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校园国学
校园国学

李白与丝路文化

唐人范传正在《唐左拾遗翰林学士李公新墓碑并序》(下文简称“碑序”)中记载:“天宝初,召见于金銮殿,玄宗明皇帝降辇步迎,如见园、绮。论当世务,草答蕃书,辩如悬河,笔不停缀。”唐人刘全白在《唐故翰林学士李君碣记》中记载:“天宝初,玄宗辟翰林待诏,因为和蕃书,并上《宣唐鸿猷》一篇。”元人王伯成杂剧《李太白贬夜郎》第一折也有:“那里是樽前误草吓蛮书。”清人黄宗宪的《流求歌》也沿用这个典故:“归化虽编归汉里,畏威终奉吓蛮书。”褚人获的《隋唐演义》等文学作品也对此事有歌咏和渲染。这些说法均难以完全凭信。
2017-06-30

校勘大师刘文典

刘文典先生自幼受过良好的教育,后在日本早稻田大学攻读哲学,又师从刘师培、章太炎等国学大师,得其真传,通过自己的努力,在文字学、音韵学、训诂学、版本目录学、校勘学等方面打下了深厚的基础,同时在文史哲方面具有广博的知识,加之通晓英、日等多门外语,视域宽广,异国国情,了然于心,因而具有融通中西文化的能力,姑且不说学术研究方面,仅从他翻译的西学著作中就能看出他在这方面的能力。
2017-06-30

章启群:怎样读《老子》

《老子》又称《道德经》,全文五千余言,是中国道家和道教首屈一指的经典。《老子》还被翻译成多种文字,与《圣经》《伊索寓言》等一样,是全人类阅读最多的书之一。
2017-06-30

《道德经》带给我们的文化自信

 《道德经》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中最伟大的经典之一,拥有一个精深玄奥的思想体系,具有跨越时空的恒久价值,故一直受到社会的高度重视。《道德经》不仅对中国传统文化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而且远播海外,成为全人类的共同精神财富。《道德经》在历史长河闪耀出来的哲学光彩,在现实世界透露出来的思想启示,无不显示出道家和中国文化生生不息的活力。《道德经》凝聚着中国文化的内在精神,体现了中华民族的坚实底气,反映出中国智慧的深邃广大。《道德经》是真正能够给予我们文化自信的经典之一。
2017-06-30

王元化与钱锺书

王元化和钱锺书交往绵长。1981年,王元化被聘为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文学)评议组成员,与王元化同时被聘的还有王力、王瑶、王季思、吕叔湘、朱东润、李荣、吴世昌、萧涤非、钱锺书、钟敬文等……是年,王元化61岁。他比吕叔湘(1904)小16岁,比王力(1900)小20岁,比钱锺书(1910)小10岁……
2017-06-30

夜凉如水,她为什么还“卧看牵牛织女星”|

杜牧写过一首七言绝句叫《秋夕》:“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这首诗以“秋夕”为题,选择七月初七的夜晚,这样一个特殊的时间点,更容易使人触动情思。诗人撷取了两个生活图景,从“扑流萤”,到望星河,让我们可以感知到宫女在幽闭中内心的那种渴求。
2017-04-20

白居易为什么抛不下杭州

白居易,唐代现实主义诗人。唐代三大诗人之一。官至翰林学士、左赞善大夫。有“诗魔”和“诗王”之称。代表诗作有《长恨歌》《卖炭翁》《琵琶行》。著有《白氏长庆集》。
2017-04-20

牡丹花开动京城仅仅是因为国色天香吗?

每一朵花都有不同的风姿,都洋溢着成长的欢愉,隐含着生存的努力。然而,在这百媚千红当中,唐人却偏爱牡丹,爱它的华贵与雍容,爱它的红艳与热情。诗人唤它作“百花王”,夸它是“天下无双艳”,甚至想把它放在枕边,在夜深的时候,说相思,诉缱绻。
2017-04-20

困居长安时想起了她

杜甫自称“杜陵布衣”和“少陵野老”,没什么官员的派头,混在难民的队伍里,虽说不会引起叛军的关注,但毕竟还是重返沦陷中的长安。听到群胡归来唱胡歌,看到“青是烽烟白人骨”,真的是“白头搔更短”。
2017-04-20

李广为什么能使出“洪荒之力”?

“飞将军”李广闲居时,曾外出打猎,“林暗草惊风”之际,他误以为其中暗藏老虎,立刻弯弓搭箭,只听“嗖”的一声,箭离弦而去。等天亮去看时,箭头已经钻进石棱里。“因复更射之,终不能复入石矣。”
2017-04-20
 3386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