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分级阅读 > 高中分级阅读 > 高二年级 > 古诗词 > 正文

送杜十四之江南

作者:【唐】孟浩然 录入:genj 来源: 2018-09-30 14:59:50 

 

荆吴相接水为乡,君去春江正淼茫。

     日暮征帆何处泊,天涯一望断人肠。

★写作背景

孟浩然友人杜晃要离开荆地到东吴,孟浩然为友人杜晃送行而写下此首送别

 

★鉴赏

 

这是一首送别诗。揆之元杨载诗法家数》:凡送人多托酒以将意,写一时之景以兴怀,寓相勉之词以致意,如果说这是送别诗常见的写法,那么,相形之下,孟浩然这首诗就显得颇为出格了。

诗题一作送杜晃进士之东吴。唐时所谓进士,实后世所谓举子(举进士)。得第者则称前进士。可见杜晃此去东吴,是落魄的。

诗开篇就是荆吴相接水为乡,既未点题意,也不言别情,全是送者对行人一种宽解安慰的语气。以荆吴相接几个字将千里之遥写得近如比邻,给人以比邻咫尺之感,恰似说天涯若比邻谁道沧江吴楚分。说两地,实际已暗关送别之事。但先作宽慰,超乎送别诗常法,却别具生活情味:落魄远游的人是最需要精神上的支持与鼓励的。这里就有劝杜晃放开眼量的意思。长江中下游地区,素称水乡。不说水乡而说水为乡,意味隽永:以水为乡的荆吴人对飘泊生活习以为常,不以暂离为憾事。水为乡描出江南特点,也有以水为家之意。语属宽解,情实至深。这样说来虽含扁舟暂来去意,却又不著一字,造语洗炼、含蓄。此句初读似信口而出的常语,细咀其味无穷。若作荆吴相接为水乡,则诗味顿时死于句下

君去春江正淼茫。此承水为乡说到正题上来,话仍平淡。君去是眼前事,春江正淼茫是眼前景,写来几乎不用费心思。但这寻常之事与寻常之景联系在一起,又产生一种味外之味春江淼茫,春江水满,正好行船,含有祝友人一帆风顺之意,但淼茫二字又透出凄惘之情。淼茫一词包含着复杂的情感,从字面上来看它是描写眼前景:春江上烟波浩淼,雨雾蒙蒙,其实是写诗人心中的茫然,写出诗人送别友人时的怅然若失。既有喜君去得航行之便,也有恨君去太疾之意,景中有情在,让读者自去体味。这就是素处以默,妙机其微了。

日暮征帆何处泊,撇景入情。朋友刚才出发,便想到日暮征帆何处泊,联系上句,这一问来得十分自然。春江渺茫与征帆一片,形成一个强烈对比。阔大者愈见阔大,渺小者愈见渺小。由景入情,抒发别绪。写出友人的孤单寂寞。友人走后,诗人遥望江面,但见日暮孤帆,航行在渺茫春江之上,于是代人设想,船停何处?投宿何方?通过渺茫春江与孤舟一叶的强烈对照,发出深情一问,对朋友的关切和依恋在这一问中表达得淋漓尽致。同时,揣度行踪,可见送者的心追逐友人东去,又表现出一片依依惜别之情。这一问实在是情至之文。

天涯一望断人肠,诗人遥望渐行渐远的行舟,送行者放眼天涯,极视无见,不禁情如春江,汹涌澎湃。断人肠将别情推向高潮,在高潮中结束全诗,离愁别恨,悠然不尽。断人肠点明别情,却并不伤于尽露,可谓不胜歧路之泣(蒋仲舒评)。原因在于前三句已将此情孕育充分,结句点破,恰如水库开闸,感情的洪流一涌而出,源源不断。若无前三句的蓄势,就达不到这样持久动人的效果。

此诗前三句全出以送者口吻,淡如水,其味弥长,已经具有诗人风神散朗的自我形象。末句天涯一望四字,更勾画出解缆君已遥,望君犹伫立王维齐州送祖三》)的送者情态,十分生动。读者在这里看到的,与其说是孟浩然的诗,倒不如说是诗的孟浩然,更为准确闻一多唐诗杂论》)。

此诗用散行句式,如行云流水,近歌行体,写得颇富神韵,不独在谋篇造语上出格,自然流畅地表现了诗人对友人杜晃的深切怀念,也体现出诗人与友人杜晃之间的真挚友谊。诗中四句从写景入笔,寓主观感情于客观景象之中,使客观的景象染上浓重的主观感情的色彩。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