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校园国学 > 文史人物
文史人物

文人的当仁不让

  《论语·卫灵公》:“当仁,不让于师。”与西哲“吾爱吾师,吾尤爱真理”义理相通,“当仁不让,吾何辞哉”,敢承担,不推辞。这道理讲起来好听,但做起来往往荒腔走板,变作了文人空自许。  民国学者黄侃一生颇多自许,好臧否人物而少许可者。某次,黄侃与钱玄同在章太炎东京宅第座谈,恰遇陈独秀前来拜访。闻客来,钱、黄二人避去。主客谈汉学甚欢,陈说:“湖北未尝出大学者。”太炎唯唯。没想到隔墙有耳,黄侃在后间闻听大怒:“湖北固然没有学者,然而这未必不就是区区;安徽固然多有学者,也未必就是足下!”陈独秀闻之大窘。  黄侃在
2010-03-02

胡兰成:卿本贼人

  才子风流向来被传为佳话,但到胡兰成这里却让人觉得恶心,亦舒说胡兰成“下作”、“不上路”、“完全是老而不死是为贼”,不无道理。胡氏自言,他是个“不宜家室”的人。“世上人家唯是深稳,但是亦是要有像霍去病樊梨花林黛玉这样不宜家室,看来像离经叛道的人,才深稳里还有风光泼辣。”有了这种认识,四处留情、“永结无情契”自是题中应有之义。先是在杭州读书时,住同学斯家一年,对人家十六岁的小妹雅珊起了坏心思,直到斯少爷写信来要他离开,他“只觉得自己真是不好”,但旋即又“别有豁然”。后来娶了玉凤,他也知道一夫一妇本是人伦之
2010-03-02

春临南开 怀我穆旦

春临南开,怀我穆旦
­­
李瑞山

近年来,每到春天降临南开园,文学院的学子们就会聚集在文科楼后花园的穆旦像前,举办一年一度的“穆旦诗歌节”。春阳照耀下,人群肃静地聚集,高墙上镌刻的“诗魂”两个大字熠熠生辉。特别邀请来的有名气的诗人,自己学院教师中的诗人,学生中的诗人及诗歌爱好者,各自朗诵穆旦的或自己的、他人的诗作,诗的氛围弥漫在春的微风中,那一刻,真觉得我们的校友、师长查良铮先生又回到了南开。
2006年南开举办了“穆旦诗歌创作学术研讨会”,会上即有为诗人树立塑像的
2009-10-29

曹禺与南开学校

曹禺与南开学校
李锡龙

曹禺从1922年秋进入南开中学,至1930年秋离开南开大学政治经济学系转入清华大学西洋文学系(1924年因病休学一年),曹禺先后在南开中学、南开大学学习了七年时间。在这期间,他加入了南开中学文学会,是南开新剧团的重要成员,同时又组织了文学社团玄背社、编辑了《玄背》周刊……在老师的精心培育下,他成为南开校园中一道亮丽的风景:他的演出每每博得满堂喝采,有人甚至认为“曹禺的天才首先在于他是个演员,其次才是剧作家”;他创作的小说、诗歌、杂文、译作也陆续在校刊上发表,可以
2009-10-29

柔蚕老去应无憾 要见天孙织锦成

柔蚕老去应无憾,要见天孙织锦成
——叶嘉莹先生的祖国情与南开缘
张静

1972年,加拿大与中国正式建交。1973年叶嘉莹先生就开始申请回国。1974年叶嘉莹先生首次回国,激动之余写下了长诗《祖国行长歌》。开篇即云:
卅年离家几万里,思乡情在无时已,一朝天外赋归来,眼流涕泪心狂喜。银翼穿云认旧京,遥看灯火动乡情;长街多少经游地,此日重回白发生。
1978年春,叶嘉莹先生给中国教育部写信,表示愿意利用假期回国教书。当时叶先生归国教书的紧迫感与思乡之情有诗为证:
《向晚》
2009-10-29

罗宗强先生与文学思想史研究

罗宗强先生与文学思想史研究

南开大学文学院院中文系教授罗宗强先生是著名的中国文学批评史研究专家。2009年7月12日,中国文学思想史学术研讨暨罗宗强先生八十寿辰纪念会在北京召开。来自全国各高校和科研机构的六十余位学者出席,以学术研讨这种独特的方式祝贺罗先生的八十寿辰。南开大学常务副校长兼文学院院长陈洪教授代表学院致赠贺礼并在开幕式上致词。他与其他发言者一致指出,罗先生以自身的研究成果,建立起了中国文学思想史研究的学科体系,提出了一整套该学科的学术理念与研究方法;同时,他所开创的“士人心态
2009-10-29

高启:青丘遗恨


  茱 萸,1987年生,诗人、随笔与专栏作家,法学学士。现于同济大学哲学系攻读硕士学位。其专栏"深宵人语"将以谈论明清诗文及文人间交往为主,鉴帝国晚期文人诸端心态于青萍之末。

  清人永新龙筠圃先生撰《明会要》,该书"卷十一"中记载了明帝国肇造之初洪武朝祭祀历代帝王的一些情况:洪武六年(公元一三七三年)明廷议定在南京修建历代帝王庙,春秋致祭,入祀者为三皇五帝、三王及唐宗宋祖等大一统王朝创业之君,元世祖忽必烈亦赫然在列,更有元臣穆呼哩等数人从祀,而到嘉靖朝,忽
2009-08-21

你所不知道的张中行

你所不知道的张中行
杨海亮
作为学贯中西的大家,张中行在语言、文学、宗教、历史、书法诸多方面都颇有造诣。这个老头儿给人的印象除了学识渊博外,还十分亲切、有趣,不过,他要是严肃起来,就会固执己见,一根筋走到底。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张中行放下教鞭,在一家出版社做了编辑。有一回,人教版的一个编辑拿了自己的稿子去请教张中行,过两天去取时,张中行板着脸直截了当地说:“我可得给你提个意见!你这文章的标点符号有问题。每到用引号的时候,下头的句号老点在引号的正下方,哪有这么用的!你或者点在引号外头或者点在引号里头
2009-06-24

倾听张中行琐话

倾听张中行琐话
王东城

提及张中行的作品,我脑海中立刻浮现出来的便是《负暄琐话》。接触张老最早就是从这本书开始的,说来倒有个有趣的缘起。那是霜冷叶黄的深秋,我在学校图书馆漫无目的地走读书架。后来,看到张中行的《负暄琐话》,我随意抽出来翻阅。没想到,拿着黄叶一般的书本,虽只是摩挲在手,似乎就已生出一些季节特有的况味来。手到之后,便是眼到,心到。如此读书三到之后,我不由得有感而发:张中行的
2009-06-24

那一声痛苦的呐喊

那一声痛苦的呐喊
——五四人物之鲁迅

卫方正

2009-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