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分级阅读 > 高中分级阅读 > 高二年级 > 文言文 > 正文

左传·度德而处之,量力而行之

作者:左丘明 录入:genj 来源:语文报高二版1058期 2017-08-29 14:55:53 

郑伯使许大夫百里奉许叔以居许东偏,曰:“天祸许国,鬼神实不逞于许君,而假手于我寡人。寡人唯是一二父兄不能共亿,其敢以许自为功乎?寡人有弟,不能和协,而使糊其口于四方,其况能久有许乎?吾子其奉许叔以抚柔此民也,吾将使获也佐吾子。若寡人得没于地,天其以礼悔祸于许,无宁兹许公复奉其社稷。唯我郑国之有请谒焉,如旧昏媾,其能降以相从也。无滋他族,实逼处此,以与我郑国争此土也。吾子孙其覆亡之不暇,而况能禋祀许乎?寡人之使吾子处此,不唯许国之为,亦聊以固吾圉也。”

乃使公孙获处许西偏,曰:“凡而器用财贿,无置于许。我死,乃亟去之。吾先君新邑于此,王室而既卑矣,周之子孙日失其序。夫许,大岳之胤也,天而既厌周德矣,吾其能与许争乎?”

君子谓:“郑庄公于是乎有礼。礼,经国家,定社稷,序民人,利后嗣者也。许无刑而伐之,服而舍之,度德而处之,量力而行之,相时而动,无累后人,可谓知礼矣。”

郑伯使卒出豭,行出犬鸡,以诅射颍考叔者。君子谓:“郑庄公失政刑矣。政以治民,刑以正邪,既无德政,又无威刑,是以及邪。邪而诅之,将何益矣!”

——《左传·隐公十一年》

【文意】

郑庄公让许国大夫百里侍奉许叔(许庄公的弟弟)住在许都的东部边邑,说:“上天降祸于许国,鬼神确实对许君不满意,而借我的手惩罚他。我这儿连一两个同姓群臣都不能给他们安定,怎么敢把讨伐许国作为自己的功劳呢?我有弟弟,都不能和他和睦过日子,而使他四方求食,怎么能长久占有许国呢?您应当拥立许叔来安抚这里的百姓,我准备让公孙获来帮助您。假如我得以善终,上天也后悔加于许国的灾祸,要加礼于许,宁愿让许公再来治理他的国家。只是如果我郑国对许国有私下告求,希望能像对待老亲戚一样,降格而同意。不要让别国逼近我们住的这里,来同我郑国争夺这块土地。我的子孙挽救危亡还来不及,怎么还能替许国敬祭祖先呢?我让您留在这里,不仅为了许国,也是姑且巩固我的边疆。”

于是就让公孙获住在许城的西部边境,对他说:“凡是你的器用财货,不要放在许国。我死后就赶紧离开这里。我祖先在这里新建城邑,眼看到周王室已经逐渐衰微,我们这些周朝的子孙一天天丢掉自己的事业。而许国,是四岳的后代,上天已经厌弃了周德,我哪里还能和许国相争呢?”

君子说:“郑庄公在这件事情上合乎礼。礼,是用来治理国家、安定社稷、使百姓和睦有序、泽及子孙的。许国违背法度,庄公就去讨伐他们,服罪了就宽恕他们,揣度自己德行而决定事情,衡量自己的力量而办理事务,根据时机而行动,不连累后人,可以说是懂得礼了。”

郑庄公让一卒(一百名士兵)拿出一头公猪,或者一行(二十五人)拿出一条狗或一只鸡,杀牲告神,让神来消灭射死颍考叔的凶手。君子说:“郑庄公失掉了政和刑。政用来治理百姓,刑用来纠正邪恶。既缺乏清明的政治,又没有威严的刑法,所以才发生邪恶。已经发生邪恶而加以诅咒,有什么好处!”

【我见】

郑庄公推辞掉到手的许国,前情是什么呢?鲁隐公十一年五月,鲁隐公和郑庄公在郲地会见,策划进攻许国。七月份,鲁隐公会合齐僖公、郑庄公一起进攻。历时三天,便攻占了许国。许庄公逃亡到卫国。

接下来,齐僖公、鲁隐公及郑庄公讨论怎样处置许国。齐僖公首先提出将许地送给鲁国。鲁隐公表示不接受。他的理由是,我们讨伐许国是因为许国不交纳贡品。现在许国已经伏罪了,即便你们有这样的美意,我也不敢接受。也许这是鲁隐公的真实想法,也有可能是许国离鲁国大约300公里,中间隔着其他诸侯国,这块飞地对鲁国而言,没有实际意义。齐僖公没有提出对许地的领土要求,可能也是这个原因,因为齐国离许国更远,有近500公里的路程。否则他们会先让给齐国,毕竟齐国是大国。这些原因都是推测,但不管怎样,齐僖公、鲁隐公两人在这件事上都表现出了高姿态,他们打算把许国交给郑庄公。接下来,就是本文开头的一段话。

郑庄公也不要,言辞更恳切。首先自己是上天借手来讨伐许国,不敢据为己有,其次自己连同姓群臣、弟弟都不能和睦共处,更不敢奢得许国。再者,我想还是让许叔来管理,我派公孙获来辅助,许叔也要管理好,这样大家都安定。但另一方面他告诉公孙获,你的东西不要放在许国,我死后你也赶快撤。周王室衰微,我们也不保,上天厌弃了周德,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这就是君子所说的“度德量力”,“君子”对郑庄公给予很高评价,有力量,有礼,又有德,还有敬畏。

郑庄公对冥冥之中的上天有困惑有敬畏,还体现在他对待颍考叔的事情上。颍考叔就是为郑庄公母子团圆出谋划策的那个人。在这场战役中,颍考叔冲锋陷阵,先抢了兵车,另一个郑国大夫公孙阏(子都)气愤不过,拔戟而追也没能追上,非常恼怒,就在后来作战时,颍考叔拿着旗子率先登上城楼,公孙阏用箭在下面射他,颍考叔摔下来,死了。然后公孙阏又拿起旗子登上了城墙,宣布占有许国。这就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的由来。

郑庄公没有处罚公孙阏,却让士卒拿上祭品来诅咒射杀颍考叔的肇事者。这件事遭到了“君子”的责难,认为他“失政刑”。

“君子谓”这种写法有必要简单介绍。“君子谓”是作者借“君子”之口,行点评之实,也经常引经据典,借用当时的名人或已有的诗书来表明自己的态度。这种写法对后世有广泛影响。《史记》中的“太史公曰”、唐传奇末尾的史评继续延续这种形式;宋元话本对这种史评形式又进一步发展,以一首诗作结点评;后来明清时期的小说也多有保留这种以诗或文点评的形式,如《三国演义》《水浒传》《东周列国志》《封神演义》《聊斋志异》、三言二拍等都有体现。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