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艺术 > 琴棋书画 > 正文

西北灵魂大漠情——读胡正伟

作者:饶宗颐 录入:shy 来源:光明日报 2017-03-01 16:14:21 

 20140514_003

20140514_004

艺术作品是神圣的,只有作品本身才是一个画家的最好表达,放眼当代画坛的画家作品,可谓乱花渐欲迷人眼。而作为当代画家,是否应该扪心自问:什么样的作品能够感染当代人的心灵?我以为,洋溢着大灵魂生命激情的作品一定可以。

连接了传统与现代,凝聚了民族与西方,整合了人物与山水,交融了浪漫与豪迈,宁夏画家胡正伟用自己的笔墨提炼出西北大漠涌动着的那些幸福、热情的灵魂,一种浓郁的东方情调在他的笔下舒展开来,别有一番韵味。透过他的作品可以感觉到,那些大漠风情不是对情与景的单纯拼凑,而是来源于他对这片土地深沉而厚重的爱,他以来自于生活的由衷感受来完成自己的创作,作品是鲜活、立体、充满生命力的,这是一种个人的艺术感知与艺术创造能力的结合;是一种独特气质与内在学养的表露;是一种感知自然,洞察宇宙生命的眼光体现。

胡正伟以纵横的气派与超绝的想象,唤醒笔墨、释放笔墨,他能那般无拘无束、率性自由地在大漠的广阔天地里驰骋,巍峨险峻的雪山、坦荡广袤的大漠、叮咚作响的驼铃、饱经风霜的牧人……都非常具有当地的民族风情,大气、苍茫、纯粹,其品格之高,可谓纯乎本质。画家应师法先人,怡情造化,内悟于心,外绘于形。他深入传统,扎根传统,在传统的基础上开掘出一个个韵味无穷的空间,以简洁、洗练、单纯与多变的用笔构造了富有形势意味的水墨意象,立足于中国人诗情画意般的感受与容纳百川的精神,富有强烈的书写性、表现性、构成性。

骆驼是胡正伟笔下的一个标志性的风物。20纪80年代,他经常到牧区采风,他曾无数次地被骆驼摔下来,但不服输的精神使他最终与骆驼结缘。生活就这样给了画家无穷的灵感,而画家以对生活的激情使自己的艺术有了飞跃。他那气韵生勤、神采飞扬、酣畅淋漓的作品是接着厚厚的地气的,雅俗共赏。

除了大漠风情,胡正伟也画具有人文气息的作品:清凉的芭蕉叶下,一位身着白袍的老者,靠在石头上酣然入睡,蝴蝶翩然起舞,一派悠然梦幻——在他的《庄子梦蝶》中,构造一个如此扑朔迷离、似我非我的境界。墨的浓淡变化,线的韵律美感,烘托出意境的巧妙,令人赏心悦目。人物的精神气象,被信手拈来,画家的内在气质和不俗的创作个性跃然纸上。

胡正伟的绘画透出一个画家对民族文化的自信,同时他又善于用现代人的视角,完成新时代下关于自我艺术空间的构建。他通过对现实的诗化描摹,轻松地把握、追寻、缅怀那渐渐消逝的风景。可以想见,如果没有一颗同样灿烂、豁达、爽朗、豪迈的大气魄,是无法绘出这般的生命画卷。

真正个人风格的建立,绝不仅仅局限于表面的形式技巧和图式语言,风格的建立具有一种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正是艺术家艺术探索过程中最微妙、最感人,最吸引艺术家不断深究的一个魅力所在,所谓“生命不止,艺术风格的探索不止”。而这也正是胡正伟作品中所呈现出的一种气质。祝愿胡正伟以厚实坦荡的一腔豪情引航中国民族艺术的复兴之旅。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