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分级阅读 > 高中分级阅读 > 高一年级 > 散文 > 正文

生命中幸福的开始

作者:蒋勋 录入:gynj 来源:语文报高一版1092期 2018-04-13 14:56:49 

我曾坐在佛罗伦萨的亚诺河畔,思考着一个文明、一个文化,我思考着这座城市很多的前因后果,那里的人经过长达一千年的中世纪,承受宗教对于人的压力,一种禁欲、对欲望的不可讨论,才慢慢地、一点一点地从宗教的禁忌中挣脱,去确立人的好处,开始画人。

在前一千年中是不能够画人的,因为人没有被描绘的价值,但从那个时期开始,他们开始应对身边的人、开始去描绘,所以今天我们能看到蒙娜丽莎坐在那边微笑,它不是一个简单的肖像画而已,它标志着一个人能够被当成人看待的好处与价值。
为什么佛罗伦萨的文艺复兴时期会让人怀念?因为人的生存价值与好处,在那样的一个思索过程中。留下来的肖像是足以作为榜样,引领每一个人去努力的。
我并不是说,要恢复过去的英雄崇拜,或者是对于伟人的仰望。可是我会感觉到,崇拜本身是一种高贵的情操。对新时代的年轻人而言,他们在商业文化里成长,不知道什么叫做崇高,甚至他们所崇拜的偶像,也能够是不崇高的,能够拿出来调侃、开玩笑或者污辱的,这时候我会觉得有一点混乱,就是人内在有没有一种情操叫做崇高,或者叫做洁净,或者叫做高贵?如果没有的话,是不是人性就走到不高贵、不崇高,比较低俗的或者粗糙的状态中了?
这是一个富裕的时代,商业的富裕带给了物质上的满足,我们很容易得到想要的东西,一双鞋子、一件衣服,甚至一个人,拿钱就能够买到了。可是中间有一个东西,在容易购买、容易贩卖的过程中,遗失掉了。
小时候,我们会为了一本同班同学忘掉的笔记本,翻山越岭渡过淡水河送去他家,那时候淡水河桥很少,我要绕很远的路到同学家,此时那个记忆很深……我的意思是说,“难”绝对是生命中幸福的开始,“容易”绝不是该庆幸的事。
我家里有很多破鞋子,朋友来看说,这个起码已经十年没有穿了吧。我说对,他说那还不丢掉。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丢不掉,我觉得真的是很难解释,因为它里面有记忆,它不只是一个物件。这些鞋跟我的脚已经发生了一种每一天一起走路,走过长长一段过去的关系。同样的,跟你生活在一起的人,虽然他的身体在衰老,可是你会知道他衰老的每一个细节,所以你不会轻易离开。我常常听到学生跟我讲他们的苦闷之后,我一方面悲悯,另外一方面对自我有好大的庆幸,庆幸我没有活在他们的时代里。我知道他们的苦恼在哪里,可是我真的也无法为他们解答,我只能告诉他们,可不可能多一点盼望、多一点期盼、多一点珍惜?
可是所有的物件、关系都真的太容易获取了,教他怎样珍惜?他知道永远还有机会要很多其他的东西。
我常常跟人家讲,从来没有想过要去伊朗,但因为阿巴斯,我想去看看这个国家。我尊敬那个民族,因为那里有一个这么好的导演,让我看到生命有信仰,有一个他非常相信的东西。尤其是他有几部电影是在伊朗大地震之后拍的,路也断了,物资都没有了,在那个状况下伊朗人还是活下来了。我真是佩服这个导演,他把人的信仰忠实呈现出来了。
信仰本身是一个过程,它并不在于终结点,也就是说,你不是真的要崇拜一个人或盼望一样东西,而是持续心里面的崇拜感;这种信仰、崇拜感是经过思考的,不是像过去有一段时间被强迫要崇拜英雄伟人。
另一方面,商业用金钱堆砌的偶像,也会让人没有办法思考。你去买他的照片,买他的商品,看到他就兴奋得又哭又叫……我想,那是另一种形态的愚弄。
【编者语】
作家说“难”是生命中幸福的开始,而“容易”并不值得庆幸。虽然我们无论学习还是生活中都常常讨厌难而希望容易,但事实来讲,因其难才需付诸努力和坚持,也才能有收获感,体现人的价值,这多半就是幸福。而那些不费多大力气容易得来的,总是不被珍惜或者不值得珍惜,自然也就没什么幸福感可言。
难是幸福开始的客观因素,而信仰就是我们追求幸福的主观能动表现。有了信仰和崇拜才有了目标,才能不惧艰难,去追寻那些生命里更崇高的东西。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