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校园国学 > 文史人物
文史人物

运动:心性与才情的舞台

思维与天赋大脑思维属于一种剧烈运动,它不是通过空间距离的移动来体现,而是借助精、气、血的力量在大脑里的融会贯通而形成的一种由量变积累到质变的活动,这便是人与人之间,各自有不同天赋的原因。经常动脑的人,会因头部的精、气、血
2017-08-22

散步:生命的优雅

中国人散步的历史,大概是很悠久的,《琅嬛记》中就曾说道:“古之老人,饭后必散步。”农耕时代,年轻人是不能赋闲的,闲了就容易被诬,或称之为“懒汉”,或目之为“不务正业”。而年老受尊,就不同了,
2017-08-22

疯狂的硕鼠

《硕鼠》一诗,是《诗经》中的重要篇章。一直以来,对此诗的阐释都是用“阶级分析”、“阶级斗争”的思维方式,断定这是两个阶级对立的反映。各家注本,各种文学史对此的阐释也大体相同:此诗表现了农民对统治者的怨
2017-08-22

品读书香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每当想起这则对联时,就对其展示的唯美画面充满了留恋,更喜欢上了利用闲暇时候去读书,在春日的山野间读书,在静谧的夜色里读书。毕竟,这带给人的不仅是巨大的精神财富,还让人在山水间酝酿出
2017-08-22

文人风骨不可丢

中国的传统文人,历来以匡扶正义、安稳社稷为己任,这就是所谓的“治国、平天下”。他们身上具有“不媚权、不媚俗”的风骨,让人看到了真正的大家风范。历史学家傅斯年,在抗战开始后,当上了国民参政会的参政员。他
2017-08-22

周作人的挽联

对联诸品种中,至为难作者当属挽联。括死者行径、生者哀伤于区区两行,已是难为;况死生之大,死者为尊,若不欲一味谀颂,而于数十百字之中或暗寓褒贬,或指涉时局,则难上加难。到得现代,白话文起,挽联一道,已显式微之象,然余绪犹存
2017-08-22

恩怨半生解不开——周氏兄弟与顾颉刚

周氏兄弟与顾颉刚都是二十世纪的文化大师且有师生关系,但他们之间交往却远非正常。鲁迅与顾颉刚相互视对方为终生死敌,而周作人与顾颉刚在表面客气之下却是互相轻视嘲讽,透过他们的日记书信,可以发现三位大师隐秘复杂的内心世界。191
2017-08-22

周氏兄弟的1917

1917年对于周氏兄弟来说是关键的一年,他们一个来到了新文化运动的中心——北京大学,一个决定摆脱沉默,为打破铁屋子而呐喊。这一年对于兄弟二人都是不平凡的,说是人生的转折点也毫不夸张,他们很快联袂成为新文化运动的
2017-08-22

暑天西瓜冰雪声

西瓜自古就是消暑解渴的首选食品。在没有电风扇、空调设施的古代,炎热酷暑是一段很难捱的日子。《燕京岁时记·颁冰》载:“京师自数伏日起至立秋止,各衙门例有赐冰……民间则在街上有冰售出。”可见酷暑之
2017-08-15

严修:“学书,要须胸中有道义”

  严修不仅是中国近代著名的教育家,同时他还是一位文人、书法家。也许在教育方面的巨大成就与影响,或多或少掩盖了他书法艺术的成就,但他仍不失为一位书法大家,与华世奎、孟广慧、赵元礼共称“近代天津四大书法家”。严修
2017-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