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师频道 > 高中语文 > 教材 > 正文

高考命题与教材直接关联,万不可忽视教材的温习

作者:丁亚宏 费明富 录入:shy 来源:《语文报·高考版》 2018-12-25 15:30:17 

 随着《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2017年版)》颁布实施,新一轮高考改革也紧紧跟上。“必备知识”“关键能力”“学科素养”“核心价值”成为高考考查的着力点。“学科素养”“核心价值”已经有了明确的界定,而“必备知识”“关键能力”尚未见到明确的清单。根据2018年高考试题分析,我们认为“必备知识”“关键能力”不仅在《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中有过概括表述,而且在国家课程(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里也有具体的呈现。

编者导读
2018年全国Ⅰ卷小说阅读第5题与人教版教材有着直接的关联
小说中说赵一曼“身上弥漫着拔俗的文人气质和职业军人的冷峻”,请结合作品简要分析。
“身上弥漫着拔俗的文人气质和职业军人的冷峻”,是作者阿成刻画赵一曼这一人物的“纲”。换句话说,“身上弥漫着拔俗的文人气质和职业军人的冷峻”是这篇小说的总被扩展句,其他文字都是对它的扩展。这样的写法,在人教版教材中的几篇叙事性作品中都有体现。“装在套子里的人”,是契诃夫刻画别里科夫的“纲”;“小人勤谨”,是施耐庵刻画李小二的“纲”;“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唯恐被人耻笑了他去”,是曹雪芹刻画林黛玉的“纲”;“细谨”,是司马迁于《项羽本纪·鸿门宴》中刻画刘邦的“纲”。假如日常对这样的“必备知识”“关键能力”教得落实学得有效,那么面对这样的试题,就会得心应手。相反,忽视国家课程的学习,一味刷题,可能效果很差。因为这样的试题在模拟试题中显得稀少或罕见。下面以李小二的“勤谨”为例,赏析如下:
《水浒》李小二有言:“因见小人勤谨,安排的好菜蔬,调和的好汁水,来吃的人都喝采,以此买卖顺当,主人家有个女儿,就招了小人做女婿。”何谓“勤谨”?依据《现代汉语词典》解释,它是方言,即勤劳勤快的意思。但是从上下文语境看,《水浒》“勤谨”并不止于勤劳,应该相当于勤快和恭谨的合成。而所谓恭谨,乃恭敬谨慎,是一种待人的态度,目中有人,恭敬孝顺,细谨而为。以此观照李小二其人,更觉如此解释,至为恰当。
首先,李小二的“勤谨”表现在“安排的好菜蔬,调和的好汁水,来吃的人都喝采,以此买卖顺当”的自我言语中。其中,勤劳是不可少的,但是恭谨也不少。假如李小二心中无人,不能从顾客需要出发,精心制作,客人们又如何能普遍认可,赞誉连连?就常理而言,“买卖顺当”更需要经营者人到心到,人到为勤劳,心到为恭谨。
其次,李小二的“勤谨”表现在“林冲因见他两口儿恭敬孝顺,常把些银两与他做本钱”的外界认可里。李小二意外与恩人林冲相逢,内心满是欢喜与感激,他请林冲家中就坐,让妻子拜谢恩人,盛情酒食款待,还真情邀约“但有衣服,便拿来家里浆洗缝补”。“自此林冲得店小二家来往,不时间送汤送水来营里与林冲吃。”林冲于是觉得李小二真是“恭敬孝顺”之人。这应与当年小二的丈人丈母视其相同——小二乃“勤谨”之人。
再次,李小二的“勤谨”表现在“只见一个人闪将进来,酒店里坐下;随后又一人闪入来”的细致观察中。经营者对店中来客观察细致入微,见来人别样,便警觉起来,怕来人与林冲有些干碍,便让妻子偷听。得来消息,他深知林冲性急,又冷静观察等待。
最后,李小二的“勤谨”表现在“只要提防他便了;岂不闻古人言:吃饭防噎,走路防跌?”的善意劝诫上。李小二的“谨”在小说中似乎比他的“勤”表现得更加淋漓尽致。他对“顾客”(如陆虞侯)的观察极其细谨,他说那人“五短身材,白净面皮,没甚髭须,约有三十岁”,林冲便断言此人乃陆虞侯,后来果不其然。于此,我们不能不惊服于他的细谨。而让林冲知道自己身处险境之后,他似乎并不主张林冲寻人报仇,相反则是劝人冷静,提防便是。这是他的谨慎所在,也是他的勤谨所在。
从上分析可见,李小二的一句话(小人勤谨),却成为施耐庵建构语言的“纲”,从而收到“纲举目张”的艺术效果。假如我们熟悉中国传统小说的这一写法,我们自会实现对文本快速而有效的阅读。
