎片在记忆中闪光。
写作借鉴:叶广芩是中国文坛上最具代表性的实力派女作家之一。她的散文语言清新、洗练,人生体验深透,叙述技巧娴熟,结构富于多变,加之情景交融的意境营造,使其散文有着格外动人的力量。
1.选材典型真实。在成长的道路上“我”突遭不幸,父亲的去世无疑对年幼的“我”是一种沉重的打击。作者选取了真实而典型的两件事——马老师用理解温暖孤独、痛苦中的“我”,妹妹唱歌给一路背她的“我”听,来写自己在那一段人生中最困难、最伤心的时光里被人理解的幸福。一件事源自师爱,一件事属于亲情,两件事在作者的娓娓道来中给读者无限的暖意与感动,“被理解是一种幸福”的主题因而体现得尤为深刻。
2.语言朴实自然。在作者的叙述中,没有华丽的辞藻,有的是朴素的语言表达。文字平白如话,让读者在作者自然的讲述下进入到其特殊的经历中,为其悲,为其喜。另外,文中没有过多的抒情、议论性文字,只是画龙点睛式的点到为止,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文章的感染力。
3.环境渲染有力。作者为了表现老师的理解,开篇用了一定篇幅写父亲去世之后的悲痛与忧愁,也写了在学校的孤单与无助。这些看似闲笔,但实际上是为后面写马老师对“我”的体谅与关爱作铺垫,从而更加突出本文的主题。再比如,写“我”背着妹妹回家,作者写了“路灯”“胡同”“葱花炝锅的香味”“影子”等,衬托出“我”当时既为自己的粗心而内疚,又被妹妹的懂事而感动。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