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校园国学 > 国学百科 > 正文

唐诗中所见几种奇异酒具摭拾

作者:李翔翥 录入:shy 来源:国学网 2017-03-06 15:16:22 

唐代是中国诗歌史上的繁盛时代,唐人喜欢作诗,也喜爱饮酒,饮酒似乎是那个时代文人生活的重要元素,同时也是催生诗歌创作的重要媒介,所谓文人有斗酒诗百篇之说,武士有酒助英雄胆之论。打开《全唐诗》,一个“酒”字就会扑面而来,上至帝王,次至墨客,下至无名氏诗人以及和尚、妓女,几乎可谓无人不言“酒”。凡是《全唐诗》录有其诗歌的,我们都能找到“酒”的背影。我们阅读唐诗,也会随处发现一些唐人的饮酒用具千奇百怪,异彩纷呈,似乎这些酒具更能激发他们的创作热情,也更能创作出黼黻文章来。

唐代诗人多,酒徒众,名酒繁,杯具杂,而且酒具也十分考究,这里仅掇拾几个比较著名且奇异的酒具,大略说说,以冀对于唐诗爱好者有些参考。

一、鹦鹉杯

李白在《襄阳歌》中写道:“鹭鸶杓,鹦鹉杯,百年三万六千日,一日须倾三百杯。”这里出现了一个鹦鹉杯。这个酒杯的得名有两种说法:其一是主形说。如唐欧阳询《艺文类聚》记载:“鹦鹉螺,状似霞,杯形如鸟,头向其腹,视似鹦鹉,故以为名。”也就是说此杯材质是鹦鹉螺,制成的酒杯状如鹦鹉,故名。其二是主材质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收藏有出土的鹦鹉杯,此杯由鹦鹉螺制成的纯天然的酒杯,它出土于河南省偃师市杏园村的一座唐墓。此杯并非形状像鹦鹉,而是用鹦鹉螺制作而成的酒杯,故称为鹦鹉杯。鹦鹉螺,被称为海洋中的“活化石”。它壳薄而轻,呈螺旋形盘卷,表面呈白色或者乳白色,生长纹从壳的脐部辐射而出,平滑细密,多为红褐色。整个螺旋形外壳光滑如圆盘状,形似鹦鹉嘴,故此得名“鹦鹉螺”。

这种用鹦鹉螺不加雕琢,直接用于饮酒的鹦鹉杯,一方面取其纯天然的本色,享受回归自然的感觉;另一方面,鹦鹉螺壳的色泽亮丽,多彩多姿,注以“泉香而酒洌”,颇富色彩美,则更加增添了饮者的雅趣和兴奋感。故此,鹦鹉杯在有唐一代的文人士大夫们中间广为使用。唐诗中提及此杯的为数不少,兹举数例:初唐四杰中的卢照邻和骆宾王都有诗提及,卢照邻《长安古意》云:“汉代金吾千骑来,翡翠屠苏鹦鹉杯。”骆宾王《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云:“鹦鹉杯中浮竹叶, 凤凰琴里落梅花。”号称“文章四友”之一的李峤在《奉和圣制幸韦嗣立山庄应制》诗中云:“凤凰原上开青壁,鹦鹉杯中弄紫霞。”唐德宗李适《侍宴安乐公主新宅应制》云:“银河半倚凤皇台,玉酒相传鹦鹉杯。”中唐现实主义诗人戎昱《赠别张驸马》云:“凤凰楼上伴吹箫,鹦鹉杯中醉留客。”中晚期诗人刘禹锡《白侍郎大尹自河南寄示池北新葺水斋即事…兼命同作》云:“檐外青雀舫,坐中鹦鹉杯。蒲根抽九节,莲萼捧重台。”刘禹锡《洛中送韩七中丞之吴兴口号五》云:“骆驼桥上蘋风急,鹦鹉杯中箬下春。”晚唐诗人方干《陪李郎中夜宴》云:“琵琶弦促千般语,鹦鹉杯深四散飞。”

由上观之,鹦鹉杯在有唐一代使用时间跨度之长,出现频率之高,使用者身份地位之特殊 。当然,吟诗者也可能对此杯而兴叹,无福消受,唯有奉和作诗而已。

二、夜光杯

据旧本题汉东方朔所撰《十洲记》记载:“周穆王时,西域献夜光常满杯,备受三升,是白玉之精,光明夜照。暝夕出杯于中庭以向天,比明而水汁满中,汁甘而香美,斯宝灵人之器。”这表明夜光杯大约有二千多年的悠久历史了。更为神奇的是该书又说:西周国王姬满应西王母之邀赴瑶池盛会,席间,西王母馈赠姬满一只碧光粼粼的酒杯,名曰“夜光常满杯”。姬满如获至宝,爱不释手,从此夜光杯名扬千古。当然,这些说法未必可信。但在唐代夜光杯为天下人所知,这当是事实。其原因该归功于诗人王翰的一首七绝诗《凉州词》。其诗云:“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从此,杯以诗传,诗因杯而增辉。

