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校园国学
校园国学

魏晋南北朝史研究的史料拓展

魏晋南北朝史的研究,曾经被陈寅恪先生归于“不古不今之学”。学界对于所谓“不敢观三代两汉之书”等语意与语境的理解虽见仁见智,但“不古不今”之说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概括了魏晋南北朝的史料特点。在20世
2017-09-11

谈谈“旋转”的读音

在对外汉语教学中,有学生向我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天旋地转”《现代汉语词典》(简称《现汉》)第7版的注音是“tiānxuán-dìzhuàn”,而“旋转”的注音是“xuánzhuǎ
2017-09-11

学人小传:傅雷

傅雷(1908—1966),字怒安,号怒庵,生于原江苏省南汇县下沙乡(今上海市浦东新区航头镇),中国著名的翻译家、作家、教育家、美术评论家,中国民主促进会(民进)的重要缔造者之一。因出生时哭声洪亮,长辈们以“雷”
2017-09-08

紫竹斋诗话:千古诗心共明月

咏月诗词在我国浩如烟海的诗文中,可谓俯拾即是。历代诗人似乎没有不咏月的。有托月言志的,也有赏月写景的,有望月思乡的,也有对月恋情的,风格多样,情怀迥异。王安石的“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充满了深切怀念
2017-09-08

集句题咏

传统的题画诗多数并不题于画面,也并非着意诗情画意的相互阐发,而实为“咏画”。画作题咏与集句的相遇,则有关于绘画的集句题咏。集句是指借他人句成己作的手法,而最早的集句诗亦可上溯至晋人傅咸,其后则有王安石、文天祥。
2017-09-08

周游:咏雪诗话

雅事莫过于赏雪,比之更雅的当是围炉读古人咏雪诗了。雪花有许多别名,譬如“玉尘”,出自唐代白居易《酬皇甫十早春对雪见赠》:“漠漠复雰雰,东风散玉尘。”譬如“玉龙”,出自唐代吕洞宾《剑画此诗于襄
2017-09-08

题壁涂鸦有好诗(三)

古代民间诗文难以发表,偶获传抄,辗转来去,范围毕竟有限,旅途中的文人墨客不忍诗文埋没,愿意借壁挥洒,在交流信息中寻求知音赏识,以存久远,这是中华文化的美好创意。虽然驿馆邮亭酒楼的诗文雅聚非常短暂难得,但在“能题是幸
2017-09-08

题壁涂鸦有好诗(二)

说到古代题壁,有两点不可不知。其一,古代不但庙观楼阁,甚至连路亭驿馆、野林峡谷,一般都备有专供题写用的板壁、平石、诗牌等。往来客人苟有诗兴或者欲作提醒(譬如路途注意、启事等),皆可方便挥毫题写。此习俗远传海外,连日韩等国
2017-09-08

题壁涂鸦有好诗(一)

吾国自古以来就有题壁的文化传统,谦称涂鸦,实属雅写。这跟当今满世界狂书滥刻“某某大爷到此一游”“某某我爱你”“变心不得好死”等恶俗涂抹,雅俗向背,绝对两码事。古代说是题壁,其实逢着各类建筑或
2017-09-08

题壁涂鸦有好诗(四)

从数量上看,题寺壁、驿壁、斋壁,是题壁诗的大项,精彩多多,影响也比较深远。南宋偏安后,朝廷避谈恢复,逸乐于歌舞升平,诗人林升讽刺当朝忘怀国耻只顾享受,曾经写过一首《题临安邸》,“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
2017-0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