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校园国学 > 文学笔记 > 正文

《红楼梦》里的茶香

作者:刘金祥 录入:ql 来源:中华读书报 2017-08-24 17:45:27 

 据著名红学家周汝昌先生研究考证,《红楼梦》一书中写到茶道的多达279处,吟咏茶道的诗词诗联有23处;有红学爱好者曾统计,《红楼梦》中言说茶的地方有400多处,“茶”和与“茶”相关的字词出现频率高达1520余次,这在中国文学史的其他经典作品中,是极为罕见甚至是无出其右者的,正是从这个意义上后人以诗概括:一部《红楼梦》,满纸茶叶香。

茶是中华民族的举国之饮,其肇始于神农氏,闻名于鲁周公,兴盛于唐朝,昌达于宋代,千百年来,茶不仅具有健脾益肾的实用价值,更具有清静恬澹的人文效能。中国茶文化糅合了中国儒释道诸派思想,自标一格,独成一体,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朵芬芳而清纯的奇葩。《红楼梦》反映的是封建晚期的社会风情,铺展的是传统社会的世俗风景,书中多处写到茶的现实功效和应用价值,笔者将其综合归纳为三类:一类是用来解渴清口的,如在第51回中宝玉说:要吃茶。麝香忙起来,向暖壶中倒了半碗茶,递给宝玉吃了,自己也漱了漱,吃了半碗。第二类是用来招待宾客的,如在第26回中贾芸到怡红院来向宝玉请安,袭人端了茶来与他,贾芸便忙站起来笑道:我来到叔叔这里,又不是客,让我自己倒罢。第三类是用来健胃消食的,如在第63回中宝玉说道:今儿因吃了面怕停住食,所以多顽一会子。林之孝即向袭人等交待说:该沏些个普洱茶吃。古人云“茶中自有人心在,一杯茶里见人情”。曹雪芹在《红楼梦》中以茶道服膺艺术,将艺术融于茶道,引导人们品茗茶中之味、体会艺术之趣,这不能不说是曹雪芹较之其他作家的高明与伟大之处。《红楼梦》满纸茶香,甚至无酒有茶、以茶代酒,这除了与当时整个社会风气和贾府上下生活习惯、个人喜好等原因紧密相关外,更重要的是茶本身具有各种特殊功效。古代先民在长期饮茶实践中总结出来了许多有益身心健康的经验,现代科学家们通过对茶的内在结构进行检测分析后指出,茶叶中存在着为人体所必需的种类繁多的化学成分和微量元素,这些化学成分和微量元素具有抗衰老效能与丰赡营养价值。这也许就是千百年来茶和饮茶为国人所钟爱青睐、为文人所推崇感奋的主要原因,由此我们也就不难理解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对茶道怀有如此浓厚兴趣的真正“理由”。
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我国历代茶人富有创造地种植和开发了各种各样的茶类,加之茶区分布广泛,茶树品种繁杂多样,种茶工艺鼎新革故,久之形成了丰富多彩的茶类。《红楼梦》中写到名目各异的茶叶种类,有六安茶、虎丘茶、天池茶、阳羡茶、龙井茶、天目茶、老君眉、暹罗茶、普洱茶等等,可谓是一份大清朝的贡茶录。这些茶在封建社会都是进贡朝廷的御品,如果按照当今的红茶、花茶、绿茶三大类进行划分,《红楼梦》中所写的茶绝大部分不是绿茶,而应是红茶和花茶,这与故事发生地域的气候特点——北方冬季寒冷夏季炎热密不可分,因而作品中的人物大都不喜喝绿茶,而更愿饮红茶与花茶。《红楼梦》中这种钟鸣鼎食、诗礼簪缨之家的茶文化,有力地印证了当年曹雪芹对茶的浓厚兴趣与特殊偏好。
茶具既是茶道的载体,也是茶道的要义,饮茶之道需配之以杯、壶、盘等成套茶具,这些茶具不仅具有使用功能,而且葆有极高的艺术欣赏价值。《红楼梦》一书中多处状绘了各种精致精巧精美的南北茶具,有茶壶、茶盘、茶碟、茶碗、茶盅、茶杯、茶匙、茶筅、茶盂、茶格和茶吊子等,不一而足,美不胜收。在不同章节中分别写到妙玉日常用的是绿玉斗,宝玉用的是九曲十节蟠扎整雕竹根大盏,黛玉、宝钗用的则是“古玩点犀”茶具。这些茶具凝聚着深彻的文化底蕴,凝结着浩茫的历史烟云,用这些茶盏杯具饮茶,稍稍一呷一品,无疑会呷出一个旷世清幽,品出一种远古芬芳。水为茶之母,水在茶道中是不可或缺的基本元素,相对于茶道而言,雨为蒸馏水,雪为结晶水,而含香梅花上的雪水则是沏茶极品,茶圣陆羽在《茶经》中将煮茶用的水分为三等:“其水,用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他对水的要求首先是“远市井,少污染;重活水,恶死水”。在陆羽之后历代鉴水专家也曾对泡茶用水做过甄别、区分和判定,虽说见仁见智、莫衷一是,但其共同之处就是强调源清、水甘、品活、质轻。《红楼梦》在第41回中也详述烹茶须用好水,正如妙玉所言:“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着时收的梅花上的雪,共得那一鬼脸青的化瓮一瓮,总舍不得吃,埋在地下,今年夏天才开瓮”。在第23回中又写下了“去喜侍儿知试茗,扫将新雪及时烹”的著名诗句,可见曹雪芹对饮茶用水也是颇有感悟与心得的。
我国既是“茶的国度”,又是“诗的国家”,因此茶很早就渗透进诗词之中,从最早出现的茶诗到现在,历时一千七百多年,为数众多的诗人和文学家创作了众多脍炙人口的茶叶诗词,成为中国诗词文化和茶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曹雪芹在《红楼梦》里也动辄以茶入诗入联,且意象鲜明,风格独特,如第50回宝琴与湘云唱酬:“烹茶水渐沸,煮酒叶难烧”;再如第17回中宝玉为潇湘馆题联:“宝鼎茶闲烟尚绿,幽窗棋罢指犹凉”;再如76回中妙玉续填十三韵:“芳情只自遣,雅趣向谁言!彻旦休言倦,烹茶更细论。”曹雪芹所写的这些茶诗茶联,在《红楼梦》中将中国茶文化推向了又一个巅峰,也使这一经典名作呈具更大艺术魅力,以致于后人大发感慨:“看了《水浒》想大碗喝酒,看了《红楼梦》想煮泉饮茶。”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