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民俗 > 民俗史话 > 正文

舌尖上的南北宋

作者:翁敏华 录入:shy 来源:光明日报 2017-03-01 14:11:28 

饮食消费与戏剧文艺消费,在两宋人的日常生活中占很大的比重。“市井经纪之家,往往只于市店旋买饮食,不置菜蔬。”两宋人饮食与文艺两大消费,可以概括为“吃喝玩乐”四字。

两宋人的日常饮食——他们物质享受的主要部分,竟然亦取与艺术享受共同的趋向——追求声色之好。

先看看他们所食中富有色彩的名堂:白炸春鹅、桔红膏、紫鱼螟脯丝、赤鱼分明。二色灌香藕、三色水晶丝、四色馒头、五色假料头肚尖、七色烧饼、十色蜜煎跑螺、杂彩羹,百不举一。还有清明之青团、端午之五色水团、五彩巧粽,中元之花花油饼、重阳糕上插的“剪彩小旗”(请注意,它们与后世京剧插在武生背上的小旗相似)都因色彩而逗人喜爱,引人饮欲。节日食品中最美的要数七夕的“果食花样”与“果食将军”。前者以“油糖蜜选为笑靥儿”,俨然是个美女,后者“被介胄,如门神之像”,故名“将军”。食品中亦让英雄美女同在!七夕还以瓜雕刻成花样,以红蓝彩缕束数寸长嫩生生的豆、麦芽。一切巧技,恨不能尽在此夜施展。

宋代各类食店酒馆的装饰,较之其他店铺也更注重色彩。北宋汴梁瓠羹店“门前以枋木及花样沓结缚如山棚”,“近里门面窗户,皆朱绿装饰。”酒家则“门设红权子绯绿帘贴金红纱栀子灯”。店堂内挂画,杭城比汴梁更普遍;“名人书画,在京师只熟食店挂画,所以消遣久待也,今茶坊皆然。”这一切,包括茶坊挂画,我们都能从《清明上河图》中得到上述的印象。张红挂绿也好,附庸风雅也好,目的都是为了吸引顾客进行,吸引顾客流连忘返,为了兴隆生意,为了在竞争中取胜。

茶坊亦是不甘寂寞之所在。“暑天兼卖梅花酒。绍兴间,用鼓乐吹梅花酒曲”,茶楼多有都人子弟占此会聚,习学乐器,或唱叫之类,谓之挂牌儿。”原来茶楼多被“玩票”的人物占据,故而亦竹肉杂发,不胜闹热之致。

饮食买卖中如此注重音声之好的结果,自然使两宋市民,尤其是那些商人小贩的嘴上功夫和歌唱技巧得以提高。于是便出现了这样的倾向:某食品、某食店之出名,不仅仅是因为它们味美可口,同时也因为某贩子、某店员吟唱得好听。这种倾向的形成,也得助于统治者的奖励与刺激。

(更多内容参见上海古籍出版社《古剧民俗论》)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