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校园国学 > 国学百科 > 正文

京城图记:公主坟琐记(上)

作者:郑晓英记 董化斌画 录入:shy 来源:光明日报 2017-03-02 10:05:12 

 20140319_012

北京城市历史上叫“公主坟”地名的地方多,北京城市地名至今还保留着叫“公主坟”的地方也多。

现在北京市仍叫“公主坟”的地名至少还有10多处。紧邻望京居民住宅区东侧的“北公主坟村”,因村内原有清和婉公主墓,故名公主坟,后为区别于南邻的位于静安东里附近的公主坟,遂更名为北公主坟。现今的朝阳区草房村,原名也叫“公主坟”。《朝阳区地名志》上说:“该村与北邻的公主坟村原为两个自然村,1958年前为通县所辖的公主坟乡驻地。划归朝阳区后属双桥乡,并为公主坟行政村。1982年定今名”。仅在北京朝阳区域内,就有两个曾经叫“六公主坟”的地方。一个在北三环路,如今叫“胜古东里”,就是北京化工大学的所在地。另一个在四环路“望和桥”东面的“六公主村”。《朝阳区地名志》上说:“该地原为清代寿恩固伦公主坟……成村后名六公主坟。1982年地名普查时,更为今名”。《北京市房山区地名志》和《北京市丰台区地名志》上也分别记载着,现在阎村镇公主坟村和长辛店镇公主坟村村名仍在沿用。北京城市历史上地名叫“公主坟”比较多的,还有海淀区。例如:海淀区四季青乡香山村的公主坟、海淀区永丰乡的公主坟、海淀区东升乡西洼的东公主坟和西公主坟……北京城市历史上到底有多少叫“公主坟”的地方,笔者没有详细统计,有人估计:“北京地区埋葬历代公主数以百计,形成公主坟村的何止数十。”但因历史变迁、城市建设发展,大多数“公主坟”已经无存。有的“公主坟”虽然保留了地名,但由于年代久远,历史典故已经鲜为人知了。

北京现存“公主坟”地名中,最为著名是海淀区复兴门外的“公主坟”。这里地处北京长安街西延长线复兴路与西三环路交汇处,原建有“公主坟环形环岛”,后来为了适应城市交通发展的需要,1994年扩建三环路时,建设了立交桥,名称改为“新兴桥”。但是,目前北京地铁系统中最繁忙的线路:北京最早建设的第一条地铁——“地铁1号线”和北京第二条环线地铁——“地铁10号线”,在这里交汇,站名仍然沿用“公主坟”。这里的地面公交也仍在沿用“公主坟”地名。复兴门外“公主坟”,是北京城市名副其实的重要交通枢纽。这里还是北京重要的新兴商业区。《海淀区地名志》专门收录了一幅“公主坟翠微路商业网点示意图”。从这幅“示意图”上可以看出,复兴门外的“公主坟”,“城乡贸易中心商场”“翠微大厦”“中国联合航空公司”“中国农业银行”等大型商厦林立商业网点齐全密集。

复兴门外“公主坟”几乎无人不晓的原因,还有关于这个“公主坟”的众多传说。有人说,这里是乾隆女儿“和硕公主”的墓地。人们还在公主坟西北角的新兴宾馆门前,竖立了和硕公主雕像。雕像基座背面刻有铭文:“相传,清乾隆间,战将金泰因立下战功,被封为元帅。一次在游园时遇见和硕公主,两人一见钟情。因朝中老臣从中作梗,皇帝流放了金泰。饱受折磨的金泰身患重病,托书公主:‘见信时我已不在人世了,望公主珍重。’公主见信服下毒酒追随爱人而去。皇帝下诏将金泰葬在了京郊香山,而将公主葬在了紫禁城外,即今天的公主坟。”还有人说,这里是乾隆皇帝义女的墓地。相传,乾隆皇帝派人拆明陵给自己修陵寝,被大臣刘墉奏本,参了皇上一个“挖坟掘墓”之罪,乾隆无法抵赖,只得准奏,自己定了个发配江南。说是发配,实际上是一不穿罪衣,二不戴刑枷,只是换上便衣小帽步行罢了。刘墉、和珅一路跟着保驾。这是乾隆第一次步行到民间,路上认了一个民间小姑娘做干女儿。这里,就是这个乾隆皇帝干女儿的墓地。还有一个流传比较广的传说:这里是清朝在建国初年定南王孔有德的独女,“清朝唯一的一个汉人公主”——孔四贞的墓地。

其实,复兴门外“公主坟”真正的主人,是清嘉庆皇帝的三女儿庄敬和硕公主和四女儿庄静固伦公主。两座公主墓并列在东西两侧,东边的是庄敬和硕公主,她是嘉庆皇帝的三女儿,为和裕皇贵妃所生。她于嘉庆六年(1801年)十一月下嫁蒙古亲王索特纳木多布济。嘉庆十六年(1811年)三月卒,享年三十一岁。西边的是庄静固伦公主,她是嘉庆皇帝的四女儿,为孝淑睿皇后所生。她于嘉庆七年(1802年)下嫁蒙古族土默特部的玛尼巴达喇郡王。嘉庆十六年五月卒,享年二十八岁。据清朝的祖制,公主下嫁,死后不得入皇陵,也不能进公婆墓地,必须另建坟茔。因庄敬和硕公主和庄静固伦公主是同年而亡,仅仅相隔两个月,所以就并排葬在这里了。曾经有人撰文说:华晨拍卖公司拍卖过关于“公主坟”的老照片。从1900年拍摄的老照片上看,当时,“公主坟”供桌上的石刻还在。1930年“公主坟”前有华表和石人、石马、石兽等石像生。文章谈到,1931年拍摄的“公主坟”前的文臣石像生,与帝王陵墓神道边上的高大威严的石像生不同,公主坟的石人、石马明显矮小了许多。尤其是石马,不仅矮小,而且造型憨态可掬,亲切可人,不知是隐喻着地下的公主的早逝,还是公主的娇柔可爱。“公主坟”的墓地原有围墙、仪门、享殿等地面建筑,四周及里面广植古松、古柏和国槐、银杏等树木,显得古色古香。地宫均为砖石结构,非常坚固。双墓均为夫妻合葬墓,陪葬品有兵器、蒙古刀及珠宝、丝绸等物。1965年,北京建设地铁“1号线”时,对“公主坟”进行了考古性发掘。民族出版社出版、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编辑的《北京文物与考古·第6辑》刊有专门文章《公主坟琐考》,介绍了相关考证。这篇文章还透露了一个细节,1965年修建地铁1号线时,遇到了东西横穿“公主坟”的问题,按照当时的技术条件,只能大开膛式的施工,埋在地下的墓穴及所剩无几的文物将要被毁。当时与“庄静固伦公主”的五代孙林勤先生和家人商量此事时,他们顾全大局,痛快地交出了龙票和其他附属文件,龙票即是后来的地契。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