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师频道 > 高中语文 > 视角 > 正文

命题改革|透视2018高考语文全国卷,新课标影响无处不在

作者:吴国珍 录入:shy 来源:《语文报·高考版》 2018-12-25 15:18:30 

 《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2017年版)自2017年12月29日公布以来,就成为指导2018年高考命题的纲领性文件。透视2018年高考全国卷语文题,我们发现新课标的影响无处不在,这种影响不只是题型变化那么简单,更多的是一种命题理念的改变,虽然看上去只是微调,但昭示了今后命题改革的方向,考生不可不慎重。

——编者
新课标的影响——高考命题的水平层级、方式导向有了转变
往年的高考全国卷,包括一些地方卷,都有一些题目引起争议,特别是在涉及文学鉴赏与探究题时,难免见仁见智。难题、偏题、怪题的存在,根本上是高考语文命题者对学生语文水平的考查要求过高,不符合学生水平的实际。而2018年高考卷却难得一派平易,根本的原因是命题者对考查的层级水平有了准确的把握,而这,正是新课标所规定的。新课标将学业质量水平依照语言建构与运用、思维发展与提升、审美鉴赏与创造、文化传承与理解分为四类,每类设定五个不同的水平标准,明确规定水平四是高校考试招生录取的依据。水平一、二是必修课程学习要求,水平三、四是选择性必修课程学习要求,而水平五是选修课程学习要求。水平五大多是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进行理解分析、鉴赏评价、探究交流,带有一定的学术阅读与表达的要求。往年的探究题往往有这样的特征,而且多出现在文学类文本阅读的最后一题。今年如何呢?我们来看看这几题:
小说中历史与现实交织穿插,这种叙述方式有哪些好处?请结合作品简要分析。(2018年高考全国Ⅰ卷)
小说运用多种手法以取得语言的幽默效果,请从文中举出三处手法不同的例子,并简要分析。(2018年高考全国Ⅱ卷)
结合本文,谈谈科幻小说中的“科学”与“幻想”的关系。(2018年高考全国Ⅲ卷)
从题干看,命题者将重要的概念都点出来了,题干指示的信息非常丰富,比如Ⅰ卷不仅交代了属于叙述方式,而且指出其“历史与现实交织”的特点。Ⅱ卷更是语言幽默,手法多样。Ⅲ卷则直指科学、幻想。这样的题干,指向非常明确,不至于使考生理解偏差。对比2017年全国卷相同位置的三题:
小说以一个没有谜底的“美好的谜”结尾,这样处理有怎样的艺术效果?请结合作品进行分析。(2017年高考全国Ⅰ卷)
作者交替使用“你”和“我”两个不同的人称,其中蕴含着怎样的态度?请结合全文进行分析。(2017年高考全国Ⅱ卷)
本文的语言充满生活气息,请结合全文对此加以赏析。(2017年高考全国Ⅲ卷)
2017年高考全国Ⅰ卷要求答出艺术效果,这就比较含混,属于探究层次,而且答案不唯一。2017年高考全国Ⅱ卷要求回答人称交替使用的态度,集中于特有的手法,对部分考生来说是一个考验。而2018年则提出了三种手法,很明显常见的手法较多。
另一方面,命题的方式和导向也发生了重要的改变。新课标对高考命题提出了建议,要求测评以具体情境为载体,以典型任务为主要内容。命题要建立真实、富有意义的语文实践活动情境,选取具有代表性价值的语文实践活动。
往年的全国卷,命题者把语言基础知识单独抽出,诸如成语题、病句题、连贯题、得体题等均以单独命题、选择题面目出现,导致基础知识缺乏足够的语境支撑而显得不够真实,虽然有很高的检测功能,但是异化了学生的语文学习,学生势必大量刷题死记硬背以应付考试。另一方面,题型又特别固定,模式化严重,导致备考形式主义倾向。备考,就是备题型,围绕高考题型,依葫芦画瓢,高度仿真,至于题型变化背后的能力考查点的变化,却少有研究。今年的高考题,语言运用题型有了很大的变化,可能是许多考生始料未及的。成语、病句、连贯的考查是提供了一个语段,在阅读语段中进行综合判断。而语言表达得体等,也与语段紧密关联,我们看三套卷第20题的题干:
下面是某校的一则启事初稿的片段,其中有五处不合书面语体的要求,请找出并作修改。(2018年高考全国Ⅰ卷)
下面是某报社一则启事初稿的片段,其中有五处词语使用不当,请找出并作修改。要求修改后语意准确,语体风格一致。(2018年高考全国Ⅱ卷)
下面是一封信的主要内容,其中有五处不得体,请找出并作修改。(2018年高考全国Ⅲ卷)
可见,得体的考查范围扩大,不仅是一般的谦敬,还包括语体、文体、用词不当等,而且以修改语段的方式体现,语段基本是日常生活常用的启事等应用文体,这是典型的语文实践活动,是典型的语文学习任务,也是能真正检验学生的语文素养的。此外,除了常考的图文转换,还有仿句练习,类似写对联等。例如:仿照下面的示例,利用所给材料续写三句话,要求内容贴切,句式与所给示例相同。(2018年高考全国Ⅱ卷)这都是典型的语文实践活动。
但这些题型都算不上新题型。在北京卷、浙江卷等试卷中也曾多次出现,包括在《考试说明》中也曾出现。但我们训练中习惯紧跟往年的题型,只是在个别题目上做些微调,这是不正确的。命题方式和导向的体现,根本上是体现语文学习的特征,那就是综合性、实践性。命题的理念是加强综合考查,在语文实践活动中考查。
2018年高考全国卷的启示——以形成语文核心素养为目标,增强自己的语文能力
首先要摒弃唯题型的备考方式。高考命题,在题型上有稳有变,特别是语运题,向来是一块实验田。从2018年命题看,今后语运题会进一步加强与现实生活情境的联系,创造真实的语文学习情境,提出典型的语言学习任务。而具体考点,不一定都是成语、病句、连贯、得体等,其他考点比如标点、生动、简明等,都可能考查,应时而变,并不唯一。
作文的命题也有变化。整体上,2018年三道作文题三个模样。全国Ⅱ卷提供了一则材料,带有思辨色彩。这种命题方式比较传统,着重考查学生的思辨能力。全国Ⅲ卷围绕三则标语写作,不像去年可以从中挑选,而是要求看出三则标语之间的关联。全国Ⅰ卷提供了近十八家国家大事的材料,比较丰富。全国Ⅰ卷、Ⅲ卷的宏大主题、国家大事,是考生预料得到的,但全国Ⅱ卷命题也提供了一则较生僻的材料,这说明高考作文还是给非时政素材留下了空间。这都说明,题型并不会固定,考生要着力提高的是表达能力和思辨能力。
其次,要按照新课标的要求,依据高考的层级水平,形成一定程度的语文核心素养。比如,审美鉴赏与创造,要求“能比较两个以上的文学作品在主题、表现形式、作品风格上的异同,能对同一个文学作品的不同阐释提出自己的看法和质疑”,这说明,比较阅读、批判阅读在高考命题中将会有所体现。又如,思维发展与提升,要求“能比较、概括多个文本的信息,发现其内容、观点、情感、材料组织与使用等方面的异同”,2018年高考全国Ⅰ卷第9题就是这样命制的:
以上三则材料中,《人民日报》《自然》《读卖新闻》报道的侧重点有什么不同?为什么?请结合材料简要分析。
再如,文化传承与理解,要求“比较、分析古今中外各类作品在文化观念上的异同”,那么,文本的选择就可能古今中外兼备,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外来先进文化、当代文化都可能成为考查对象,这都要求考生在日常的学习和语言活动中发展自己的文化理解与探究能力。
第三,坚持以能力训练为主线,强化自己语文能力的获得感,而不只是做题的正确率。刷题可以提高自己答题的正确率,但这种正确率是建立在答题技巧的掌握上,比如排除法、语境法、联系法、甚至模糊判断等等。刷题也可以积累各类语言知识、现象,但是一旦另一类知识和现象出现在试卷中,考生就可能一无所知。比如,2017年考得体,其实比较简单,但是大部分省份的难度系数为0.35。为什么?就是因为备考时没有针对得体进行专门的训练。2018年高考,学生对得体题应当有把握,但是对语体、对用词不当可能又含糊了。这样的语言材料在日常的学习备考中应当也有,但是我们做题往往以正确率为目的,对语料中涉及的文化语言知识与文化现象等就不予重视,忽视了语言材料综合性学习的价值,能力训练单一化,素养培养不全面,一旦高考试题不对路,就抱怨备考方向不明。根本上还是学习目的有误,学习方式单一导致的。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