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师频道 > 高中语文
高中语文

高中各版本课文目录(一共7个版本)

人教新课标版高中语文课文目录
第一册
  阅读鉴赏
  第一单元
  1 *沁园春长沙………………………毛泽东 3
  2 诗两首    雨巷 ……………………………戴望舒 6    再别康桥 ………………………徐志摩 8
  3 大堰河——我的保姆 ……………艾 青 10
  4 *中外短诗五首
    断章 ……………………………卞之琳 15    风雨 ……………………………芦 荻 15    错误 ……………………………郑愁予 16    回旋舞 …………………………保尔·福尔 1
2007-08-23

林黛玉这样当老师


  我国著名古典小说《红楼梦》第四十八回讲了一个故事:香菱向黛玉请教如何做诗,黛玉说:“我这里有《王摩诘全集》,你且把他的五言律一百细心揣摩透熟了,然后再再读一百二十首老杜的七言律,次之再李青莲的七言绝句读一二百首;肚子里先有了这三个人做了底子,然后再把陶渊明、应、刘、谢、阮、庾、鲍等人的一看,你又是这样一个极聪明伶俐的人,不用一年工夫,不愁不是诗翁了。”诗来源于生活,林黛玉的这种学诗方法当然是片面的,作家应该深入到实际中去,才能找到诗的不竭的源泉。如果是为了继承古代诗歌的优秀
2007-08-22

一个大学教授的业余作文实验


李白坚教授接受记者的采访

李白坚教授谈“快乐大作文”的理念

李白坚教授为语文报题词  
  欣闻李白坚先生要来太原参加语文报社首届“语文之光”夏令营,不由想起他十年前为《语文报·初中版》长期开设的“作文红茶馆”专栏。那时,李先生作为大学教授,刚刚涉足中小学作文教学,尝试推行他的“快乐大作文”实验。在专栏中,他结合自己从小学到高中极具个性化的课堂实践,用生动活泼、浅显有趣的语言,把自己新颖超前的教学理念、不拘一格的教学思路、互动性与实用性相结合的教学内容
2007-08-14

智 者 如 灯


  7月30日午后,龙城太原夏雨初歇。踏一街明亮的雨水,我与两位朋友前往山西省财政税务专科学校宾馆,拜谒下榻于此的著名文学评论家、北京大学教授张颐武先生,并对他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专访。虽是萍水初逢,访谈又只片刻,但先生胸襟之开阔、眼光之长远、语锋之犀利,皆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张颐武先生身为文人,其形貌之奇伟却甚似武人。宾馆房间窗子朝南,白纱窗帘又拉得很严,光线甚暗,这使我们在进入房间之初只觉先生身材高壮,面目则却并不分明。及至坐下来,才看清先生方面大耳,阔口挺鼻,一双藏匿于镜片后
2007-08-07

让语文之光照亮华语世界

  2007年7月30日,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文学评论家、央视《百家讲坛》主讲人之一张颐武先生,应语文报社特邀,在山西省太原市参加了首届“语文之光”夏令营,并面向来自全国各地的300多名师生和家长,举行了一场题为《让读书滋润我们的生命》的重要讲座。在此期间,中华语文网记者对张颐武先生进行了现场访问。以下是记者与张颐武先生的问答实录。   1.问:您这次来参加语文报社举办的“语文之光”夏令营活动主要目的是什么?
  答:北京大学和《语文报》一直有很好的合作。《语文报》
2007-08-06

语文教育的人品熏染

  多年前,有人对我说:语文有什么好学的?更有甚者说:学语文有什么用?当时,我讲了庄子《逍遥游》中的一则寓言,寓言里享有防冻膏专利的宋国一家人,只知把防冻膏用于漂洗丝絮;而向他们买了这项专利的客人,用这个方子游说吴王冬天和越国人在水上作战,结果在吴王大败越人后获得了一块封地。随后,我说语文是把金钥匙,不是没有用,关键是会用不会用。  我想,说语文有何用的人还是有点缘故的。语文仿佛与生俱来、不学而能。虽说在中学的讲坛上下,语文总是主打角色,但有相当多的学生集精力于外语和数理化,让自己的语文“随堂听”、“望天
2007-08-02

经典的困惑?

