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校园国学
校园国学

读书种子

深宵人语
茱 萸,1987年生,诗人、随笔与专栏作家,法学学士。现于同济大学哲学系攻读硕士学位。其专栏“深宵人语”将以谈论明清诗文及文人间交往为主,鉴帝国晚期文人诸端心态于青萍之末。

读书种子


无意功名的吴敬梓在家道败落中写《儒林外史》,将末世文人的种种变态和扭曲揭痂以示,他以极端痛楚的书写方式成就了对自我的完善。但此书甫出却知者寥寥,惟比他小十七岁的安徽歙县人程晋芳后来在《怀人诗》中如此纪念:“外史纪
2009-10-31

《四书》的读法

《四书》笔记

穆文
穆 文,1983年生,北京大学哲学系中国哲学硕士研究生。其专栏“四书笔记”将以经典选读或以主题阐释的方式解读《四书》。

《四书》的读法

阅读《四书》,需要讲究方法。
关于《四书》的读法,历代学者研究甚多。《四书》体系的建立者,南宋理学家朱熹认为:《四书》应当依照《大学》、《论语》、《孟子》、《中庸》的次序来读。
先读《大学》,以立其规模。这就好比建造房子应当先打好地基。《大学》包含的是为人为学的纲目。“大学”的意思
2009-10-31

阁楼上的琴声

现在就回忆
陈错,1983年生,诗人、青年批评家。其专栏“现在就回忆”将呈现个人记忆碎片里的“中国式故事”。

阁楼上的琴声

我对陈晓旭版《红楼梦》最深的印象,是主题曲中那数声铮、铮、铮的琴音。沉闷、凄婉、悠长。
那是1988年,我6岁。有一段时间,我被父母寄养在姥爷家,那是一座有数百年历史的明清式建筑,高挑的檐角、连绵的屋宇,象征着主人曾经拥有的荣光。每次电视剧《红楼梦》开播,姥爷总会准时出现在二楼的阁楼厢房,虚掩上窗门,托个紫砂壶,温一杯老茶,静静地坐在靠窗的椅子
2009-10-31

罪己诏与悔过书

文体新说
唐 磊,1977年生,文学博士。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文献信息中心研究部助理研究员。其专栏“文体故事”或“古文新读” 将透过各类古代文体(盟誓、铭文、序跋)及其特点来理解中国的制度、文化、语言间的关系,或者结合具体某类文体的典型篇章来理解这类文体的特点及其在制度语言学和制度文化学上的位置,从而更加深刻地理解传统中国的文化现象、问题和规律。

罪己诏与悔过书

诏书是皇帝告示臣民的正式文书。作为文体的诏始自秦代。《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上尊号王为秦皇。
2009-10-31

现代化、大一统与汉字整形

现代化、大一统与汉字整形

新汉

汉字是中华文化最核心、最基础的部件,从殷商甲骨文开始,中国的文字便开始了漫漫演化的征途。中国历史上曾经使用过的汉字大约有6万字左右,很多汉字已经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成为死文字,而造字从社会史进度来说却是缓慢的历史过程,普及新造字更是一件艰难的事情,除非在秦始皇“书同文、车同轨”的历史剧烈变革期,才会发生汉字的整体性剧烈变动。当然,这种变动还必须是顺应社会潮流的。
1949年,新中国成立。这又是一个剧烈变动的时代。为了使人民群众可以读书识字
2009-10-30

幽默豁达 理趣盎然

幽默豁达 理趣盎然
——谈苏轼《临江仙(夜归临皋)》
张静
宋神宗元丰五年(1082)九月,谪居于黄州的苏轼,在一次夜饮大醉之后,回到位于城南长江边上的临皋亭住宿。夜已很深,诗人静听那滔滔不绝的江流声。就在这万籁俱寂的瞬间,一种思想的火花突然闪现,心灵似乎获得了顿悟,超然物外的逸想联翩而至。于是,他写下了这首充满理趣的《临江仙》。
上片叙述过程。“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起首两句交待夜饮的地点、畅饮的状况和归家的时间。苏轼自元丰三年因“乌台诗案”贬谪黄州之后,处境很艰难,但他个性旷达洒脱,
2009-10-29

一首关于“母语”的诗

一首关于“母语”的诗

李林
这是一首关于“母语”、名为《母语》的诗,作者是梁小斌。
   我用我们民族的母语写诗  母语中出现土地、森林  和最简单的火  有些字令我感动  但我读不出声 
2009-10-29

从陈寅恪考试“对对子”谈起


从陈寅恪考试“对对子”谈起

李瑞山

民国时期,一件发生在大学里的“专业性”颇强的事情,却引得舆论大哗,且成为至今人们或艳称、或考证、或议论不已的一件轶事。近年来更是被说来说去,究其缘由,撇开其他不言,但就语文素养方面给我们的启示,即颇多多。
民国二十一年八月十七日的《清华暑期周刊》第陆期上刊出陈寅恪教授发表谈话的消息,陈谈话名为《“对对子”意义》。该文所叙之事,为现代大学史、教育史、语文史、考试史乃至学术史的一件有影响、有意义的事件,也是很有意思的一则
2009-10-29

春临南开 怀我穆旦

春临南开,怀我穆旦
­­
李瑞山

近年来,每到春天降临南开园,文学院的学子们就会聚集在文科楼后花园的穆旦像前,举办一年一度的“穆旦诗歌节”。春阳照耀下,人群肃静地聚集,高墙上镌刻的“诗魂”两个大字熠熠生辉。特别邀请来的有名气的诗人,自己学院教师中的诗人,学生中的诗人及诗歌爱好者,各自朗诵穆旦的或自己的、他人的诗作,诗的氛围弥漫在春的微风中,那一刻,真觉得我们的校友、师长查良铮先生又回到了南开。
2006年南开举办了“穆旦诗歌创作学术研讨会”,会上即有为诗人树立塑像的
2009-10-29

曹禺与南开学校

曹禺与南开学校
李锡龙

曹禺从1922年秋进入南开中学,至1930年秋离开南开大学政治经济学系转入清华大学西洋文学系(1924年因病休学一年),曹禺先后在南开中学、南开大学学习了七年时间。在这期间,他加入了南开中学文学会,是南开新剧团的重要成员,同时又组织了文学社团玄背社、编辑了《玄背》周刊……在老师的精心培育下,他成为南开校园中一道亮丽的风景:他的演出每每博得满堂喝采,有人甚至认为“曹禺的天才首先在于他是个演员,其次才是剧作家”;他创作的小说、诗歌、杂文、译作也陆续在校刊上发表,可以
2009-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