其实夜光杯,又名阳关玉杯,我国最为名贵的一种饮酒器皿。它是采用祁连山的优质名玉雕琢而成的,纹饰天然,杯薄如纸,光亮似镜,内外平滑,玉色透明鲜亮。用其斟酒,甘味香甜,日久不变,尤为月光下对饮,杯内明若水,似有奇异光彩,令人心旷神怡,豪兴大发。当然,能使用“夜光杯”饮酒的人,也不是寻常百姓了。写作千古传颂《凉州词》的王翰,是睿宗景云元年进士,玄宗时作过官,后贬道州司马。他性情豪放,喜游乐饮酒,能写歌词并自歌自舞。他在诗中所写道的“夜光杯”,也只是用作酒杯的美称而已,他本人用此名杯饮酒,可能性不大。

三、玉碗

与夜光杯同样是玉石酒器的还有玉碗,也是诗人们喜欢歌咏描写的对象。这个酒具似乎李太白对之情有独钟,他喜欢用玉碗饮酒,似乎不用玉碗不足以表达自己的忧乐情怀。当他年岁迟暮,仕宦无望之时,作《雉朝飞》诗,提到“玉碗”,其中云:“雉子班奏急管弦,心倾酒美尽玉碗。”当他身虽为客,却乐而不觉身在异乡的乐观情感时,写《客中行》诗,也提到“玉碗”,其中云:“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

其他的也有一些唐代诗人零星地提到“玉碗”的,但就整个唐代诗歌长河而论,玉碗的出现频率还是较频繁的。这足以反映了诗人们对于玉碗这种酒具的钟爱,也反映了唐代富庶的经济文化生活。兹举几例:王昌龄《送李五》云:“玉碗金罍倾送君,江西日入起黄云”。韩愈《昼月》云:“玉碗不磨著泥土,青天孔出白石补。”李贺《过华清宫》云:“玉碗盛残露,银灯点旧纱。蜀王无近信,泉上有芹芽”。郑嵎《津阳门诗》云:“空闻玉碗入金市,但见铜壶飘翠帷。”韩偓《恩赐樱桃分寄朝士》云:“蔗浆自透银杯冷,朱实相辉玉碗红。”韩偓《洞庭玩月》云:“玉碗深沈潭底白, 金杯细碎浪头光。”张祜《戏简朱坛诗》云:“昔人有玉碗,击之千里鸣。今日睹斯文,碗有当时声。”

四、荷叶盏

荷叶盏,顾名思义,就是用荷叶制的酒杯。文人士大夫们雅兴别致,剪裁荷叶制成酒具来饮酒,这显得既清新自然又潇洒放达。这种酒杯源于三国曹魏正始年间,距今也已有一千七百余年的历史。据唐代段成式《酉阳杂俎》记载:“历城北有使君林,魏正始中,郑公悫三伏之际,每率宾僚避暑于此。取大莲叶置砚格上,盛酒三升,以簪刺叶,令与柄通,屈茎上轮菌如象鼻,传吸之,名为碧筩杯。历下斆之,言酒味杂莲气,香冷胜于水。” 说白了,“碧筩杯”,即荷叶盏。“碧筩酒”,就是从荷茎中徐徐而下的酒。唐人无名氏诗云“酒味杂莲气,香冷胜于冰。轮菌如象鼻,潇洒绝青蝇。”宋代的苏轼在《泛舟城南会者五人分韵赋诗》中说得更明白,诗云:“碧筩时作象鼻弯,白酒微带荷心苦。”在唐代,此杯此酒,俗中见雅,成为文人名士的专用品。如身为监察御史、礼部员外郎的李宗闵,常常在盛夏晚上,临池设宴,招待宾客,用的就是荷叶杯,被传为士林佳话。唐诗中也可看到有关荷叶盏的描写:杜甫《陪郑广文游何将军山林十首》云:“醉把青荷叶,狂遗白接蓠。”白居易《酒熟忆皇甫十》云:“疏索柳花怨,寂寞荷叶杯”。还有戴叔伦《南野》:“茶烹松火红,酒吸荷叶绿”。

