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艺术 > 琴棋书画 > 正文

欧阳中石:用书法装点生活

作者:常诚 李丽 录入:shy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7-03-16 12:43:33 

 

欧阳中石在京剧《乌龙院》中宋江一角的扮相。

他谈书法强调16个字———“作字行文、文以载道、以书焕彩、切时如需”;他评价自己也用16个字———“少无大志、见异思迁、不务正业、无家可归”。言简意赅的话语让人回味不尽……
●“不要叫我书法家”
笔者:欧阳先生,两年前那次与您谈书法,您说:“不要光谈书法好不好?”当时没有按您说的做,今天可以了,话题越多越好。
欧阳中石:我常说不要叫我书法家,最多称我“书学教师”。我自认为是一名地地道道的“教书匠”,教过大学生、研究生、博士生,带过博士后,我也曾教过小学生,教过中学生。作为教师,我教过书法,也教过语文、数学、历史、美术、体育、化学、逻辑、哲学等多门课程。在济南时还曾教了一年半的小学,那时是复式班,几个年级交叉在一起上课,所以我从一年级到六年级全都教到了。回过头看,这些经历太重要了,千金难买,可以说历史创造机会让我给别人上课,也在给自己补各种课。
笔者:您搞书法、唱京剧,都是大师级的水平,成就如此之高,经过了怎样的历练过程?
欧阳中石:我对自己的评价是“少无大志、见异思迁、不务正业、无家可归”。小时候就学会了种地,而且很有兴趣,可以说志向不大;上学后兴趣不断变换,从没有固定在一点上;大学学的是逻辑学,后来也派不上专业用场,现在真不知道把自己归到哪门哪派去。
我上学的时候绝对不是一个优等生,但我在工作时不断补课,就学了很多东西,喜欢书法,就想着把字写好,喜欢唱戏,就坚持唱下来,玩着玩着就会了,一切都是玩出来的。我第一次登台唱戏是1937年4月4日,那一天在当时是儿童节。我没有刻意去学京剧,小时候就爱听,听完了就自己学着练,古诗是吟出来的,唱戏我也去“吟”,只有“吟”才有味道。
●书法要“切时如需”
笔者:两年前听您谈书法,16个字印在脑子里:“作字行文、文以载道、以书焕彩、赋以生机”。您后来把后4个字改成了“切时如需”,为什么作这样的修改?
欧阳中石:最近几年我一直在考虑时间这个范畴,离开时间一切都无法存在。有一次我在中南海的瀛台看到乾隆书写的“对时育物”4个字,很受启发。这里的“时”应指四季之时,说的是一年的轮回,但引申开来就是一个时代。那么把这个“时”字用在对书法的要求上,反映的就更深刻一些了。
在今天,“作字行文、文以载道”的功能,不是只有书法才可以完成。印刷的书籍和电脑的信息化处理可以更加快捷地完成,那我们的书法还能干什么呢?书法可以焕发“文”与“道”的光彩。这样写和那样写,情况就不一样。可以把文章写得非常工整,展示内容的肃穆、庄严;也可以用草书的办法来写,展示内容的灵动、节奏。这个“彩”是用手展示出来、焕发出来的。但这里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则,就是“切时如需”,就是要切合时代的需要,与时俱进。
笔者:您1985年起就在首都师大开办书法专业,20年过去了,您对现时的书法教育作何评价?
欧阳中石:书法教育取得了这么大成绩,光我带出来的博士生就有20多个,看着他们成长起来,当然很高兴,但也有些忐忑不安。说到书法教育,开山之功不应记到我头上,许多基础性工作一些前辈都做了,只是当时没有条件进一步去做,而我们赶上了好机遇,一些工作就顺理成章地做下来了。至于说到忐忑不安,是因为现在书法专业的学生招得太多,这么多学生将来谁能给他们饭碗?我们引导学生走书法这条路,也要小心,千万别把他们领到“沟”里去。
●山东人“护犊子”
笔者:前几年您在母校济南一中设立了奖学金,现在奖励的面更大了,山东人称您是“护犊子”。
欧阳中石:我的童年是在济南度过的,对山东有一种自然而然的乡情,俗话说就是“护犊子”。在山东有5所小学和我有关系,我还在济南穆光小学教过书。今年我要在这几个学校设立奖学金,为每所小学捐资20万元。至今我还记得这些小学当年的面貌,每当回忆起那段时光,总是无限亲切,这里的老师给了我很好的启蒙。
笔者:家乡人对您有感情,对您的字有感情,许多人在学您的字。
欧阳中石:写字要往好处学,谁写得好就学谁,都认定王羲之写得好,就学王羲之,千万别跟着我跑,对于王羲之来说,我是个“二道贩子”、“三道贩子”。咱们都学王羲之,写到哪儿算哪儿,写着写着也许个性就出来了,哪怕到不了很高,至少也有个标准。所以我觉得还是学王羲之,学经典的东西。
欧阳中石小传
欧阳中石,1928年生于山东省泰安。1954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主修中国逻辑史。现为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艺术学学科评议组成员、中国书法文化研究所所长。在逻辑、国学、音韵、绘画、戏曲、文学、书法等学科有精深造诣,是我国著名的学者、教育家、书法家。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