  经典的形成是学科独立的标志。一门学科的体系总是由若干经典共同建构的,一个经典的问世往往是学科发展阶段的里程碑。语文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有没有语文经典呢?百年语文探索面临的窘境不是别的,说到底正是经典的困惑。  我国古代并无语文学科,所学是“经、史、文”经典。“经”即以“四书五经”为主的儒家经典,“史、文”则包涵了哲学、政治、历史、文学、文章等各类人文经典。古代学子用“十年寒窗”练就了语文能力,应该说是“文史哲”经典合力的结果,故人们称古代语文作“大语文”。其中何谓语文经典?一个“大”字留给后人的还是一
2007-08-02

当务之急要给语文课程定好位

  为什么现在的语文课文内容不能吸引学生?教师的讲解为什么不能让学生有茅塞顿开的感觉?我认为根本的原因是语文教育一直没有定好位,致使语文教材的编写者和语文教师对语文教育的目的、任务都比较迷茫。  新课标似乎已经给语文课程定了位——“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但怎么理解?新课标里虽然提到了要“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使学生具有较强的语文应用能力”,但是那“语文素养”和“语文应用能力”具体是指什么,并没有明确地说。新课标还说到要培养学生的“审美能力、探究能力”,要学生“形成良好的思想道德素质和科学文化素质”,等等。
2007-08-02

中学生写诗的利与弊

  当前,中学现代诗歌教育的主要任务应是改变“学生不喜欢现代诗歌”和“现代诗歌在考试中无用”这两大错误观念。首先,现代诗歌的功能是多种多样的,教化功能只是其中的一种,除此以外,还有抒情功能和娱乐功能等。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教师的首要任务是让学生喜欢现代诗歌,而不是强加给学生。其次,要改变目前很多中学师生因为高考不考现代诗歌,就认为开展现代诗歌教学无用的流行观念。现代诗歌是语言艺术的高级形式,是人类语言智能的典型范例。欣赏和写作现代诗歌可以培养学生的感受力和想象力,能够让学生体会到语言艺术的精致性
2007-07-24

教语文,念文章

  近些年,常常听到一些孩子念叨:语文不好学,学起来缺盐少醋没滋味,让人兴趣渐消,感觉顿无。比如我儿子,来到北京后已从小学高年级读到初中,却一直对语文课耿耿于怀,他现在想念的依然是他小学四年级以前的语文老师。问其故,他说后来给他们上课的语文老师就知道一块一块地分析,结果把他们分析得昏昏欲睡。  我大体上明白了他的怨气所在。我曾经带学生到中学实习过,也吃惊地发现,现在包括教案怎么写,课文如何导入,上课讲些什么东西,学校都有一些具体规定。听语文老师讲课,果然也是以分析见长。这种大卸八块、解剖尸体的
2007-07-24

语文的学习领域是语言与文学

  新世纪初,教育部颁布的《普通高中课程方案(实验)》(人民教育出版社2003年4月出版,以下简称《方案》),把普通高中的语文、数学、外语等十几个学科(课程),分别置于语言与文学、数学、人文与社会、科学、技术、艺术体育与健康和综合实践活动等8个学习领域下。《方案》在“语言与文学”的学习领域下,设置了语文和外语两门课程。这是迄今为止教育部颁布的指令性文件中对语文课程的“学习领域”作出的最明确的科学认定。这种科学认定,不是对语文课程名称的望文生义,而是汲取当今世界教育发达国家的经验,确认了语文课程
2007-07-24

祛除遮蔽 亲炙课文

  题目八字,前四字是教师要做的,后四字是学生要做的,是教师要教给学生做、保证学生做的。  本来,学习课文,要开口朗读,用心领悟,但教学给学生造成的遮蔽却太多太多了。其一,教师讲得多,并且不考虑学生是否能接受,是否该接受。曾观摩某教师教《春》,感觉她把几十年来对此文的研究成果一股脑压缩在一堂课里了,似乎在宣读《春》的教材分析史。学生连课文都读不熟,你讲那么多有何用?其二,提问太多,并且零碎不堪。还是上面这堂课,教第一段,师:这段写的是什么意思?生语塞。师:就是说,段意如何概括?生语塞。师:是不是盼春的心情
2007-07-23