五、金叵罗

小时候,读鲁迅先生的《从北草园到三味书屋》这篇著名散文,其中有句引文说:“铁如意,指挥倜傥,一座皆惊呢~~;金叵罗,颠倒淋漓噫,千杯未嗬~~……。”当时不解这句引文何意,更不知道何谓“金叵罗”。后来我才明白,这是清末刘翰作《李克用置酒三垂岗赋》中的句子。原文作:“玉如意指挥倜傥,一座皆惊;金叵罗,倾倒淋漓,千杯未醉。” “金叵罗”原是一种酒具。

据《北齐书·祖珽传》记载:“神武宴寮属,于坐失金叵罗,窦泰令饮酒者皆脱帽,于珽髻上得之,神武不能罪也。”这里说的是北齐神武皇帝高欢,即北齐开国皇帝高洋的父亲。他有次宴请属官,席间丢失了一只“金叵罗”,高欢手下大将窦泰让喝酒的人都摘下帽子检查,结果在祖珽的发髻上找到了那只“金叵罗”。

再拜读唐人诗歌发现,这个酒具同样被不少诗人们反复吟咏过。如李白《对酒》云:“蒲萄酒,金叵罗,吴姬十五细马驮。青黛画眉红锦靴,道字不正娇唱歌。玳瑁筵中怀里醉,芙蓉帐底奈君何。”岑参《酒泉太守席上醉后作》云:“浑炙犁牛烹野驼,交河美酒归叵罗。”唐彦谦《送许户曹》云:“垂丝烟倒拖。将军楼船发浩歌,云樯高插天嵯峨。白虹走香倾翠壶,劝饮花前金叵罗。神鳌驾粟升天河,新承雨泽浮恩波。”这三位诗人所提到的“金叵罗”,就是古代一种酒卮,是金制的口大扁形的浅酒杯。

后来,这个酒具历代屡有使用。宋代吴曾《能改斋漫录·事实一》云:“东坡百步洪二首并叙诗:归来笛声满山谷,明月正照金叵罗。”清人黄遵宪《元武湖歌》云:“酒波光溢金叵罗﹐银鲈锦鸭甘芳多。”

六、山樽

相对于以上所说的几种酒具,这个名称就略显陌生而粗鄙一些。其实,山樽就是剜削奇木根瘿而制作的用以饮酒的木樽,其造型奇特朴雅,类似于现在的根雕艺术。在唐代山樽颇受文人隐士的青睐,这主要体现了雅士们返璞归真的审美观。王勃在《山亭兴序》中说:“玉案金盘,徵石髓於蛟龙之窟;山樽野酌,求玉液於蓬莱之峰。”李白在柳少府的酒宴上作的《咏山樽二首》:“蟠木不雕饰,且将斤斧疏。樽成山岳势,材是栋梁余。外与金罍并,中涵玉醴虚。惭君垂拂拭,遂忝玳筵居。拥肿寒山木,嵌空成酒樽。愧无江海量,偃蹇在君门。”还有李商隐《井泥四十韵》云:“萝幄既已荐,山樽亦可开。”这些都可以说明这个酒具给文人们带来的是旷达超然的人生观。

七、玛瑙杯

唐诗中提到的酒具还有玛瑙杯。玛瑙原是一种产自西域的玉石,因其纹理交错,犹似玛瑙,所以人们便名之为马脑石,后写作“玛瑙石”,而用这种玉石制作的酒杯自然被称为“玛瑙杯”。例如:李商隐《小园独酌》云:“半展龙须席,轻斟玛瑙杯 。”毛文锡《月宫春》云:“水晶宫里桂花开,神仙探几回。红芳金蕊绣重台,低倾玛瑙杯。”这两位诗人都提到了这种酒杯。唐时内地与西域的经济文化交流已十分频繁,这种酒器当然在社会上流传,成为文人士大夫们所喜爱。

由上看来,唐诗中所显现的奇异酒具,林林总总,琳琅满目,令人应接不暇。当然,这些奇异酒具大多为官宦豪富、文人墨客、隐逸人士等所使用,而一般的贫民百姓恐怕难睹尊容,难睹怪容,它们是生活中的奢侈品。这里只是偶拾几例,以见有唐一代发达的物质文化生活。这些体现先民们的聪明才智,精巧绝伦的酒具,现在看来,也已成为一种精美的艺术品,它们为绵绵瓜瓞的中国文化史增添了璀璨的华彩乐章。

(作者单位:河南省固始慈济高级中学语文组)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