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中分级阅读 > 高考 > 文言文 > 正文

《戴珊传》阅读训练

作者: 录入:gk4 来源:语文报高考版2015年寒假专号 2017-04-21 09:04:46 

戴珊,字廷珍,浮梁人。

珊幼嗜学,天顺末,与刘大夏同举进士。久之,擢御史,督南畿①学政。正身率教,士皆爱慕之。
弘治二年以王恕荐擢右副都御史,抚治②郧阳。蜀盗野王刚流劫竹山、平利。珊合川、陕兵,檄副使朱汉等讨擒其魁,余皆以胁从论,全活甚众。入历刑部左、右侍郎,与尚书何乔新、彭韶共事。晋府宁化王钟鈵淫虐不孝,勘不得实,再遣珊等勘之,遂夺爵禁锢。进南京刑部尚书。久之,召为左都御史。
十七年,考察京官,珊廉介不苟合。给事中吴蕣、王盖自疑见黜,连疏诋吏部尚书马文升,并言珊纵妻子纳贿。珊等乞罢,帝慰留之。御史冯允中等言:“文升、珊清德素著,不可因浮词废计典③。”乃下蕣、盖诏狱④,命文升、珊即举察事。珊等言:“两人逆计当黜,故先劾臣等。今黜之,彼必曰是挟私也。苟避不黜,则负委任,而使诈谖者得志。”帝命上两人事迹,皆黜之。已,刘健等因召对,力言盖罪轻,宜调用。帝方向用文升、珊,卒不纳。
帝晚年召对大臣,珊与大夏造膝宴见尤数。一日,与大夏侍坐。帝曰:“时当述职,诸大臣皆杜门。如二卿者,虽日见客何害。”袖出白金赉之,曰:“少佐而廉。”且属勿廷谢,曰:“恐为他人忌也。”珊以老疾数求退,辄优诏勉留,遣医赐食,慰谕有加。珊感激泣下,私语大夏曰:“珊老病子幼,恐一旦先朝露,公同年好友,何惜一言乎?”大夏曰:“唯唯。”后大夏燕对毕,帝问珊病状,言珊实病,乞悯怜听其归。帝曰:“彼属卿言耶,主人留客坚。客则强留,珊独不能为朕留耶。且朕以天下事付卿辈,犹家人父子,今太平未兆,何忍言归!大夏出以告珊,珊泣曰:“臣死是官矣。”帝既崩,珊以新君嗣位不忍言去,力疾视事。疾作,遂卒。赠太子太保,谥恭简。
(选自《明史·列传第七十一》,有删减)
【注】①南畿:指南京。②抚治:安抚治理。③计典:古代对官吏三年考绩的大计之典。④诏狱:由皇帝亲自下诏书定罪。
1.对下列句子中红色的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
A.正身率教
正身:端正自身。
B.珊廉介不苟合
苟合:附和,迎合。
C.连疏诋吏部尚书马文升
连疏:接连上疏。
D.珊与大夏造膝宴见尤数
造膝:促膝谈心。
2.下列各句中能直接、具体表现皇帝信任、器重戴珊的一组是(   )
①以王恕荐擢右副都御史,抚治郧阳
②珊等乞罢,帝慰留之
③帝命上两人事迹,皆黜之
④帝方向用文升、珊,卒不纳
⑤袖出白金赉之
⑥遣医赐食,慰谕有加
A.①③⑤ B.①④⑥
C.②⑤⑥ D.③④⑥
3.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概括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  )
A.戴珊重视教育,受人爱戴。戴珊本人也酷爱读书,他做了南京的学政,大力提倡教育,为了教育他人,他先端正自己,率先垂范,因此,深得当地读书人的爱戴。
B.戴珊仁慈宽厚,工作得力。他平定了蜀地野王刚的盗乱,除首领外,参与的民众只以被胁迫来论处;宁化王淫乱暴虐,他人都不能查明实情,他两次就完满处理。
C.戴珊为官廉洁,秉公处事。他为官清廉耿介,不迎合权贵,因此被任命负责考察京官的工作;吴蕣、王盖诬陷他时,他主动联合马文升,秉公办事,查办了二人。
D.戴珊深受宠信,知恩图报。皇帝经常把他召到内廷谈心,赏赐他白金,他告病还乡,皇帝遣医赐食,加以挽留;他听说皇帝把他比作亲人,哭着表示不再因病离职。
4.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
(1)苟避不黜,则负委任,而使诈谖者得志。
 
