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传统智慧 > 道学
道学

庄子:吹出的人生

首次对《庄子》感兴趣还是在初中,那时老师给我们讲了《庄子》中的几个寓言,只觉得庄子的思维实在有趣,总能想到别人不能想、不敢想的东西。于是我买了一册《庄子》尝试着去读,但少时性躁,毕竟是坐不住的,又加上古文的难懂,最后只把对照的现代文看了一遍了事。高中的时候,在课本中读到了钱钟书先生的《读<伊索寓言>》中各个反向思考的例子,不知怎么就蓦然想到了庄子,于是才又把《庄子》内七篇完完整整地读了一遍。正是从那时开始,我方知道在庄子
2011-04-05

积极的悲观——读《庄子》有感

没有《老子》的惜墨如金而字字经典,不如《论语》的语言浅显又万世流传,《庄子》,作为百家争鸣末期的作品,书本中的墨香中掺杂了太多诸侯之间南征北讨的硝烟味道。诞生于乱世的庄子在这样一个战火纷飞的时代有着太多的无奈,然而他却无法向他人申诉。于是,他将自己的理想,追求,人生观,世界观全都化为文字现于那斑驳的竹简之上,便有了这样一本经典——《庄子》。 坦白说,
2011-04-05

庄子之生死观解读

读《庄子》,最大的感受莫过于庄子对生死的解读,对生死的豁达。 “老聃死,秦失吊之,三号而出。” “适来,夫子时也;适去,夫子顺也。安时而处顺,哀乐不能入也,古者谓是帝之县解。”在庄子看来,生死不过是形态上的转变。人生最重要的是能够安时处顺,即顺其自然。生死是人类永恒的话题,也是一大难题。而在庄子眼中,这个问题很简单,答案就是顺其自然。 因为顺其自然,
2011-04-05

庄子境界:从“至人”到“神人”

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吾以是狂而不信也。
 
2011-04-05

庄子的绝圣弃智理念

与内篇里庄子的灵动潇洒相比,外篇里的“庄子”执著了些,也啰嗦了些,往往就一个话题,掰开了揉碎了说个没完,说得太透了就露出破绽。内篇中圣人还是个好话,到了外篇圣人就成了贬义词,大致的意思是说:圣人是一些无事生非、空谈误事、于事无补、大言欺世的人,这样的人倒也是万古不绝。这样的圣人,不错,国之贼也。
  那么贤人呢?贤而不圣为什么就好起来了?其实到了《杂篇·徐无鬼》中,庄子也把贤人云云骂了一顿,此是后话。这里呢,贤人是躲藏起来的,深山
2011-03-23

袖手天下论雌雄

我是有几分面冷心冷之人,解读《老子》时也不愿走温柔敦厚路线。少年时对李聃的印象几乎全部凝集于“骑青牛,过函关,老子姓李”的传奇性结局之上,对这样一个在道教中属于开山鼻祖的神仙式人物的观念根深蒂固。加之被传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伟大的会晤”的“孔子见老子”之后,孔子向弟子告言:“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为罔,游者可以为纶,飞者可以为矰。至于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邪!”
这段话
2009-09-23

老子:静之道


众所周知,道家是讲求养生的学派。《道德经》中老子的主张的确是给君主执政的建议——“无为”的处世哲学,但同时也是给民众的一本养生经典。战火纷飞的先秦时代,民众流离失所,命如草芥。如何在此动荡离乱之世得以保身,如何在物欲横流的社会不为物所御,这本5000字的《道德经》都有所涉及。老子的伟大在于他是中国历史上最早触及精神性问题的哲人,而这类精神性的问题一直到现在还存在着。比如,如何处理个人的私欲;知识是否代表了智慧;内心的宁静和安详到底从何而来……读了《老子》后,我受益
2009-09-23

空掉你的船

参加《庄子》读书小组的我们最初都抱着这样美好的愿望,希望可以静下来读他那些鲜有人及,充满思辨的语言,希望可以踏着他那些若有若无的脚印拉近与他的距离,更希望可以通过这位站在高处的“神人”看到更为广阔的世界。但是事实是我们越尝试与这位伟人对话,越不知道他指给我们的路究竟指向何方,又或是他从未想过给听他说话的人指路。
鲁迅先生曾在《汉文学史纲要》中说:“《庄子》大抵寓言,人物土地,皆空言无事实,而其文则汪洋辟阖,仪态万方,
2009-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