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校园国学
校园国学

散文可以是现实,也可以是梦想

  新时期以来(其实还可上溯到白话文运动或若干时代以前),散文一直构成文学金字塔庞大且稳固的基础。也许跟引领风骚、注重创新的诗歌相比,它不够先锋,不够尖锐;跟宏大叙事、直面众生的小说相比,它不够大气,不够热闹。但它就像一个无所不包的胃,默默地消化着诗歌、小说等诸多文体的营养与成果,使之溶化到血液中,深深影响到特定时代的思维方式乃至语言风格,成为书面语与口语相互融合的枢纽。可以说宽泛意义上的散文从来就不是贵族文体,它以平民化的方式,直接进入日常生活,使所谓的“纯文学”走下神坛,回到人间。  八十年代,以朦胧
2010-03-02

文人的当仁不让

  《论语·卫灵公》:“当仁,不让于师。”与西哲“吾爱吾师,吾尤爱真理”义理相通,“当仁不让,吾何辞哉”,敢承担,不推辞。这道理讲起来好听,但做起来往往荒腔走板,变作了文人空自许。  民国学者黄侃一生颇多自许,好臧否人物而少许可者。某次,黄侃与钱玄同在章太炎东京宅第座谈,恰遇陈独秀前来拜访。闻客来,钱、黄二人避去。主客谈汉学甚欢,陈说:“湖北未尝出大学者。”太炎唯唯。没想到隔墙有耳,黄侃在后间闻听大怒:“湖北固然没有学者,然而这未必不就是区区;安徽固然多有学者,也未必就是足下!”陈独秀闻之大窘。  黄侃在
2010-03-02

胡兰成:卿本贼人

  才子风流向来被传为佳话,但到胡兰成这里却让人觉得恶心,亦舒说胡兰成“下作”、“不上路”、“完全是老而不死是为贼”,不无道理。胡氏自言,他是个“不宜家室”的人。“世上人家唯是深稳,但是亦是要有像霍去病樊梨花林黛玉这样不宜家室,看来像离经叛道的人,才深稳里还有风光泼辣。”有了这种认识,四处留情、“永结无情契”自是题中应有之义。先是在杭州读书时,住同学斯家一年,对人家十六岁的小妹雅珊起了坏心思,直到斯少爷写信来要他离开,他“只觉得自己真是不好”,但旋即又“别有豁然”。后来娶了玉凤,他也知道一夫一妇本是人伦之
2010-03-02

马援受贺:男儿当死于边野

  【原文】  初,援①军还,将至,故人多迎劳之。平陵人孟冀,名有计谋,于坐贺援。援谓之曰:“吾望子有善言,反同众人邪?昔伏波将军路博德,开置七郡,裁②封数百户;今我微劳,猥飨③大县,功薄赏厚,何以能长久乎?先生奚用相济④?”冀曰:“愚不及。”援曰:“方今匈奴、乌桓尚扰北边,欲自请击之。男儿要当死于边野,以马革⑤裹尸还葬耳,何能卧床上在儿女手中邪?”冀曰:“谅⑥为烈士⑦,当如此矣。”(《后汉书·马援列传》)
  【注释】  ①援:马援(前14~49),扶风茂陵人,东汉伏波将军,封新息侯。  ②裁:通“才
2010-03-02

李渊赦盗:你的罪,我顶了吧

  【原文】  高祖①时,严甘罗,武功人。剽劫②,为吏所拘③。上谓曰:“汝何为④作贼?”对曰:“饥寒交切,所以⑤为盗。”上曰:“吾为汝君,使汝穷乏,吾之罪也。”赦之。
  【注释】  ①高祖:李渊(566~635),唐代开国皇帝,字叔德。  ②剽劫:抢劫。  ③拘:扣押。  ④何为:干什么。  ⑤所以:……的原因。
  【链接】  唐高祖李渊年过半百才在千呼万唤之中登上历史的舞台,在位不过九年,就退居幕后。他虽征战一生,马上得天下,却宅心仁厚,连审讯盗贼这样的小事,都亲自过问。曾在报纸上看到一个抢馒头
2010-03-02