(2)帝既崩,珊以新君嗣位不忍言去,力疾视事。
 
参考答案
1.C (连疏:连名上疏。)
2.C(①是说由于王恕的推荐,戴珊才被委任官职,不是直接的;③是说皇上惩治了吴蕣、王盖二人;④前半句虽是直接表现皇帝重用戴珊,但不具体;后半句是说皇帝没有采纳刘健的建议,属于间接地表达皇帝信任戴珊。)
3.C(“主动联合马文升”错误。戴珊受诬陷请求罢官还乡,皇帝挽留下他,又命令他二人负责查办吴蕣、王盖,不是他主动要求的。)
4.(1)如果我们不把他们降职,就辜负了皇帝对我们的重用,而使弄虚作假的人得志。(得分点:注意“苟”“黜”“负”“而”的理解及全句的翻译。)
(2)孝宗皇帝去世以后,戴珊因为新君刚即位不忍心说离去,勉强支撑病体处理事务。(得分点:注意“既”“以”“力疾”“视事”的理解及全句的翻译。)
【参考译文】
戴珊,字廷珍,浮梁人。
戴珊从小就嗜学,天顺末年,与刘大夏一同考中了进士。过了很久,被提升为御史大夫,督办南京学政的工作。戴珊端正自身实行教化,当地士子都爱戴敬慕他。
弘治二年戴珊因王恕的推荐被提拔为右副都御史,治理郧阳。四川盗贼野王刚在竹山、平利一代流窜打劫。戴珊会合四川、陕西的军队,下达檄文,命令副使朱汉等人讨伐擒获他们的首领,其余的都以被胁迫相从来论处,因此被保全救活下来的人很多。入京后,戴珊历任刑部左、右侍郎,与尚书何乔新、彭韶一同在朝中任职。晋府宁化王朱钟鈵淫乱暴虐,且为人不孝,朝廷多次派人审查都没有查到实情,再次派遣戴珊等人去审查此案,最终查清,于是剥夺了宁化王的爵位,并囚禁了他。戴珊因此被升任为南京刑部尚书。过了很久,又被召回京城做了左都御史。
弘治十七年,考察京官,戴珊清廉耿介,不迎合权贵。给事中吴蕣、王盖疑心自己会被降职,连名上疏皇帝诋毁吏部尚书马文升,并且诬陷戴珊纵容家人收受贿赂。戴珊等人乞求皇帝罢免自己的官职,皇帝安慰留任他们。御史冯允中等人上奏说:“马文升、戴珊一向以高洁的品德闻名,不可因一些不切实际的言论而荒废朝廷考核官员的大计。”于是皇帝下达诏书把吴蕣、王盖囚禁狱中,命令马文升、戴珊立即进行考察之事。戴珊等人上奏说:“他们两人预计自己会被降职贬官,所以先弹劾我们。现在把他们降职,他们一定说我们心怀私念。如果我们不把他们降职,就辜负了皇帝对我们的重用,而使弄虚作假的人得志。”皇帝就命令调查并呈上他们两人的所作所为,然后把他们都免了职。不久,刘健等人趁着皇帝召见,极力诉说王盖罪行较轻,应该调任其他职务。皇帝正在重用马文升、戴珊,最终也没有采纳刘健他们的建议。
孝宗皇帝晚年常召见大臣与他们交谈,戴珊与刘大夏在内廷被召见,与皇帝促膝谈心的次数尤其多。一天,戴珊与刘大夏在皇帝身旁陪侍。皇帝说:“眼下正值外任官员进京向朝廷陈述职守的时候,朝中诸大臣都闭门谢客。像你们二位,即使每天都见客又有什么危害呢?”说着从袖中拿出白金赏赐给他们,说:“稍微地补偿一下你们的清廉。”并且嘱咐他们不要在廷堂上谢恩,说:“那样恐怕会被他人嫉妒。”后来,戴珊以年老多病多次要求隐退,皇帝总是下达诏书褒奖并挽留他,派太医为他治病,赐给他丰厚的食物,抚慰晓谕有加。戴珊感激得落泪,私下告诉刘大夏说:“我年老多病,孩子尚幼,恐怕不久的一天就会提前死去,你是我的同年好友,为什么要吝惜一句话,不替我在皇上面前说说呢?”刘大夏说:“好吧。”后来刘大夏侍宴完毕,皇帝问起戴珊病情,刘大夏就如实陈说戴珊的病情,乞求皇帝怜悯他,准许他告老还乡。皇帝说:“是戴珊嘱咐你这样说的吗?主人执意挽留客人,客人往往就会勉强留下来。戴珊难道就不能为我留下来吗?况且我把天下事都托付给你们了,我们就如同家人父子一样。现在天下尚未显出太平迹象,怎么能忍心说告老还乡呢!”刘大夏出来后把这些告诉了戴珊,戴珊哭着说:“我死也会在官任上的。”孝宗皇帝去世以后,戴珊因为新君刚即位不忍心说离去,勉强支撑病体处理事务,后来疾病发作,就去世了。死后被追赠太子太保,谥号恭简。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