关于“教学模式”的几点思考

  不知从何时起,我们的教学中出现了许许多多的模式。据笔者所知,截至目前,仅县级以上教研部门认定的教学模式就不止100种。这些竞相出现的教学模式让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也不知从何时起,当我们提到某种教育现象时,总是习惯使用“模式”的说法,并对此说法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似乎不这样就不够前卫、不够新潮。我们有许多人也总是热衷于宣扬和模仿某一模式。在他们看来,好像有了某一模式就必然会有相应的教学质量。更有甚者一旦认定了某一模式,就会用这种模式去统一教学,从而排斥其他教法。到底应该如何看待教学模式和与其有关的一系列
2007-07-10

文学作品解读方法初探

一、从文本生成上知人论世  知人论世,是孟子提出的一种解读文学作品的方法,至今仍为评论界和学术界广泛使用。所谓“知人”,就是要理解作为社会的人和作品主人两重身份的作者。因为作者的生活经历、政治遭遇、思想信念、个性气质、文学修养、师承流派等因素所构成的复合内涵,在很大程度上制约着甚至规定着作品的生成。据此,我们可以更贴切地理解作品内涵。例如西方戏剧作家易卜生在《人民公敌》中说,“少数派往往是正确的”,“世界上最有力量的人正是最孤独的人”。按照其传记作者哈罗德·克勒曼的说法,这是易卜生对《群鬼》发
2007-07-10

网络聊天模式下的写作辅导初探


导 思  通过预约的方式,教师同时与三名左右的学生在网上聊天为宜。写作前,教师可首先引导学生作深入思考,发掘出深刻而新颖的主旨。其次,围绕主旨选择典型的材料。再次,合理安排材料的详略、次序。最后,用恰当的语言来表达。教师可提前向学生声明这几点,让学生在头脑里形成一个思维定向,以便提高效率。  以命题作文《友谊伴我成长》为例。教师可先向学生发问:“你将确立一个怎样的主旨?”也许有的学生只顾写关于友谊的一两件事而忽略了题中的“成长”;也许有的学生会安排在成长的不同阶段不厌其烦谈“友谊”,这都不符合题目的要
2007-07-10

给课堂注入活力 用生命诠释语文

  美学家苏珊·朗格认为,艺术结构与人类生命结构有惊人的相似之处,生命结构是艺术形式的范本。她提出:“要想使一种形式成为一种生命的形式,它就必须具备如下条件:第一,它必须是一种动力形式……第二,它的结构必须是一种有机结构……第三,整个结构都是由有节奏的活动结合在一起的……第四,生命的形式所具有的特殊规律,应该是那种随着它自身每一个特定历史阶段的生长活动和消亡活动辩证发展的规律。” 语文教学也同样要与人的生命发展同步,符合生命形式的规律。要让课堂有活力,让语文有生命,就要有一种灵动的语文教学形式,在课堂的整
2007-07-10

语文课的独特魅力——心和心的交融

  语文课的魅力在哪里?我的回答是:走进心灵。让课堂成为作者(文本)、教师、学生心灵交融的情感场,这样的课就应该是一节有魅力的语文课,也应该能够在学生心中留下难忘的印象。  走进作者(文本)的心灵。上学就是读书。这里的“读”不仅是朗读,也是解读。传统语文教学是重视文本的,但解读有缺陷,支离破碎的多,整体把握的少;字词句章的多,情感体悟的少。近年来又出现了忽视文本的现象。有感于此,著名学者王荣生在《语文课程论基础》中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孜孜于学生的‘你’而把阅读课上成学生的自由‘交谈’的课,似乎已渐成时尚,
2007-07-10

名师的教学感悟——十分钟是金

  阴天。    停电。  下午第三节高一(6)班的语文课。  离下课还有十分钟。  “同学们,今天你们辛苦了,老师很感动,同时也特别想知道处在此时这样‘暗无天日’的特殊环境下学习,你们有什么感想。希望每位同学用一句话表达自己的感受。请思考两分钟。”  两分钟后,同学们的发言开始了——  “黑暗中,眼睛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神采,但耳朵却大出风头。” 
  “光无法透过厚实的墙,更不会绕道而行。”  “失去了才知道拥有的可贵。”  “从未像今天,我对爱迪生感到如此亲切。”  “白天懂得了夜的黑。”  “我穿越
2007-07-10