2018年全国Ⅰ卷小说阅读第6题与人教版教材有着一定的关联
小说中历史与现实交织穿插,这种叙述方式有哪些好处?请结合作品简要分析。
根据第6题题干,我们知道这篇小说在叙述方式上的特点,即“历史与现实交织穿插”。这也是一种“语言建构与运用”模型。采用这类模型“谋篇布局”的,在人教版教材中至少有《别了,“不列颠尼亚”》和《包身工》。请看课文后边的思考练习:
一、报道重大历史事件,描写现实场景的同时,兼顾历史的回顾,可以增加作品的厚重感。《别了,“不列颠尼亚”》一文在这方面堪称典范,说说课文中两方面是如何有机地融合在一起的。(参见人教版教材必修1第43页)
二、新闻作品除了叙述新闻事实,还会交代一些背景材料。作者在课文中提供了哪些背景材料?这些材料有什么作用?(参见人教版教材必修1第50页)
高考试题,要求分析“历史与现实交织穿插”的好处,是在“写得怎样”上考查学生的能力和素养。而《别了,“不列颠尼亚”》课后的“研讨与练习”,则是分析“历史与现实交织穿插”的具体表现,属于在“怎样写”上训练和培育学生的能力和素养。《包身工》课后的“研讨与练习”则具有相应的“兼容性”,既分析“历史与现实交织穿插”的具体表现,又分析“历史与现实交织穿插”的表达效果。这样的试题,在国家课程中,是常见的;但是在当年的模拟试卷中确实是罕见的。因为当年的模拟卷,都是前几年尤其是前一年高考试题的模拟题。若前一年高考未考,那么这样的试题在模拟试题中呈现的几率就极其低,甚或根本没有。假如高一年级学习时,这些“必备知识”“关键能力”又未能得到落实,那么考生作答的有效性自然难以保证。这或许就是2018年高考语文主观试题学生得分有所下降的真正原因吧!
2018年全国Ⅰ卷诗歌鉴赏第14题与人教版教材有着多点的关联
下列对这首诗的赏析,不正确的一项是( )
A.弯弓射鸿、麻衣冲风、饮酒高歌都是诗人排解心头苦闷与抑郁的方式。
B.诗人虽不得不接受生活贫穷的命运,但意志并不消沉,气概仍然豪迈。
C.诗中形容春柳的方式与韩愈《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相同,较为常见。
D.本诗前半描写场景,后半感事抒怀,描写与抒情紧密关联,脉络清晰。
这道题赏析不正确的是B项,错误出现的原因是对“穷”字的理解。“穷”在古代汉语中是个多义词,但是最为常见的义项是“不得志、处境险恶”。这一义项的“穷”除了出现在“穷而后工”“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等熟语中之外,在高中人教版教材中也有多次出现:
太子曰:“樊将军以穷困来归丹,丹不忍以己之私,而伤长者之意,愿足下更虑之!”(《荆轲刺秦王》)
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王勃《滕王阁序》)
这里的“穷”,都不是物质上的贫困,而是精神上的不得志甚或处境险恶。假如考生以今释古,误认为该项正确,那么我们能简单埋怨该考生“愚笨”吗?除非他真正变得这样愚笨,否则我们就应该反思我们的教学在“必备知识”“关键能力”方面是否真正有效。
还有该题的C项,也一样直接关联国家课程的“必备知识”“关键能力”。判断该项,首先要明白韩愈《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写春柳采用了什么方式。其前提是能默诵该诗,审视其中写春柳的句子如: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诗人眼中的“春柳”,都是“烟柳”。“烟柳”并不是烟雾笼罩中的柳树。“烟柳飞轻絮”,如果有雾的话,柳絮还能有这种轻盈的飞吗?烟柳应是清明时节,柳叶稍微长出尚还嫩黄未绿之时,成片望去所呈现的状态,仿佛轻烟笼罩树冠,故而成名。
再如D项,这样赏析的概述,我们在国家课程的学习中也屡屡能见。如学习杜甫《登高》,该诗的章法也正是“前半描写场景,后半感事抒怀,描写与抒情紧密关联,脉络清晰”。
一道默写题,点亮备考者的大眼界
高考结束,试题立即在网络上被媒体“披露”。2018年高考全国Ⅰ卷于赞美声中也收到些许微词。譬如某些考生认为名篇名句默写考“好古文……六艺经传皆通习之”就显得追求“枝节”了。问题是“好古文……六艺经传皆通习之”是否属于“枝节”?我看,应该不是。
