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艺术 > 茶道 > 正文

小暑宜茶

作者:肖复兴 录入:shy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7-02-23 14:49:00 

 20150706_011

  中国的节气设置很有意思,天冷了,有小寒大寒、小雪大雪之分;天热了,有小暑大暑之分;非要将冷与热的温度,如同官阶一样分出等级来。但是,这只是在一冷一热的两极中,才有的细致划分。在春秋两季中,是没有这样的划分的。

  其实,对于一般人来讲,小暑节气的到来,就是说天热了。

  但在农村老一辈人看来,小暑大暑的划分,是和种庄稼相关的。对于农民,小暑是不怕热的。因为有农谚说:小暑热得透,大暑凉飕飕。在老天爷那里,炎热会有起有伏,但总会让温度大致平衡均等,所谓背着抱着一般沉,小暑热够了,热透了,大暑就会凉快些,否则,三伏天更难熬。再热的天,农民总要下田干活的,冷热是切肤的,关乎出汗和庄稼。

  对于城里人而言,有了闲钱和逸致,如今讲究旅游。但是,小暑不是旅游的好时候。这时候,天气猛地热了起来,不宜出门,而宜于坐在家中,独自一人,或邀请几位亲朋好友,来喝茶聊天,家长里短,天马行空。昆曲《牡丹亭》里唱的:有风有雅,宜室宜家。

  关于小暑饮茶,宋诗里有这样很出名的一联:一碗分来百越春,玉溪小暑却宜人。宋朝时,讲究分茶,放翁也有诗句:晴窗细乳戏分茶。那既是一种仪式,也是一种风俗,品的是恬静自如的心情,使得忙碌杂乱中如同牛嘴里咀嚼得皱巴巴的心舒展一下。所以,诗中提示,在如此炎热的小暑节气里,一碗茶分成几份,才能有春天凉爽温馨的感觉。

  不过,诗里说的茶,居然是论碗来盛的。这多少让人有些吃惊。也许,宋朝时说的碗,和我们现在用的碗不同。不过,提及碗来,总会想到大口吃肉,大碗喝酒,这是在《水浒传》里才会有的粗犷镜头。小暑的节气里,宜茶却不宜大碗饮茶。自然,也不必纤秀得如功夫茶一般,非得用泥壶小盅浅斟低饮;或讲究得如英国的下午茶一样,非要有点心来红袖添香。但是,小暑饮茶,毕竟不是大暑喝绿豆汤解暑一般,或者像是喝冰镇啤酒一样,抱着大碗咕咚咚豪饮。小暑饮茶,不是真的为了解暑,而是寻求一份平静的心境。

  所以,越是天热,越是要饮热茶。当然,茶品,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我是饮绿茶的,觉得绿茶最宜小暑。泡在杯子里绿如春色的绿茶,在室外喷火的天气里,才越发对比得鲜明,衬托出小暑这个节气,是那样的别致有趣。仿佛它有一副火热的面容,又有一颗平静的心,动静自如,冷暖相知,能够让躁变静,让热降温,让跌宕起伏变平易。

  如果说,大雪的节气里,最宜于饮酒,尤其是饮那种烫过的老酒。白雪红炉,一尊绿酒,是那个节气里最奔放的插图。那么,小暑的节气里,最宜于品茶,白日红霞,一杯绿茶,是这个节气里最温情的封面。

  当然,如果这时候再能够有点儿音乐,就更加完美了。唐诗里说:小暑夏弦应,徽音商管初。那里所说的徽音商管,是中国传统的丝竹古乐了。倒也不必那么古,只要是恬静一些的轻音乐就好。就像五花草地上,宜牧牛羊;水平如镜的湖泊中,宜荡轻舟;小暑,宜茶,宜音乐。小暑,便既属于节气,也属于自己的了。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