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校园国学 > 文学笔记 > 正文

夜凉如水,她为什么还“卧看牵牛织女星”|

作者:李国锋 录入:ql 来源: 2017-04-20 16:24:32 

 杜牧写过一首七言绝句叫《秋夕》:“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这首诗以“秋夕”为题,选择七月初七的夜晚,这样一个特殊的时间点,更容易使人触动情思。诗人撷取了两个生活图景,从“扑流萤”,到望星河,让我们可以感知到宫女在幽闭中内心的那种渴求。

银烛泛着摇曳的光,非但没能带来了暖意,反给屏风上的画饰添了几分幽冷。这样的环境,会让人觉得憋闷压抑,甚至喘不上气。于是,宫女跑到庭院里,开始用轻罗小扇,扑打流萤。“轻罗”是一种质地轻盈、质量上乘的丝织品,可见宫女的生活还很精致。她扑打流萤的动作也一定很轻俏,时而追逐,时而挥舞,时而跺脚,想来她的年龄,应该不会很大。我们很难想象一个年长的宫女,一边冒着汗,笨拙地扑着流萤;一边不断地哀叹自己像入秋后的团扇那样被遗弃的宿命。在经历了漫长的等待之后,她也就变成了一个寡淡且有分寸的人,即便是百无聊赖,恐怕也少了这份活力,宁愿闲坐在那,数一数遗落在时光深处的八卦。
只是不知道,宫女在扑流萤的时候,会不会感叹萤火虫总喜欢躲在草丛中,它们或许就是草的魂魄,回来寻找自己的躯体吧!
当然,她也可能跟《笑傲江湖》中的岳灵珊一样,扑流萤单只嫌它飞来飞去,打在脸上身上。不过,遗憾的是她没有一个叫令狐冲的大师兄,想着把装有萤火虫的纱袋,挂在她的房里,让满床晶光闪烁,就仿佛在云端,让她一睁眼,前后左右都是星星,而不是什么“冷画屏”。
在七夕这样的夜晚,萤火虫飞来飞去,努力地发着光,而这一点光,不足以给宫女带来温暖和希望。一个人只单纯扑流萤,并没有什么浪漫的念想,时间一长,也就慢慢失去热情。
秋夜沉沉,又是在深宫,人一旦从动态中停下来,归于静寂,就越发能感受到寒气,感受到“夜凉如水”。可宫女还是不愿意回到室内,也许在她看来,室内的“冷”,比这庭院中的“凉”更难忍受。上个世纪70年代,社会心理学家发现巴黎的上班族一回到家就打开电视、打开收音机,他们也不看也不听,只是需要有个声音、影像在旁边。虽然古代没有这些声音与影像,但至少在这天阶之上还有能令人远眺的星河。
这次,她不必凭栏放眼,也不用登临纵目,可以懒散地“卧看牵牛织女星”。王维笔下的少年游侠,“夜上戍楼看太白”,在古人眼中太白为主征战杀伐之星,“看太白”意味着他们渴望征战沙场,建功立业。而“牵牛织女星”,除了强调是七夕这个节日之外,自然会让人想到牛郎织女的传说。
当宫女仰望夜空的时候,牵牛织女星有可能被当作关于时间和追怀的意象,落入她的眼中,令她想起那些无忧的岁月,听长辈谈论茫茫碧落里的传说,从此就埋下了对“天上人间情一诺”的念想。虽说情感与归属的需求难以满足,但最起码她可以在内心最幽微的地方时时点上一盏灯。
或许,那一刻宫女什么都没想,仰望只是自我面对孤独的一种姿态。蒋勋说:“孤独是生命圆满的开始。”说不定宫女会像加缪在《局外人》中描述的那样,主人公默尔索犯了杀人罪,坐着囚车,在黎明出发时,看见天上的星辰,他说自己从未感觉到生命是如此饱满。
在这首诗中,杜牧把自己的情感藏了起来,仿佛是站在一旁静观。其实,我们大多数人都把自己关在一个跑不掉的地方,在野蛮的日子里,拼命地往前奔,连仰望星空的念想都没有,早已感受不到生命本身的重量。面对宫女这样一个活泼而且充满渴求的生命,我们又有什么资格来表达自己的哀矜与不平呢!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