季布羞文帝:连我都替你丢人

  【原文】  季布①为河东守②,孝文③时,人有言其贤者,孝文召,欲以为御史大夫④。复有言其勇,使酒⑤难近。至,留邸⑥一月,见罢。季布因进曰:“臣无功窃宠,待罪河东。陛下无故召臣,此人必有以臣⑦欺陛下者;今臣至,无所受事,罢去,此人必有以毁臣者。夫陛下以一人之誉而召臣,一人之毁而去臣,臣恐天下有识闻之有以窥⑧陛下也。”上默然惭,良久曰:“河东吾股肱⑨郡,故特⑩召君耳。”
  【注释】  ①季布:(生卒年不详),秦末楚地人,曾效力于项羽,并于多次战役中崭露头角,击败刘邦军队。项羽败亡后,被汉高祖刘邦悬赏缉
2010-03-02

文天祥妙语劝同僚:你等休做负心汉

  【原文】  临安将危日,文天祥①语幕官曰:“事势至此,为之奈何?”客曰:“一团血!”文曰:“何故?”客曰:“公死,某等请皆死。”文笑曰:“君知昔日刘玉川乎?与一娼狎②,情意绸密,相期③偕老。娼绝④宾客,一意于刘。刘及第授官,娼欲与赴任。刘患之,乃绐⑤曰:‘朝例不许携家,愿与汝惧死,必不独行也。’乃置酒,令娼先饮,以其半与刘,刘不复饮矣。娼遂死,刘乃独去。今日诸君得无⑥效刘玉川乎!”客皆大笑。(《宋稗类钞》)
  【注释】  ①文天祥:(1236~1283),吉州庐陵(今江西吉安)人,原名云孙,字履善
2010-03-02

说文解字:楼

  中国人造楼的历史可谓源远流长。汉代许慎《说文解字》里说:“楼,重屋也。从木,娄声。”这说明古代的楼应该是两层或两层以上,从木,说明古代的楼是木楼。这里存在一个想象的空间,即古人建楼可能跟树屋有关,特别是联想到古代有巢氏的“构木为巢”和少数民族的吊脚楼,更让人浮想联翩。如果从楼的繁体字形来看,“婁”的上部是象形的,既是屋的形状,也是女人婀娜多姿之形。楼里的女人是谁?她应该是母系社会里,掌管一个族群日常起居和繁衍后代的女主人。  因此,这个“樓”字让我们看到古代女人的地位和作用。  我们可以想象,在蛮野荒
2010-01-22

难怪文学不景气——从王蒙演讲说起

  中国著名作家王蒙10月18日在法兰克福文学馆举行的一场演讲中说:“中国文学发展很快,读者的口味发展得也很快,但不管对中国文学有多少指责,我只能说,中国文学处在它最好的时候。”(中国新闻网 2009年10月19日)  作为文学的“铁杆粉丝”,笔者自然希望中国文学能够繁荣昌盛,不断涌现出足以产生世界性影响的一流作家与作品。然而,就当下的中国文学现状来看,笔者实在无法像王蒙老先生那样乐观并潇洒放言。笔者甚至认为,与王蒙先生所说的恰恰相反,中国文学正处于有史以来最差的时期。  王蒙得出“中国文学处在它最好的时
2010-01-22

太史公书与葵花宝典

  根据儒家一贯推行的“君子政治”的价值观,为了有效避免世俗伦理的不断礼崩乐坏,史官必须谨遵秉笔直书的职业操守。  这种价值判断始于春秋时期晋国的史官董狐。《左传·宣公二年》记载,晋灵公聚敛民财,残害臣民,举国上下敢怒而不敢言。作为正卿的执政大臣赵盾多次苦心劝谏,灵公非但不听忠言,反而对他动了杀机。先是派人刺杀未遂,随后又在宴会上伏甲兵袭杀未果。赵盾被逼无奈,只好逃出国境。就在即将逃越边境时,喜闻灵公已被其族弟赵穿带兵杀死,于是返回晋都,继续执政。晋国太史董狐将这起严重的政治事件定性为“赵盾弑其君”。赵盾
2010-01-15

简牍与简牍时代

  文献和考古资料都表明,中国古人很早就以简牍作为书写的材料。简是经过修治的细竹条,细木条则称作札。较宽的木板,也包括竹板,称作牍。后人将竹简、木札统称为简,将与牍合称为简牍。将简用绳子编连起来,就制成简册。在殷商甲骨卜辞中已有“册”字,为简册之形,编有两道书绳;又有“典”字,为“册”在“几”上之形。《尚书·多士》记载:“惟殷先人,有册有典。”《尚书·金縢》记载,周武王有疾,周公为之祈福,“史乃册祝”。又《诗经·出车》曰:“畏此简书。”可知最晚在商周时期,已经有了条状的简和编连之册。  古人也以丝帛为书写
2010-01-14

