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校园国学 > 文学笔记 > 正文

丝路旖旎诗为证——品读唐诗里的丝绸之路

作者:陈景春 录入:ql 来源:光明日报 2017-02-16 10:16:59 

   丝绸之路是东西方文明交流的重要桥梁,自西汉开始就推动着亚、非、欧地区之间政治、经济、文化的对话与融合。唐朝时以陆路为主的丝绸之路达到前所未有的繁荣,杜甫“驼马由来拥国门”是诗人眼中的丝绸之路盛况,《唐大诏令集》“伊吾之右,波斯以东,商旅相继,职贡不绝”,则是官方描绘唐朝丝绸之路黄金时代中外贸易繁荣的记载。

     丝绸之路的繁荣促进了不同文明之间的交流,给各自文明带来了新的变化,这在唐诗中就有体现。首先,丝绸之路经略及其贸易的繁荣壮大了唐人的胸怀,增添了理想的气质,加强了民族自信力,从而促进了唐诗风采的变化,表现在两个方面:
     丝绸之路丰富了边塞诗的雄浑激昂。司马光《资治通鉴》载:“是时中国强盛,自安远门西尽唐境万二千里,闾阎相望,桑麻翳野,天下称富庶者无如陇右。”说的是天宝末年丝绸之路上的盛况。国力的强盛、边塞的险要、丝绸之路的经略与贸易的繁荣,感召着立功心切的唐代士人,或从军,或游边,或入幕,或奉使,行走在尘烟滚滚的丝绸之路上,写下了壮丽多姿的边塞诗,构成了诗国高潮的华丽乐章。骆宾王《从军行》——“不求生入塞,唯当死报君”,杨炯《从军行》——“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代表了初唐士人“投笔赴边”的英雄气概。高适《塞下曲》——“万里不惜死,一朝得成功。画图麒麟阁,入朝明光宫”,则把盛唐文人立功边疆、封侯拜相之心表露无遗。不过,最能体现盛唐边塞诗雄浑激昂的诗人是岑参,其《送李副使赴碛西官军》写道:“脱鞍暂入酒家垆,送君万里西击胡。功名只向马上取,真是英雄一丈夫。”充满了唐代诗人特有的英雄豪情。中晚唐以来,河西沦陷,丝绸之路受阻,边塞诗转而沉重悲凉,如张籍《凉州词》——“无数铃声遥过碛,应驮白练到安西”;又如张泌《边上》——“千里暮烟愁不尽,一川秋草恨无穷”,尽显丝绸之路之萧条及诗人无限的悲楚与感慨。
     丝绸之路平添了都市诗的异域元素。丝绸之路贸易的繁荣给唐朝的都市带来许多异域元素,反映都市生活的诗歌有了新鲜的内容。有描写都市胡姬酒肆的诗歌,如李白《前有樽酒行》——“胡姬貌如花,当垆笑春风”。李白很喜欢去胡姬酒肆喝酒,与胡姬谈笑,并留下了不少诗作。胡姬酒肆常设在城门路边,人们送友远行,常在此饯行,岑参《送宇文南金放后归太原寓居因呈太原郝主簿》就有“送君系马青门口,胡姬垆头劝君酒”一句。有描写都市中听胡乐、观胡舞的诗歌,如杜甫《赠花卿》——“锦城丝管日纷纷,半入江风半入云”,写的是当时成都城里丝竹音乐缭绕的盛况。胡舞中有胡腾舞、柘枝舞,而最流行的是胡旋舞,唐人称其“急转如风”,白居易《胡旋女》——“天宝季年时欲变,臣妾人人学圆转。中有太真外禄山,二人最道能胡旋”,说的就是杨贵妃和安禄山带头,京城人学跳胡旋舞的景象。有描写都市中佛经音乐盛行的诗歌,如韩愈《华山女》——“街东街西讲佛经,撞钟吹螺闹宫廷”。对唐代都市生活中的异域之风,元稹在《法曲》中有一个整体概括:“自从胡骑起烟尘,毛毳腥膻满咸洛,女为胡妇学胡妆,伎进胡音务胡乐。火凤声沉多咽绝,春莺啭罢长萧索。胡音胡骑与胡妆,五十年来竞纷泊。”
     当然,唐诗风采的变化也直观地反映出不同文明之间的相交相融。丝绸之路上的贸易除了丝绸织物以外,也带去了华夏民族先进的农耕技术与器具,推动着丝绸之路上的游牧文明向农耕文明的过渡。王建《凉州行》——“蕃人旧日不耕犁,相学如今种禾黍。驱羊亦著锦为衣,为惜毡裘防斗时”,就反映了丝绸之路上的游牧民族织衣耕种的新生活。丝绸之路贸易的繁荣还刺激了游牧民族畜牧业和商业的迅速发展,白居易《阴山道》——“五十匹缣易一匹,缣去马来无了日”,说的就是中唐以来丝绸之路游牧民族与唐王朝频繁的马绢贸易,当时的私人贸易量达到了惊人的程度,史载唐德宗贞元八年,回鹘可汗的养子药罗葛灵趁来唐朝觐之便,“市马绢七万匹”。
     唐代丝绸之路上,交织着中华文明与西亚的波斯文明、南亚的印度文明、欧洲的希腊罗马文明。丝绸之路的繁荣促进了东西方文明的交汇共荣,主要体现在东西方物质文明的交互传播上。通过丝绸之路传入中原的有元稹笔下之“胡音胡骑与胡妆”,还有胡饼、胡床、美酒、香料、天马、大象、玉器等,这在唐诗中多有记载,如李白“天马来出月支窟,背为虎纹龙翼骨”,产天马的月支窟在西突厥斯坦;张籍“海国战骑象”中的大象,杜甫“勃律天西采玉河,坚昆碧碗最来多”中的玉和碗,都是从西域传入中原的物品。除此以外,还有外来医疗技术,如刘禹锡《赠眼医婆罗门僧》——“师有金蓖术,如何会发蒙”,白居易的“人间方药应无益,争得金蓖试刮看”,其中的“金蓖”技术(一种治疗眼疾的技术)就源于天竺经,来自印度。而唐代从丝绸之路传入西方的物质文化,则主要有丝绸、瓷器、茶叶,以及许多重大工艺与发明,诸如养蚕与制帛技术、造纸术、印刷术等。王建“养蚕缫茧成匹帛,那堪绕帐作旌旗”,说的就是养蚕业沿着丝绸之路西传入沿途游牧民族的情形,后来传入大食。
     丝绸之路是传播之路、友谊之路、发展之路。今天的“一带一路”是继承古丝绸之路的开放传统,是世界合作发展、构建新文明时代的理念和倡议,是一种内生的战略自觉,无论是道路连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还是建构全球产业链深度合作的产业网、技术进步与科技交流的智慧网,都在围绕全球新文明时代来谋篇布局,目标是物畅其流,政通人和,互利互惠,共同发展。
    (作者陈景春 单位:广东理工职业学院)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