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校园国学
校园国学

倾听张中行琐话

倾听张中行琐话
王东城

提及张中行的作品,我脑海中立刻浮现出来的便是《负暄琐话》。接触张老最早就是从这本书开始的,说来倒有个有趣的缘起。那是霜冷叶黄的深秋,我在学校图书馆漫无目的地走读书架。后来,看到张中行的《负暄琐话》,我随意抽出来翻阅。没想到,拿着黄叶一般的书本,虽只是摩挲在手,似乎就已生出一些季节特有的况味来。手到之后,便是眼到,心到。如此读书三到之后,我不由得有感而发:张中行的
2009-06-24

何为真正的阅读?

边读边想
何为真正的阅读?
李辉

?当我们翻开一本书开始阅读时,我们面对的其实是一片混沌——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大堆杂乱无章的符号,没有任何意义,或者说意义被囚禁在符号里,需要我们将它释放出来。阅读的过程绝对不是被动地意义接受的过程,而是一种解码的过程,一种积极的意义创造的过程。德国接受美学家伊瑟尔认为文学文本具有“召唤结构”,其中充满了空白和不确定性,需要读者去填补和完善--其实一切文本都是如此,不仅仅是文学文本。阅读是积极的思考的过程,当我们在阅读的时候,我们正在将一种秩序赋予
2009-06-24

《左传》《战国策》:历史与文学的交汇

名师讲演录


郭丹,男,福建龙岩人,现为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已出版学术著作《春秋左传直解》《左传国策要义》《史传文学:文与史交融的时代画卷》等10余种,发表学术论文70余篇。

《左传》《战国策》:历史与文学的交汇

讲到《左传》——大家都知道:春秋有“三传”:《左传》《公羊传》《榖梁传》。三传之中,《公羊传》和《榖梁传》是以义理解说《春秋》的,即阐述《春秋》的“微言大义”,而
2009-06-22

老子:遨游于天地间的神龙

中国古代,鲜有比较系统的哲学书,但《老子》于短短的篇幅中,精辟、系统、全面地论述了自然与人、人与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可谓巍然大宗。
中国古代的思想家,大多注重人事而少言宇宙,老子是一个例外。……他是尊重自然,敬畏自然,并且效法自然的……他是主张利他、克己的……他的思辨色彩,辨证思想,至今都是在世界哲学史上罕有其匹的……

老子:遨游于天地间的神龙

卫方正

在中国历史上,曾经有过一次空前绝后的巨人会面,就是老子与孔子的会面。那次会面后,孔子感叹说:“
2009-06-22

遗落在书斋中的“宝”

遗落在书斋中的“宝”

杨扬
书斋是古代文人重要的精神场所。古旧的书斋不啻为历史的一面面镜子。古人挥毫为文、作画、篆刻于轩斋之内,接触最多的是文房用具。世人都知 “文房四宝”,却不知文房用具可不止这“四宝”,其余众数如今看来都成为了研究书斋文化的珍品,颇具探寻价值。

笔床:古代的“文具盒”
笔床是搁放毛笔的专用器物,南朝徐陵在《玉台新咏序》中说:“琉璃砚盒,终日随身;翡翠笔床,无时离手”,笔床就像今天的文具盒。据文献记载,它的材质有镏金、翡翠、紫檀和乌木,现在我们能够
2009-06-22

读万卷书 行万里路(一)

读书对我们来讲至少有三个目的:第一是为了汲取知识;第二是为了进行研究;第三是为了求得快乐。正因为如此,不管社会怎么发展,信息怎么爆炸,我们永远需要读书。同时,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每一个人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阶段,读书的目的是不同的。认清自己的目的,才能找到准确有效的读书方法,才能收到良好的阅读效果。


读万卷书 行万里路(一)

葛剑雄

万卷书和万里路在古代和当今的涵义是不同的。对古人来说,读万卷书可能已经非常困难了。为什么呢?因
2009-06-22

那一声痛苦的呐喊

那一声痛苦的呐喊
——五四人物之鲁迅

卫方正

2009-05-21

怕老婆与民主自由

怕老婆与民主自由
     ——胡适的温和自由派形象
刘旭俊

众所周知,五四一代学人对传统文化的反叛与颠覆是毋庸置疑的。譬如,鲁迅就曾激进地反对中医和古书,声称“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向青年人呼吁 “不读中国古书”。诸如此类的豪言壮语几乎就是当时《新青年》杂志主创人员的口头禅。胡适也不例外。
然而,比之于鲁迅金刚怒目的斗士形象,胡适则完全是一派谦和君子的名士作风。在颠覆传统上,鲁迅向来激烈而决绝,胡适却显得有些“两面派”。当然,我所
2009-05-21

将军一去 大树飘零

将军一去 大树飘零
——五四人物之蔡元培
棹兮

绍兴昌安门内,有座高不过百米的蕺山。山南有戒珠寺,相传是王羲之任会稽内史时所置的别业。我们可以想见他在别业中任意泼墨的情景,那“飘若浮云,矫若惊龙”的行书自笔端从容流泻。有一回,王羲之被人骗了一幅字,气恼之下把心爱的飞狐笔掷出窗外。谁知,飞狐笔竟在巷子里飞了很长一段路,于是就形成了“笔飞弄”。狭长的笔飞弄,眷恋在古城一角,躲开了扰攘喧嚣。滑溜溜的青石板上,透出深深浅浅的水墨经脉,仿佛“书圣”当年留下的“伏笔”,而为这久远“伏
2009-05-21

大校长

大校长
朵渔

1916年底,蔡元培被任命为北大校长。他到校后,没有开会发表演说,也没有发表什么文告,只发了一个布告,宣布聘任陈独秀为文科学长。陈独秀出任文科学长后,守旧派对蔡元培的此项任命颇为不满,认为陈只会作几篇策论式的时文,连在北大任教尚且不够格,何以能主持文科?蔡只说:“当代学者人格之美,莫如陈独秀。”
1917年北大开始改革时,陈独秀刚满38岁,胡适26岁,钱玄同30岁,刘半农28岁,鲁迅36岁,李大钊29岁,蔡元培41岁。同年,林纾已经65岁,严复63岁,辜鸿铭60岁,段
2009-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