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校园国学 > 国学讲堂 > 正文

谈谈陶渊明的“五斗米”

作者: 录入:wj 来源: 2017-03-10 13:46:10 

 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五斗米”究竟指什么?孟浩然说:“欲徇五斗禄,其如七不堪!”但是不是指俸禄,却一直有人提出不同看法。说起俸禄,当然需从他当了什么官说起。有研究者说:《晋百官注》指“当时县令的年薪是四百斛,按月发放,每月米十五斛,钱二千五。十五斛米除以每月三十天,恰好是五斗米”;又有学者说:晋代官位第六品的“县令千石至六百石”……

 
实际上,东晋是俸田和俸钱双轨制的,县令有俸田,所以陶渊明与妻子争论究竟种什么?田里的收成不固定,俸钱是否能按时足数拿到也很难确定。
 
陶渊明最初的官职务是州祭酒,有人提出沈约的《宋书·百官志》记载:“晋成帝咸康中,江州又有别驾祭酒,居僚职之上,而别驾从事史如故,今则无也。”于是就怀疑他当的是“别驾祭酒”,甚至因此认为其地位仅次于刺史王凝之。但393年陶渊明出仕时,老黄历已经翻不得了。“其任居刺史之半”的别驾是刺史的佐官,别驾祭酒也只是佐官的佐官,地位并不高。
 
晋朝有武职的“军咨祭酒”,左丞相司马睿就曾以祖逖为“军谘祭酒”,就是左丞相负责军事的佐官。文官祭酒则在晋傅咸的《赠何劭王济》有:“国子祭酒王武子”之说,晋武帝咸宁四年设国子祭酒一职,而州祭酒充其量不过是地方教育机构的负责人而已。
 
陶侃曾是这个政权的核心人物,作为他子孙的陶渊明在“自己人”的政权中谋个小吏当当没问题,但要有实权必须有实力,陶渊明不可能得到。
 
陶渊明离职后被招为“主簿”,实际权力在祭酒之上,他没接受。然后当了参军,由不入流的“吏”升到了五品的“官”,他却“谓亲朋曰:‘聊欲弦歌,以为三径之资,可乎’”他想干的还是能够起到教化作用的文官,于是“执事者闻之,以为彭泽令”,晋朝县令的官位和俸禄都在参军之下。
 
当时五斗米道的盛行是可以想像的,也不能排除王羲之父子、许瑶之之类名字后拖一个“之”字者,以及陶渊明一族中也有人与五斗米教有瓜葛的可能性。但名字是长辈取的,而且说拖一个“之”字者说就与五斗米道有关系,也并没有确切的记载。
 
入五斗米道以及治病都需交五斗米,更何况儒、佛,特别是佛教在这地区存在强大影响力。拿得出五斗米的有钱人也未必都入五斗米道,名字拖“之”字的穷人也未必都能入五斗米道。“少无这俗韵”的陶渊明,就除了诸子百家,对佛教也有极大的兴趣,392年他曾与慧远建过潜慧寺,同年他还在江西建过桂林寺,他与五斗米道发生抵触是很自然的。
 
是否拿得出五斗米,就可以是衡量贫富的标准,相当于民间调侃式的“贫困线”。至今,《陶渊明年谱》已经有十五部之多,其中就有把说“不能为五斗米折腰”这句话的时间,放在最初当州祭酒时的,似乎也看出了“五斗米”与官职俸禄无关。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