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校园国学 > 国学讲堂
国学讲堂

老子:遨游于天地间的神龙

中国古代,鲜有比较系统的哲学书,但《老子》于短短的篇幅中,精辟、系统、全面地论述了自然与人、人与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可谓巍然大宗。
中国古代的思想家,大多注重人事而少言宇宙,老子是一个例外。……他是尊重自然,敬畏自然,并且效法自然的……他是主张利他、克己的……他的思辨色彩,辨证思想,至今都是在世界哲学史上罕有其匹的……

老子:遨游于天地间的神龙

卫方正

在中国历史上,曾经有过一次空前绝后的巨人会面,就是老子与孔子的会面。那次会面后,孔子感叹说:“
2009-06-22

读万卷书 行万里路(一)

读书对我们来讲至少有三个目的:第一是为了汲取知识;第二是为了进行研究;第三是为了求得快乐。正因为如此,不管社会怎么发展,信息怎么爆炸,我们永远需要读书。同时,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每一个人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阶段,读书的目的是不同的。认清自己的目的,才能找到准确有效的读书方法,才能收到良好的阅读效果。


读万卷书 行万里路(一)

葛剑雄

万卷书和万里路在古代和当今的涵义是不同的。对古人来说,读万卷书可能已经非常困难了。为什么呢?因
2009-06-22

电子媒介时代的语文教育

电子媒介时代的语文教育
——访王一川教授


王一川,1959年2月出生,四川沐川人。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院长、文学院教授。著有《语言的胜境》《语言乌托邦》《通向本文之路》《修辞论美学》《汉语形象美学引论》《汉语形象与现代性情结》《大众文化导论》等。2008年7月应邀为南开大学举办的全国大学语文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授课。

问:王老师您好!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多年来,您致力于对文学和文化的研究,尤其是在国内大力提倡修辞美学,产生了广泛影响。您对汉语文本
2009-04-21

孔子和他的思想真有那么伟大么?

孔子和他的思想真有那么伟大么?
刘 莉
尽管2008年第29届奥运会开幕式上三千弟子咏颂孔子《论语》的壮观情景依然历历在目,尽管孔子是当今中国最具国际知名度的人物之一,但要在两课时之内讲好孔子却并非易事。
《孔孟语录》是我开讲《大学语文》的第一课,所以作了精心的准备。为了给学生提供一个更广阔的文化视野,我从两个新闻事件讲起。其一,于丹讲《论语》。当年曾说过“唯小人和女子难养”的孔子,却因为于丹这个“小女子”的讲解一下子“火”了起来。不知道到底是于丹成
2009-04-21

再说“猪跑学”





著名文史学家、艺术家启功先生人所不能及之处甚多,大雅大俗即是一项。其弟子,文史学家的吴小如先生就介绍过:“启功(元白)先生多年前即称自己给学生开设的课程为‘猪跑学’。其意若曰,有的人虽没有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这是元白先生的自谦之词,指课程内容带有启蒙性质,旨在教给学生关于文史方面的一些基本知识。”拿“猪跑学”来命名一门“学问”,形象生动自不待说,其贴切、明了之效,调侃及无可奈何之意,均借此表以出之。
“猪跑学”这一说法,虽则半是调侃,却准
2009-02-20

让人文之光照亮青春心灵


南北朝时期的大文论家刘勰在《文心雕龙》里把“文”分为自然之文(即天文、地文)和人文之文(人文)。在他看来,人类创造的文化现象就是人文。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主讲人袁正光教授认为,人文是指人类文化中先进的、科学的、优秀的、健康的部分。而十四、十五世纪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人文精神的核心则是人的自由与个性解放。说法多种多样。我的理解是:所谓人文,就是人的朴素的情感和文化底蕴,没有情感谈不到人文,没有文化底蕴,人文更无从说起。
人文,听起来似乎深奥。其实,每个人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关乎人文。有
2009-02-20

国学:我们的觉悟之学

近几年来,“国学”已经成为一个越来越热的词。“国学教材”、“国学丛书”、“国学讲座”、“国学大师”一类的称谓如春风吹后的春草一般,到处蓬蓬勃勃地生长和繁荣着。可以说,伴随着中华民族全面复兴的伟大背景,在文化上,我们已经真实地进入了一个国学复兴的时代。
然而,国学究竟是什么?这是一个必须进行认真思考的问题。理清了这个概念,则国学的实质、意义,以及基本分类等就会逐渐清晰起来。
关于国学的定义,自古以来众说纷纭,见人见智。早在《周礼·春官·乐师》中就有“乐师掌国学之政,以教国子小舞”的记述,这里的“国学”是
2009-02-19

《金瓶梅》:我国暴露文学的杰构

黄霖,复旦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研究所教授,中国古代文学专业博士生导师。中国近代文学会副会长、中国古代文学理论学会副会长、中国金瓶梅学会副会长。主要从事中国古代文学批评史和文学史的研究工作,尤以金瓶梅研究在国内外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金瓶梅》从它问世起,就被一些人认定是一部“淫书”。明代万历年间的沈德符就说这部书“坏人心术”,朋友劝他将收藏的稿本交书肆出版,他不敢,怕“他日阎罗究诘始祸,何辞置对”。即使是思想较为开放的公安三袁中的小弟弟袁中道,也说这部小说“诲淫”。后来,从清代到现代,它一直被
2009-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