《师说》是一篇特殊的议论文,因为它是一篇赠序,即一篇写给特定读者“李氏子蟠”的特殊信件。其目的是及时肯定他“不拘于时,学于余”,赞赏他“好古文”“行古道”,为其“六艺经传皆通习之”而感到欣慰和自豪。从这个意义看,这结尾段才是《师说》的核心部位或关键段落。在韩愈看来,所谓“行古道”,就是要向“圣人”学习,积极从师,自觉解惑。就是要向“古之学者”学习,因为“古之学者必有师”。就是要研读经典,追求“六艺经传皆通习之”的学者境界。
这样的考查方式,考亮了我们的眼界。想一想,2015年、2017年乃至于2018年全国Ⅰ卷的作文试题,无不要求考生在作文时务必明确话语受众,一如韩愈写《师说》心中有李蟠。2015年高考作文的话语受众,或者是在高速路上开车接电话却不听规劝,结果被女儿举报的老陈;或者是劝说父亲无果,微博私信举报的小陈;或者是接警对老陈进行教育和处罚的警察;或者是其他某一个对此发表过舆论评说的网友。2017年高考作文的话语受众是一个外国的青年,至于是哪一个国家的,这需要考生自己自由预设。2018年高考作文同样需要预设读者,结合自己的生活实际去预设读者无疑是一个智慧的选择。
能对我们备考近几年高考作文产生积极启迪作用的还不止于此。譬如钱锺书的《谈中国诗》对写好2017年高考作文就大有益处。
2017年高考全国Ⅰ卷作文题,它规定了作文的话语受众,即外国青年。“请从中选择两三个关键词来呈现你所认识的中国,写一篇文章帮助外国青年读懂中国。”从“写一篇文章帮助外国青年读懂中国”看,这一次作文应该是中国青年(即考生)与外国青年的一次对话,而且对话的任务也很明确,那就是要“帮助外国青年读懂中国”。钱锺书的《谈中国诗》的话语受众对象正是对中国诗歌缺乏了解甚而有些误解的外国诗人或诗歌爱好者。钱锺书主要采用求同思维,用大量的示例阐释中国诗歌与外国诗歌的共性,以消除外国诗人或诗歌爱好者对中国诗歌的误解,达成帮助外国人读懂中国诗歌的目的。同时还阐释了中国诗歌相对外国诗歌做得更美之处,传达了钱锺书的文化自信,同时也吸引外国诗人或诗歌爱好者关注中国诗歌。
如果说《师说》《谈中国诗》都是高考作文可供借鉴的样本或范文,那么对我们写作那些必须预设受众体的作文题,像蔡元培《就任北京大学校长之演说》、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想》,乃至于《琵琶行》《寡人之于国也》《咬文嚼字》等这类文章同样会给我们这样或那样的启示。
教材篇目给我们的启示其实是无限的
无论是《师说》《谈中国诗》《琵琶行》,还是《就任北京大学校长之演说》《我有一个梦想》,“所说的话”都有现实的受众,但是其客观意义却不止于那特定的受众。而我们高考作文的受众,却具有一定的虚拟色彩。考生可以根据自己的生活,虚构特定的“李蟠”,以便于与他或她进行有效对话。
如2018年高考全国Ⅰ卷的作文题,受众随着考生的不同而不同。若考生是农村出生,对农村的现状、未来有思考,那致信对象最好也是出生农村的;若考生是城市出生,那致信的对象最好也是市民。若考生是城市出生,致信于农村出生的未来者,不是不可以,只是选题的难度系数大。
写信人和收信人,具体化之后,所谈论的话题也需要具体化之后再具体化。
我是农村孩子,我理解我们的教师在教学理念更新上的迟缓,因为大班额机制让合作成为一种不可能,但是我可以想象一下,随着大班额问题的真正解决,老师们自然会采纳合作学习的方式,因为有了客观条件。
我是农村孩子,为了多一些学习时间,为了高考多得上几分,我们做出了很多牺牲。我们不是不知道体育活动的重要,不是不知道艺术熏陶对一生发展的作用,但是我们还是习惯将音体美看成是副科。但是十八年后的读信人却深刻地感受到音体美乃是主科中的主科。
……
这是教育的话题。
我是农村孩子,面对一个个豪华的“空巢”,看到一张张深受孤独煎熬而布满皱纹的脸,我心痛,便积极倡导“常回家看看”,但又为“常回家看看”的不易感到焦虑无奈。但是随着坚持城镇化的同时加强美丽乡村建设成为基本国策,农村生活养老环境发生重大变化,读信的你既不会为老人不在身边而忧心,更不会有背负不孝骂名的惊恐。
……
这是农村的话题。
总之,高考备考,舍弃教材,就是舍本;舍本,不是欲速不达,就是事倍功半,甚或劳而无功。
教材是一座课程资源的宝库,其间藏有丰富的“必备知识”和“关键能力”,也有“学科素养”“核心价值”。我们所能做的就是要“善假于物”。想成为博学的君子,当勉之。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