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校园国学 > 诵读 > 正文

关于辩论艺术的古文诵读素材

作者: 录入:wj 来源: 2017-03-08 09:44:39 

 司马错与张仪争论于秦惠王前。司马错欲伐蜀,张仪曰:“不如伐韩。”王曰:“请闻其说。”

对曰:“亲魏善楚,下兵三川,塞轘辕、缑氏之口,当屯留之道,魏绝南阳,楚临南郑,秦攻新城、宜阳,以临二周之郊,诛周主之罪,侵楚、魏之地。周自知不救,九鼎宝器必出。据九鼎,按图籍,挟天子以令天下,天下莫敢不听,此王业也。今夫蜀,西辟之国,而戎狄之长也,弊兵劳众不足以成名,得其地不足以为利。臣闻:”争名者于朝,争利者于市。‘今三川、周室,天下之市朝也,而王不争焉,顾争于戎狄,去王业远矣。“

司马错曰:“不然。臣闻之,欲富国者,务广其地;欲强兵者,务富其民;欲王者,务博其德。三资者备,而王随之矣。今王之地小民贫,故臣愿从事于易。夫蜀,西辟之国也,而戎狄之长也,而有桀、纣之乱。以秦攻之,譬如使豺狼逐群羊也。取其地,足以广国也;得其财,足以富民;缮兵不伤众,而彼已服矣。故拔一国,而天下不以为暴;利尽西海,诸侯不以为贪。是我一举而名实两附,而又有禁暴正乱之名。今攻韩劫天子,劫天子,恶名也,而未必利也,又有不义之名,而攻天下之所不欲,危!臣请谒其故:周,天下之宗室也;齐,韩、周之与国也。周自知失九鼎,韩自知亡三川,则必将二国并力合谋,以因于齐、赵,而求解乎楚、魏。以鼎与楚,以地与魏,王不能禁。此臣所谓‘危’,不如伐蜀之完也。”惠王曰:“善!寡人听子。”

卒起兵伐蜀,十月取之,遂定蜀。蜀主更号为侯,而使陈庄相蜀。蜀既属秦,秦益强富厚,轻诸侯。

《战国策·秦策一》

[智谋解密]

首先,辩论的双方张仪与司马错的观点都很明确:司马错说要伐蜀,张仪说:“不如伐韩。”

这是最基本的前提。只要观点明确就好说,尽管观点不一致,也还有讲理的余地。而在我们平时生活中,出现争论的时候,往往是争论的双方观点不明,两个人辩论了半天,其实说的是一回事,只不过角度不同而已。

另外,二人辩论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说给秦王听,希望他采纳自己的意见。因此,驳并不是目的,通过反驳对方的观点来树立自己的观点。这又不同于一般我们见到的驳论,而是还带有劝说。

既然是劝说,就要投其所好,看秦王需要什么。此时,秦王的目标就是他的“王业”。这是辩论双方的共同出发点。

先看张仪的观点。他先是否定司马错的伐蜀说,提出“不如伐韩”。他的立足点是秦王的“王业”。怎么才能实现王业呢?擒贼先擒王,先拿下周主,挟天子以令天下。这是他的逻辑思路。接着他又反驳司马错的观点,他用了一个三段论推理:

大前提——臣闻:“争名者于朝,争利者于市。”

小前提——“今三川、周室,天下之市朝也。”即蜀为市,周室为朝。

结论——伐蜀即争利,取周即争名。因此,若伐蜀,则“去王业远矣”。

那么,司马错的观点呢?“不然”,先否定张仪的观点,然后再陈述自己的根据。他也是立足于秦王的“王业”,也用了一个三段论推理:

大前提:“臣闻之,欲富国者,务广其地;欲强兵者,务富其民;欲王者,务博其德。三资者备,而王随之矣。”即欲实现“王业”,必先富国、强兵。

小前提:“今王之地小民贫。”即秦目前国非富,兵非强。

结论:秦不能立即“王天下”,还不具备条件。

那么,怎样才能“王天下”?必先富国、强兵。怎样富国、强兵?夺取西蜀,“取其地,足以广国也;得其财,足以富民。”

这还不够,还要陈述西蜀的可行性。“夫蜀,西辟之国也,而戎狄之长也,而有桀、纣之乱。以秦攻之,譬如使豺狼逐群羊也。”

这还不够,司马错进一步比较伐蜀和伐韩取周的利弊。古代打仗最看重名,所谓出师有名,“名不正则言不顺”,讲究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拔一国,而天下不以为暴;利尽西海,诸侯不以为贪。”然而,“今攻韩劫天子,劫天子,恶名也,而未必利也,又有不义之名,而攻天下之所不欲,危!”结果是伐韩的路线会使自己陷入强敌的包围之中。

最后秦王采纳了司马错的意见,伐蜀,结果使秦国逐渐强大起来。

这段对话的特点是,辩论的双方都是直陈胸意,不丝毫拐弯抹角,而且逻辑性强,思维缜密。通过双方的辩论语言,我们也能够看出两人直爽的性格。

所以,我们平时论辩或劝说的时候,也要这样直截了当明确表明观点,而不要吞吞吐吐,让人无法明白,也就无法支持你的观点。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