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中分级阅读 > 高考 > 文言文 > 正文

《张庭瑞传》阅读训练

作者: 录入:gk4 来源:语文报高考版2015年寒假专号 2017-04-21 08:59:47 

庭瑞字天表,幼以功业自许,以宿卫从宪宗伐蜀为先锋。中统二年,留戍青居。

诸军攻开州、达州,庭瑞将兵筑城虎啸山,扼二州路。宋将夏贵以师数万围之,城当炮,皆穿,筑栅守之;栅坏,乃依大树张牛马皮以拒炮。贵以城中人饮于涧,外绝其水。庭瑞取人畜溲沸煮之,泻土中以泄臭,人日饮数合,唇皆疮裂,坚守逾月。庭瑞度宋兵稍懈,三分其兵,夜劫贵营,宋兵惊溃,斩千余级,庭瑞亦被伤数处。迁陕西四川道按察副使。徙四川屯田经略副使。东西川行枢密院发兵围重庆,朝廷知庭瑞练习军事,换成都总管,舟楫兵仗粮储皆倚以办。
蜀平,升诸蛮夷部宣慰使,甚得蛮夷心。碉门羌与妇人老幼入市,争价杀人,碉门鱼通司系其人。羌酋怒,断绳桥,谋入劫之。鱼通司来告急,左丞汪惟正问计,庭瑞曰:“羌俗暴悍,以斗杀为勇。宜遣使往谕祸福,彼悟,当自回矣。”惟正曰:“使者无过于君。”遂从数骑,抵羌界。
羌陈兵以待,庭瑞进前语之曰:“杀人偿死,羌与中国之法同,有司系诸人,欲以为见证耳。而汝即肆无礼,如行省闻于朝,召近郡兵空汝巢穴矣。”(其酋长弃枪弩罗拜曰我近者生裂羊脾卜之视肉之文理何如则吉其兆曰有白马将军来可不劳兵而罢今公马果白敢不从命)。
官买蜀茶,增价鬻于羌,人以为患。庭瑞更变引法,使每引纳二缗,而付文券与民,听其自市于羌,羌、蜀便之。都掌蛮叛,蛮善飞枪,联松枝为牌自蔽,行省命庭瑞讨之。庭瑞所射矢,出其牌半竿,蛮惊曰:“何物弓矢如此之力!”即请服。
庭瑞初屯青居,其土多橘,时中州艰得蜀药,其价倍常。庭瑞课闲卒,日入橘皮若干升储之,人莫晓也。贾人有丧其资不能归者,人给橘皮一石,得钱以济,莫不感之。
(选自《元史·列传第五十四》,有删减)
1.对下列句子中红色的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
A.幼以功业自许
功业:建功立业。
B.朝廷知庭瑞练习军事
练习:操练,训练。
C.舟楫兵仗粮储皆倚以办
兵仗:武器装备。
D.庭瑞更变引法
更变:变更,改变。
2.对文中加括号部分的断句,正确的一项是(  )
A.其酋长弃枪弩/罗拜曰/我近者生裂羊脾卜之/视肉之文理何如/则吉其兆/曰/有白马将军来/可不劳兵而罢/今公马果白/敢不从命
B.其酋长弃枪弩/罗拜曰我/近者生裂羊脾卜之/视肉之文理何如/则吉其兆/曰有白马将军来/可不劳兵而罢/今公马果白/敢不从命
C.其酋长弃枪弩/罗拜曰我近者生裂羊脾卜之视肉之文/理何如/则吉其兆/曰/有白马将军来/可不劳兵而罢/今公马果白/敢不从命
D.其酋长弃枪弩/罗拜曰我/近者生裂羊脾卜之视肉之文/理何如/则吉其兆/曰/有白马将军来/可不劳兵而罢/今公马果白/敢不从命
3.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概括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  )
A.张庭瑞通晓兵法,善于突袭。宋军诸路军马要围攻开州、达州时,他派兵驻扎虎啸山扼守通往二州的要道;被夏贵围困一个多月,趁敌人懈怠之时,他突发袭击大获全胜。
B.张庭瑞少有大志,深受器重。他幼年时候就渴望能够建功立业,并以此自许;朝廷欲发兵围攻重庆,知道他熟悉军事,便改任他的官职,一切军中事务听他安排。
C.张庭瑞有谋有勇,有威慑力。碉门羌人酋长带头闹事时,他措词巧妙但威严毕露,震慑住了酋长;都掌蛮反叛时,他膂力过人,用箭射透了盾牌,致使都掌蛮主动请降。
D.张庭瑞生活细心,救人危难。他屯驻青居镇的时候,看到当地有很多橘子皮,就派士卒在空闲时候收缴并储蓄起来以备不时之需;中州的商人落魄时,他用橘皮救济他们。
4.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
(1)城当炮,皆穿,筑栅守之;栅坏,乃依大树张牛马皮以拒炮。
 