于虚实之间寻找一种合理的契合

反思  煲稀米粥与煮夹生饭——两种文言文教学模式的比较  如果让我回忆小时候的语文学习,文言文学习可能是最记忆犹新的内容了。其实当时学习方式很简单,最重要的准备工作就是在上课之前必须把原文按要求抄在笔记本上。抄写要求为:每三行一个单位,原文抄在正中一行,整句与整句之间适当空出一些距离。这是准备工作。上课开始,教师就逐字逐句讲解,先译字,解释就注在第一行中;后译句,翻译就写在第三行中,就是这样从开头串到结尾。笔记清清楚楚,一目了然。译完了,就是读和背了,同教师讲的时候一个样,逐字逐句,先字后句,全部拿下。最
2007-07-10

《祭十二郎文》备教策略

教材解读策略一、知识点梳理  文言实词:孤、怙、孥、薨、辍、嗣、蒙、窆、尤等。  文言虚词:其、抑、曷等。  文言句式:“惟兄嫂是依”,“其又何尤”(宾语前置句),“呜呼!其信然邪”(感叹句),“汝其知也邪?其不知也邪”(选择疑问句),“孰谓汝遽去吾而殁乎”(反问句),等等。二、重点研读  1.抒情叙述的紧密融合。  作者将绵密深沉的主体情感,直接投射在与十二郎有关的生活细节之中,反复抒吐,释放出强烈、隽永的感情光芒。  2.细节描写的凄婉动人。  “两世一身,形单影只。嫂尝抚汝指吾而言曰:‘
2007-07-10

话题作文新题设计四则


【话题聚焦】  曾经看到这样一个故事,一位16岁的小姑娘失恋了,妈妈却祝贺她。她很奇怪,妈妈怎么不是给予安慰呢?妈妈这样回答:“娜娜,初恋是最美的,然而也有苦涩。将来有很多事情你会忘记,但这件事你将永远不会忘记。这是你第一次面对挫折,是一个难得的成长机会。我祝贺你,就是出于这个原因。”小姑娘顿时明白了妈妈的话,很快从失恋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当中去了。  在你的成长过程中,可能也会遇到这样那样的挫折,你是如何面对,如何处理的呢?请结合生活实际,以“成长”为话题写一篇文章,题
2007-07-10

引导学生破解障蔽性语言结构

  青年学生在阅读文学作品的时候,往往因为不能很好地破解“障蔽性语言结构”,而造成一些误读和误解。所谓“障蔽性语言结构”,指语言符码的表层含义和深层含义不太一致。如果仅仅从表层含义上来理解,便会偏离作品的原意。一般地说,障蔽性语言结构有以下几种情况。  首先是反语和讽刺之语。反语和讽刺之语,语言符码的表层含义和深层含义是完全相反的。这在文学作品中大量存在,尤以杂文和小品文为甚。在上个世纪30年代,以鲁迅杂文为代表的文学时尚,便大量运用反语和讽刺语言。对此,我不需多谈,因为中学语文课本中此种修辞很多,语文教
2007-07-10

语文教学应尽量减少“煞风景语”

  在艺术批评中,有一种议论,虽然条条有理,头头是道,但却破坏了美好的情调,使人扫兴,这就是所谓的“煞风景语”。袁枚《随园诗话》卷七第29则举例说:  七夕,牛郎、织女双星渡河,此不过“月桂”、“日乌”、“乘槎”、“化蝶”之类,妄言妄听,作点缀词章用耳。近见蒋苕生作诗,力辨其诬,殊觉无谓。尝调之云:“譬如赞美人‘秀色可餐’,君必争‘人肉吃不得’,算不得聪明也。”   的确,一个人惯作“煞风景语”,我们可以承认他聪明,但只是钻牛角尖的聪明,不是研究文学的聪明。是假聪明,非真聪明。 王羲之
2007-07-10

难忘的语文老师

  我对语文的兴趣,主要源自一位初中语文老师。  那是上世纪70年代初,我在宁波六中读初中。新学期来了一位新的语文老师。他,三十上下年纪,中等个子,身材清癯,戴一副厚厚的近视眼镜,一头自然螺旋的黑发;走路总是高傲地昂着头,嘴边隐约挂着一丝嘲讽的微笑;冬天喜欢把双手缩在袖筒里,交于胸前;说话不紧不慢,文绉绉的,常常语带讥讽。在那个清一色的年代,这位老师真是太有个性了,活脱一副古代书生的模样,还带点老夫子气!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他。更难忘的是他的语文课。  他讲现代文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但讲古文时,他说用普通话
2007-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