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师频道 > 高中语文 > 视角 > 正文

名师谈 | 文情相生,才是语文的充实;充实的语文,才是美的语文

作者:王崧舟 录入:shy 来源:网络 2018-12-25 15:23:01 

 夏丏尊先生在为《爱的教育》所作的序言中发过这样一番感慨:

“学校教育到了现在,真空虚极了。单从外形的制度上、方法上,走马灯似的变更迎合,而于教育的生命的某物,从未闻有人培养顾及。好像掘池,有人说四方形好,有人又说圆形好,朝三暮四地改个不休,而于池的所以为池的要素的水,反无人注意。教育上的水是什么?就是情,就是爱。教育没有了情爱,就成了无水的池,任你四方形也罢,圆形也罢,总逃不了一个空虚。”
这话,无论于教育的真谛还是语文课程的本质而言,都有着振聋发聩般的启示。
显然,夏公的这番感慨,用意是落在教育之“水”的。
但从辩证的角度看,池与水的关系,是一个相对独立又相互依存的关系。
池若无水,那就不叫池了,是坑,是洼,甚至就是一个陷阱。
水呢,也离不开池的,否则,水便没了栖身之地。
两者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关系。
语文之水,诚如夏公所言,是情。
所以刘勰于《文心雕龙》中才有如此明朗、整饬地阐释:“夫缀文者情动而辞发,观文者披文以入情。”语文的情,正是他“生命的某物”所在,语文放逐了情,就成了无水的池,任你四方形也罢,圆形也罢,总逃不了一个空虚。
语文的情,既不是心理学上所肢解的那个“知情意行”的情,也不是日常所谓“七情六欲”的情,他是糅合、沉淀了人的思想、性格、审美旨趣、文化阅历等的具有生命全息性的情,是人的感情、心情、真情、至情,是人的情感、情愫、情志、情操,是文本之情、学生之情和教师之情的融合与统一。
语文之池,无疑就是“文”,就是文本的话语形式。
我们常说,生活的外延有多宽,语文的外延就有多宽。这话,从大语文、泛语文的角度考察,自有他的合理性和积极意义,但其消极影响在语文界也是毋庸置疑的。
他导致了课程边界的模糊和消解,于是,语文成了一门无所不包、无处不在的学科。事实上,作为一门课程、一门学科,他是一定有门槛、有边界的。
所以是“池水”,正是由“池”这个边界所规定着的。语文的边界到哪里为止?到话语形式为止。没有话语形式的情,还只是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
是话语形式让这团血肉模糊的东西逐渐清晰化、条理化、语词化,逐渐走向棱角分明、骨骼清奇。
文,附着了情的文,让情尘埃落定、栖身回家的文,才是语文这门学科有别于其它学科的、安身立命的边界和底线。
总之,文之无情,即如池之无水,那就逃不了一个空虚;情之无文,又似水之无池,那就没了栖身之地,到头来还是一个空虚。前一个空虚,是灵魂的空虚;而后一个空虚,则是空虚的灵魂。
情文相依、文情相生,才是语文的充实;充实的语文,才是美的语文、诗意的语文。
王崧舟,“诗意语文”流派创始人,中国小语界领军人物。教授,特级教师。杭州师范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浙江省小语会副会长,杭州市小语会会长。现任教于杭州师范大学。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