汉语怎样给英语外来词穿中式马甲

翟华:汉语怎样给英语外来词穿中式马甲


国际上有一种观点认为,现在英语中新增的外来语大部分来自中文,这也许是真的,但要说这个趋势证明了中国文化的崛起那就显得牵强了。事实上,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外文化互相渗透,比较起来中文中的外来词语更多,而且随着中国人与国际接轨的不懈努力,特别是英语外来词语在与日俱增。今天的博文就聊聊英语外来词在汉语中的译法,一般来说,英语词进入中文不能是原装的(当然也有例外,比如GDP,CPI,NBA等),必须要“去英语”化,穿上中式马甲才能被中国人所接受
2009-10-31

风露湿人衣

深宵夜语
茱 萸,1987年生,诗人、随笔与专栏作家,法学学士。现于同济大学哲学系攻读硕士学位。其专栏“深宵人语”将以谈论明清诗文及文人间交往为主,鉴帝国晚期文人诸端心态于青萍之末。

风露湿人衣


被誉为有明一代“开国文臣之首”的宋濂曾受业于元末理学家黄潽,还有一位杂剧作家亦曾拜于这位浙东大儒的门墙,他便是《琵琶记》的作者高明。在《琵琶记》第四出《蔡公逼试》中,蔡伯喈的邻居张大公劝主人公去考取功名时曾有这么一段说辞:“秀才,这个正是学成文武艺
2009-10-31

孟子:傲视天下的英雄式思想家

卫夫子讲国学


孟子:傲视天下的英雄式思想家

卫方正

读《孟子》,总感觉作者的脾气很大,自视很高,有一种睥睨无人、傲视天下的大英雄气概。“如欲平治天下,方今之世,舍我其谁?”这气魄,千古何曾有第二人?然而你仔细品读,却发现这正是孟子的性情使然、主张使然、时代与际遇使然。下面,就让我们接近孟子,接近他的逼人光芒和热量。
这个比孔子晚生一百多年的伟大人物,自南宋以来,
2009-10-31

中华文化激活、激发与坚守

慧眼识书

中华文化激活、激发与坚守
——《文化的记忆》序
朱向前
多年以来,中国学术界基本认同这样一个判断:即近代时期(具体而言,约指19世纪中叶至20世纪中叶),是中国学术文化继两千年前的先秦时期和近千年以前北宋时期之后的第三次高峰。其中尤以史学和哲学成绩卓著。屈指数来,像王国维、梁启超、陈寅恪、陈垣、胡适、顾颉刚、钱穆、傅斯年、熊十力、冯友兰、梁漱溟等重量级人物,群星灿烂。孟子云,五百年必有王者兴。而这一百年内,伴随着中华民族莽荡多灾的历史进程,思想文化界也是风起云涌,王者辈出
2009-10-31

生命线圈里的过客

一得书斋
生命线圈里的过客
——读张爱玲小说《小团圆》有感
木羊
“这是一个热情故事,我想表达出爱情的万转千迴,完全幻灭了之后也还有点什么东西在。”
这一句题记沉痛至极,让我想起杜拉斯《情人》的那个开头,没有经历过刻苦铭心之痛是写不出来的。
《小团圆》依旧是张氏细腻的笔法,娓娓道来,却绵密的不透风,甚至有些微的啰嗦,全然没有以往小说中诗意的留白和干净的韵味。但是和大多数人一样,我并不是把它当小说读的,自叙传也许更符合张氏的本意
2009-10-31

重建夷夏论

古典重谈
徐慕颜,1981年生,现为复旦大学思想史研究中心主任助理,复兴文化论坛副秘书长。其专栏“经典重读” 将在现代中国的语境下重新谈论中华经典,跳出“传统经学”与“六经皆史”的两个摆端,经典是“常”与“变”、“体”与“用”的统一,重新回到思想史的意义上来阐述经典的发生和历史。

重建夷夏论
——兼评干春松先生《天下,全球化时代的托古改制》文
题记: 冬,十有一月,叔孙侨如会晋士燮、齐高无咎、宋华元、卫孙林父、郑公子鳅、邾娄人会吴于钟离。曷为殊会
2009-10-31

韩少功的文化焦虑和家国想象(二)

文艺时评

杨庆祥,1980年生,文学博士、诗人、青年批评家,现为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讲师。其专栏“文艺时评”将对中国现代以来(包括当下)重要的文学经典、文学理论和文学现象进行“解读”或者“再解读”。

