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民俗 > 民俗史话 > 正文

西域来的蔬菜瓜果

作者:姚伟钧 录入:shy 来源:光明日报 2017-02-27 13:15:48 

 20141119_010

图为敦煌壁画中的《张骞出使西域图》

    丝绸之路是古代东方与西方之间进行经济、政治、文化交流的一条主要通道。在汉唐长达1100余年的漫长岁月中,这条道路上各民族饮食文化的交流与融合经历了曲折的发展过程,展现出一幅丰富多彩的文化图景,奠定了中华民族传统饮食生活模式的基础,并对后世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本版从本期开始开设“知味·丝绸之路”栏目,介绍丝绸之路上的各民族饮食文化的交流与融合,以飨读者。

    早在先秦时期,各民族就以华夏民族为中心开展了饮食文化的交流,华夏民族的谷物,常常供给北方和西北方游牧民族,如燕国的鱼盐枣粟,素以东北少数民族所向往。到了汉代,张骞出使西域,促进了内地与西域之间的饮食文化交流。西域的特产先后传入内地,大大丰富了内地民族的饮食生活。

    蔬菜瓜果是饮食经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特别是种菜成为专门职业以后,在长期的人工栽培过程中,蔬菜品种很快地丰富起来。在比较常见的百余种蔬菜中,汉地原产和从域外引入的大约各占一半。汉唐以来,中原内地通过与西域少数民族的饮食文化交流,引入了一些蔬菜品种。这个时期引进的蔬菜瓜果以苜蓿、芸苔、菠菜、莴苣、胡瓜、胡豆、胡蒜、胡荽、葡萄、石榴等为主。

    苜蓿,最初是喂马的一种饲料,以后才渐有人采其嫩叶食用。中原地区种植苜蓿始于西汉,《史记》中记载:大宛有苜蓿草,“汉使取其实来,于是天子始种苜蓿”。苜蓿可生吃,又可作羹和干菜,且味道鲜美。芸苔,《通俗文》中谓之胡菜。芸苔是油菜的一种,它经河西走廊传入内地,现在主要分布在秦岭以北各省,长江流域各省种植的多是由我国原产的白菜演变而成的矮油菜。胡瓜即今之黄瓜,隋代时,胡瓜统一名为“黄瓜”,黄瓜除生吃外,亦可作酢瓜,《齐民要术》记载的酢瓜菹,即是酸黄瓜。菠菜,又称之为“波斯草”,原产波斯,然后在欧洲广泛传播开来,中国至迟在唐代已有菠菜的栽培。胡豆,又名蚕豆,亦是由西域传入的。甘蓝,又名卷心菜、包菜等,原产于地中海沿岸,唐代经西域传入中国。胡蒜、胡荽是这个时期最为重要的调味品,《齐民要术》中记载:张骞使西域,得大蒜、胡荽。胡蒜即今之大蒜,其味辛于小蒜;胡荽,即今之芫荽,俗称为香菜,又名“香荽”,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已被广泛种植,胡荽除生吃、作菹外,还是烹饪其他菜肴的一味配料。莴苣,俗称莴笋,时人称为“千金菜”,一般认为是汉朝花费大量金银从西域呙国买来种子、在中原地区种植开来的。因其代价高昂故得此名。宋人陶谷则认为此菜为隋人引进,他在《清异录》中记载:“呙国使者来汉,隋人求得菜种,酬之甚厚,故因名千金菜。”但晋人葛洪在《肘后方》中也有关于莴苣菜的记述,可见在魏晋之时,人们已经正式将它列入日常菜谱了,由此可见,其传入中国的时间应该在魏晋以前。胡芹,唐代经西域传入。胡萝卜,又叫红萝卜、黄萝卜,原产于中亚,元代以前传入中国,因其颜色亮丽、脆嫩多汁、芳香甘甜而受到人们的喜爱。胡萝卜对人体具有多方面的保健功能,因此被誉为“小人参”。

    葡萄,古时亦作蒲陶、蒲桃、蒲萄,秦汉时期从西域传入,汉朝时葡萄只是皇宫贵族的享受品,其在中原地区的种植是十分有限的。魏晋南北朝时期,随着胡人向内地的移居,内地和西域之间的交流更加方便与频繁,葡萄亦随之加以推广。

    安石榴,即今之石榴。魏晋南北朝时期石榴在北方地区已有广泛种植,晋张载、张协、应贞、夏侯湛、傅玄等人都有“石榴赋”流传于世,人们对石榴的喜爱很大程度上是缘于它的美滋美味,甜者作水果食,酸者作调味品。

    由西域传入的还有仙人桃,又称王母桃、西王母桃。由于仙人桃味道鲜美,故而深受人们的喜爱,俗语云:“王母甘桃,食之解劳。”除一般的生吃以外,桃也常被做成其他食物,如桃干、桃脯等。

    枣自古以来即是“五果”(枣、李、栗、杏、桃)之首,中原、西域以及北方少数民族地区都有种植,这个时期从胡族引进的品种主要是西王母枣,时人称之为仙人枣,《洛阳伽蓝记》记载:仙人枣,长五寸,把之两头俱出,核细如针,霜降乃熟,食之甚美,俗传云出昆仑山,一曰西王母枣。

    除上述果品以外,《齐民要术》中还提到了胡栗、胡柰、胡桃(核桃)的有些品种亦出自西域,这些引进的品种极大地丰富了内地人民的生活。

    与此同时,汉族也不断向西域及周边少数民族输出中原的饮食文明,其中既有产于中原的蔬菜、水果、茶叶等,也有中原的食品制作方法,这对提高西域地区民族的饮食文明产生过积极作用。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