(2)贾人有丧其资不能归者,人给橘皮一石,得钱以济,莫不感之。
 
参考答案
1.B (练习:熟练、谙习。)
2.A (“罗拜曰”后面是酋长说的话,“曰”后应断开,据此排除掉B、D两项;“文理”即“纹理”,二者不能分开,据此排除掉C项。)
3.A (“他派兵驻扎虎啸山”理解错误。从原文“庭端将兵筑城虎啸山”一句看,他是亲自率兵前往的。)
4.(1)城墙遭到炮击,都被打穿了,张庭瑞就修筑栅栏防守;栅栏被炸坏,就依靠着大树展开牛皮、马皮来抵抗炮击。(得分点:注意实词“当”“依”“张”以及虚词“以”的翻译。)
(2)有些商人做生意折去了本钱无法回乡,他就每人发给他们一石橘皮,让他们用卖橘皮的钱来救济自己,这些人没有不感激他的。(得分点:注意“丧”“归”“济”的翻译,以及定语后置句“贾人有丧其资不能归者”的翻译。)
【参考译文】
张庭瑞,字天表,幼年时期就以建功立业自许,曾以皇帝警卫的身份跟随宪宗作为先锋攻打蜀国。元世祖中统二年,他被留在当地戍守青居镇。
诸路军马围攻开州、达州,张庭瑞率兵在虎啸山筑造城墙,扼守通往二州的道路。宋朝大将夏贵率军数万人包围了他,城墙遭到炮击,都被打穿了,张庭瑞就修筑栅栏防守;栅栏被炸坏,就依靠着大树展开牛皮、马皮来抵抗炮击。夏贵知道城中人饮用山涧里的水,就从外面截断涧水。张庭瑞让军士们取来人畜的尿液用火煮沸,再倾倒在土中过滤掉臭味,城中的人每天饮用这样的尿液,嘴唇都生疮干裂了,就这样张庭瑞在城中坚守了一个多月。他猜度宋军会慢慢懈怠,就把士兵分成三部分,在夜里洗劫了夏贵的兵营,宋军惊慌溃散,被斩杀一千多人,张庭瑞也在战斗中多处受伤。他升迁为陕西四川道按察副使,接着又改任四川屯田经略副使。东西川行枢密院想派出军队围攻重庆,朝廷知道张庭瑞熟知军事,就让他改任成都总管一职,船只、兵器、军粮都依照他的安排来办理。
蜀地被平定以后,张庭瑞升任蛮夷部宣慰使,很得当地蛮夷人的心意。碉门羌族人带着妇女老幼来到集市,因为争吵价格而杀了人,碉门鱼通司拘押杀了人的羌人并拷打了一顿。羌族酋长大怒,砍断了绳拉的吊桥,谋划着要劫狱救羌人。鱼通司前来告急,左丞汪惟正向张庭瑞问计该怎么办,张庭瑞说:“羌人一般都暴烈强悍,把斗狠厮杀看成勇猛。应该派一名使者前往他们那里告知其中的祸福厉害,他们醒悟了,就会自行回去。”汪惟正说:“能做使者的人没有比您更适合的了。”于是张庭瑞带领数名骑兵跟随着前去,抵达羌族地界。
羌人已摆好了阵势等待他们,张庭瑞走上前对他们说:“杀人偿命,羌人的法度与中原的法度是相同的,有司拘押杀人者,是想以此作为法令的见证。而你却如此放肆无礼,假如行省将此事禀报给朝廷,朝廷就会召来近处郡县的军队来抄你们的老巢了。”那个酋长听后丢掉长枪、弓弩向周围的官军下拜说:“近日,我撕开羊的脾脏占卜,看肉上面的纹理如何,结果发现是个吉兆,说:‘将有个白马将军到来,可以不动用军队就能结束冲突。’现在,您骑的马果然是白色的,我哪敢不听从您的命令呢?”
官府买来蜀地百姓的茶叶,然后提高价格卖给当地的羌人,人们都很忧虑这件事。张庭瑞更换了引法的条文,规定让他们每引缴纳二缗钱,然后将文券发给百姓,允许百姓自由到羌地出售,羌人、蜀地百姓都觉得这样很便利。都掌蛮人反叛,他们善用飞枪,又会联结松枝做成盾牌保护自己,行省命令张庭瑞前往讨伐。张庭瑞所射的箭,竟然能穿透盾牌露出半截箭杆,蛮人都很惊讶地说:“什么样的弓箭有如此大的力量!”于是就请求降服。
张庭瑞刚刚屯住青居镇的时候,当地盛产很多橘子,当时河南中州一带很难买到蜀地的药材,蜀药的价格高出平常的一倍。张庭瑞督促有空闲的兵卒,每日能收缴若干升橘皮然后储藏起来,人们都不理解他为什么这样做。有些商人做生意折去了本钱无法回乡,他就每人发给他们一石橘皮,让他们用卖橘皮的钱来救济自己,这些人没有不感激他的。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