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民俗 > 民俗文化 > 正文

马年说马

作者:卞允斗 录入:shy 来源:文汇报 2017-03-02 17:01:45 

时光荏苒,转眼又是一年,“银蛇腾空去,烈马飞奔来”。农历马年的脚步声渐渐临近,已经闻到了马鸣的气息,不由得对马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搜罗一些与马有关的话题,把马细数一番。说马的成语颇多,最常见和常用的是“马到成功”,这句词语用到马年上也有意义。“老马识途”用在十二生肖上,寓意着又是一个马年轮回。

马是一种草食性家畜,广泛分布于世界各地,原产于中亚草原。马是人类驯化最早的动物之一,山东章丘龙山城子崖的考古发现证明,4000多年前的先民已开始养马,这与古籍中“相土作乘马”的记载的时间差不多。相土已懂得用四匹马驾车作为运载工具,说明活动于黄河流域的商部落畜牧业的发达。马的祖先是生活在5000万年前新生代、第三纪、始新世的始祖马,始祖马最早生活在北美的森林里,以嫩叶为食。进化到中新世时出现草原古马,从此马便开始以草为食,转为草原生活。活动于西伯利亚的北方游牧民族驯化马的历史更为长久,他们大约在5000年前已经将野马驯服,并套上笼头拉车了。“相土作乘马”十之八九还是受了西伯利亚人的影响。

马是有灵性的物种,它在人类文明社会发展中立下了“汗马功劳”。传说古时的马有双翅,叫天马。它地上会跑,水中能游,天上能飞,是一种极有威力的动物,后来它在玉帝殿前做了一匹御马。天马因玉帝宠爱,渐渐骄横起来,时常胡作非为。一日,天马出天宫,直奔东海要硬闯龙宫,守宫门的神龟带领虾兵蟹将阻挡,天马恼羞成怒,飞腿踢死了神龟。东海龙王告到天宫,玉帝便下令削去天马双翅,压在昆仑山下,下令300年不许翻身。后来,人类始祖要从昆仑山经过,天宫御马园的神仙便给天马透了信,并告诉天马如何才能从山下出来。当人祖经过时,天马大喊道:“善良的人祖,快来救我,我愿同您去人世间,终生为您效力。”人祖听了,生出同情之心,便依天马所言,砍去了山顶上的桃树,只听一声巨响,天马从昆仑山底一跃而出。

天马为了答谢人祖救命之恩,同人祖来到人世间,终生终世为人祖效劳。马平时耕地拉车、驮物、任劳任怨。在战时,披甲备鞍,征占沙场,同主人出生入死,屡建战功。从此,马和人就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马与人类的关系,其亲密程度,是任何家畜所不能比拟的。马以它那聪明、勇敢、灵敏、忠诚、耐劳的特征,成为人类得力的助手,马给人类立下了奇功,无怪古人将马作为“六畜之首”来评价了。当玉帝准备挑选十二种动物生肖时,马就成了人类推选的动物之一。玉帝也因马立功赎罪,有助于人而允许马当上了生肖,排行第七位。

我国很早就有了评定马的专著《相马经》,传说是伯乐的作品。“相马”顾名思义就是看马,相马的第一步就是看马的头部,因为头部是马的品种、质量、体能、齿口最明显的外部表现。古人依据马的头部形状,形象地将马分为直头、兔头、凹头、楔头、半兔头等几种。所谓的赤兔马的“兔”,应当是指马的头形。

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的帛书中就发现了一本手写的《相马经》,其中的一篇说“得兔与狐,鸟与鱼,得此四物,毋相其余”。在第三篇中又对这些话作了解说,“欲得兔之头与其肩,欲得狐之周草与其耳,欲得鸟目与颈膺,欲得鱼之鳍与脊”。这些记载,说明了在古代兔形的头是好马的重要外在标准,也说明了得到兔头的好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马是战争之神器,在冷兵器时代的战场上,马是主要战争交通工具,骑兵部队是最具威慑力的军事力量,几千年的刀光剑影中,无数匹马和人一起创造了历史。汉武帝刘彻为获取西域的名马,甚至不惜发动一场战争,他派李广利将军率众远征击大宛,所得的战利品只是十几匹名贵的“汗血马”,命名为“汗血宝马”,也被成为“天马”。成吉思汗的铁骑横扫欧亚两大洲,大清帝国也是跨马争天下,历史让人们更深刻地认识到,没有任何动物像马这样影响着人类历史。人对马的依赖胜过一切动物,甚至有时超过人本身。

马还是文化艺术的模特,几千年来,以马为题材的绘画艺术,堪称中国的一绝。从秦始皇陵出土的挽车陶马、汉代简洁质朴的黑漆木马,到造型优美的唐三彩马;从西汉骠骑将军霍去病墓上那浑厚粗犷的马踏匈奴石雕,到唐太宗李世民昭陵祭坛区的六匹石刻骏马;从唐代曹霸画马到现代美术大师徐悲鸿创作的《奔马图》,无论是雕塑还是绘画,也不论是青铜,还是陶瓷,马的形象栩栩如生。在创作上无论是现实主义手法,还是浪漫主义创意,都把马的神情和内在风貌表现得淋漓尽致,深深博得中外人士的青睐和赞美。

文学作品中对马的描述也是神乎其神,《西游记》中唐三藏跨白龙马西行,孙悟空在天庭御马园的官职也是弼马温,他竟然“天马行空,独往独来”。西楚霸王项羽兵败垓下无颜见江东父老,自杀前却将爱马乌骓托付给亭长,此马因此而名扬千古。三国时代,有“人中吕布,马中赤兔”之说,又有“人中张飞,马中玉追”的比喻。《三国演义》出神入化的描写,使这些烈马威名长存。

马的功绩不胜枚举,马是生产力的象征,它在游牧文明和农耕文明中,马都是不可缺少的帮手,也就是说马就是生产力的标志。马是农耕生产的多面手,拉车犁地、山地驮物、陆路运输都是行家里手,这才有了“茶马古道”,城乡道路才命名为“马路”。马还是文化舞台上的演员,自古就有“马戏团”,你看马儿一身戏剧装扮,演员骑在马上做着各种戏剧动作,引得观众瞩目观看,还时不时报以热烈掌声。

翻开《辞海》,马字的成语词汇不是最多,也是很多,现实生活中以马比喻的话题比比皆是。选才用人者被称为“伯乐相马”;人之交往中的诚意常有“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细数起马的歇后语来,也是“马背上看书——走着瞧”;进入高科技战争时代,昔日的战马只好“马放南山”了;随着农业机械化的普及,农耕马匹也只能“下马观花”,也会在休闲观光的“车水马龙”中陪人们照相合影了。尽管这样,草原上牧羊人还是骑马放牧,喝着马奶子酒和茶,拉着马头琴,享受着时代的惠泽。城乡马路上机动车在奔驰,马路上已不见马的身影,可在那交通闭塞的深山老林里,马匹还是原始的交通工具。在马戏团舞台上、竞技运动场上、影视剧拍摄镜头前,英姿飒爽的马儿还是不可替代的“角儿”。

就十二生肖的轮回,马永远也不会淡出人们的视野。马年有马年的好处,俗语道“午马年,好种田”。马年的春风已经孕育,春风得 意马蹄疾,在马年的春天里,愿马儿给我们带来好运,愿马给勤劳智慧的中国人民送来幸福。当人们“马年吉祥”祝福后,有发自内心的“龙马精神”所驱使,在实 现“中国梦”的征程上扬鞭策马,必定马到功成。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