韩少功的文化焦虑和家国想象(二)

一个很明显的事实是,韩少功世纪末的《山南水北》在写作上无疑是在继续自《马桥词典》和《暗示》以来的老路子。考虑到《马桥词典》和《暗示》带给当代文坛的冲击已经成为一个小小的文学史话题,批评界对于《山南水北》的冷落似乎也在意料之中
2009-10-31

从“金闹钟”到“金棕榈”

独角戏
洛 盏,1986年生,诗人,现为复旦大学新闻学院硕士研究生。其专栏“独角戏”将通过具体现象来谈论中国电影与全球化进程既彼此平行、又互相颉颃的转型过程。

从“金闹钟”到“金棕榈”
——陈凯歌的涉渡与自陷


“他们给予的赞扬是危险的。”
&nb
2009-10-31

发明/发现卡夫卡

延海岸线
陈柏青,1983年生,现为台湾大学台湾文学研究所硕士研究生。其专栏“延海岸线”将介绍台湾文学与文化发展,于历史中那些或瞬间或长远的交会,逐渐勾勒出台湾岛的轮廓。

&
2009-10-31

茶叶帝国的外交与战争

东写西读
刘旭俊,1985年生,诗人、青年批评家,现为同济大学哲学系硕士研究生,曾在多家媒体发表文化批评及文化随笔。其专栏“东写西读”将通过西方的文史哲理论,来阐释中国的传统文化(民间故事、历史、诗词小说等)。

茶叶帝国的外交与战争



对于一个索求无度的帝国而言,本国的物质匮乏最容易撩拨起独裁君主无限的征服欲望。汉朝皇帝统治着广阔的疆域和数量众多的子民,然而充盈的国库却并不能抵消皇帝对奇珍异宝的渴求,励精图治的大汉天子们将自己的“看得见的
2009-10-31

读书种子

深宵人语
茱 萸,1987年生,诗人、随笔与专栏作家,法学学士。现于同济大学哲学系攻读硕士学位。其专栏“深宵人语”将以谈论明清诗文及文人间交往为主,鉴帝国晚期文人诸端心态于青萍之末。

读书种子


无意功名的吴敬梓在家道败落中写《儒林外史》,将末世文人的种种变态和扭曲揭痂以示,他以极端痛楚的书写方式成就了对自我的完善。但此书甫出却知者寥寥,惟比他小十七岁的安徽歙县人程晋芳后来在《怀人诗》中如此纪念:“外史纪
2009-10-31

《四书》的读法

《四书》笔记

穆文
穆 文,1983年生,北京大学哲学系中国哲学硕士研究生。其专栏“四书笔记”将以经典选读或以主题阐释的方式解读《四书》。

《四书》的读法

阅读《四书》,需要讲究方法。
关于《四书》的读法,历代学者研究甚多。《四书》体系的建立者,南宋理学家朱熹认为:《四书》应当依照《大学》、《论语》、《孟子》、《中庸》的次序来读。
先读《大学》,以立其规模。这就好比建造房子应当先打好地基。《大学》包含的是为人为学的纲目。“大学”的意思
2009-10-31

阁楼上的琴声

现在就回忆
陈错,1983年生,诗人、青年批评家。其专栏“现在就回忆”将呈现个人记忆碎片里的“中国式故事”。

阁楼上的琴声

我对陈晓旭版《红楼梦》最深的印象,是主题曲中那数声铮、铮、铮的琴音。沉闷、凄婉、悠长。
那是1988年,我6岁。有一段时间,我被父母寄养在姥爷家,那是一座有数百年历史的明清式建筑,高挑的檐角、连绵的屋宇,象征着主人曾经拥有的荣光。每次电视剧《红楼梦》开播,姥爷总会准时出现在二楼的阁楼厢房,虚掩上窗门,托个紫砂壶,温一杯老茶,静静地坐在靠窗的椅子
2009-10-31

罪己诏与悔过书

文体新说
唐 磊,1977年生,文学博士。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文献信息中心研究部助理研究员。其专栏“文体故事”或“古文新读” 将透过各类古代文体(盟誓、铭文、序跋)及其特点来理解中国的制度、文化、语言间的关系,或者结合具体某类文体的典型篇章来理解这类文体的特点及其在制度语言学和制度文化学上的位置,从而更加深刻地理解传统中国的文化现象、问题和规律。

罪己诏与悔过书

诏书是皇帝告示臣民的正式文书。作为文体的诏始自秦代。《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上尊号王为秦皇。
2009-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