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频道 > 艺术 > 戏曲 > 正文

京剧之我谈

作者:zxs 录入:zxs 来源:网络 2017-08-14 16:27:38 

 1。童伶预测:三科班中,以富社最为进展《三侠五义》演出成绩必佳。荣春社将排老生旧剧,成绩必超过去年。小生高继儒仍将登台,且能与小名旦合作。李金棠,黄荣俊嗓子将恢复。童净最红者,有三人,既戏校赵永泉,富社张元奎,荣府赵荣鑫。戏社赵玉民,林全培,朱金钏等三人,剧艺必何德亮,齐和昌必有发展。某童伶将演麟派戏。赵德钰,费玉策{?}必作积极努力,必受各班倚重。戏校武生胡永斌,比较其兄胡金涛有长足进步。高永麟,王永琦为戏校生部中,进步最速者。李和曾或与名净郝寿臣合作一次。袁金凯,尚长春,将排长靠武生戏。张玉禅将排连环套,战宛城等戏。童伶中必三人以上脱离科班。戏班必出一唢呐老生。王永琦必专演文武老生各戏。

袁先生二十五日来社闲谈,山南海北,雄辩健谈,末后转到作戏本身问题。李老板说:“我在这几年里却也走南闯北,所见到的人物,也自不再少数,可是谈到作戏的问题上,我可以让净行的金霸王,生行的马温如,占行的程四爷。其次,不客气地来说,就属于我们内子了,他们实际是在作戏。可是那种自然潇洒,却很能吻合贴切,而神化戏中的人物,却是学不来的”。最后又谈到连剧团今后的动静,据说在旧历的四月间将赴沪演艺,地点是黄金戏院,程序是继马连良的后一期,因为这一期是奚啸伯,继之为程砚秋,马连良的后一期。因为不敢一定,总之最晚在榴花照眼时,决可成行。
2。鸣春社。李万春创办之鸣春社科班,约一百五六十人,连日积极排演佳戏,不下百余,刻乃弟子李明俊从方玉珍学安天会,蜈蚣岭诸戏,已排练纯熟,预计榴花照眼时,当可一鸣惊人也。武旦田荣芬,如果把峤工练得炉火纯青,现因踝骨折断,不时常踩跷,实可是个十全人材,将来在菊坛上必能放一异彩,希荣芬自强不息,光明前途,拭目可待也。要说‘小云’孙荣蕙的扮相,那真是“美艳”之极。
如果看过他的美猴王的龙母,蛮说一声“俏丽”。有人说荣蕙的扮相过于“平淡”那未免过于偏见了。花旦尚荣芳,扮相颇觉“小巧玲珑”,故演小家碧玉一类戏剧,最为见长。武生孙瑞春,脸上颇有戏,英武中兼有儒雅气概,作派亦甚活泼,不像赵和春那样“呆滞”。张荣志若努力下去,将来不在叶盛兰以下,嗓音既“甜”且“润”,犹如迸珠溅玉一般,扮相亦颇“俊雅”,虽然做工欠佳,但因年龄关系,再过一二年当见好转也。谭富英:嗓音之宽亮甜润,扮相之清秀儒雅,武工之稳练精熟,绝非一般须生所能及。其做作亦不温不火,恰到好处,惟念白有时略轻,固其所演之剧,绝不重白口,然亦须沉着有力,则更臻完美矣,总之其既有某之天赋,倘能再加研究,自强不息,多排老戏,均望能早日实现,则更可能独步一时也,不知谭老板以余言如何?”马连良曰“做工老到白口难,有大舌病,然虽顿挫有致,故反成其特长,嗓音前数年,尚圆润,运用自如。近年稍嫌枯涩。曾问有人云;‘其首次公演临潼山时,一倒板既冷场三次,其嗓音之吃力可想而知’ ”。
孟小冬:坤伶须生之王座也,其唱作均能应付裕如,惟自拜余叔岩后觉其唱腔身段等一切动作均反形拘束,不若以前之自然耳。奚啸伯:天赋虽不见佳,然能刻苦用功,唱作皆不惜力,其精神可嘉,而武工身段,则尚谈不到矣。言菊朋:字音虽正确,而好自创新腔,实则不敢恭维,且中气亦感不足,或系年岁之关系欤。李盛荣:做念虽尚有可取之处,有时学马太甚,而共之过而唱则时有格格不入之感。王少楼:昙花一现,音日非,唱作念皆不复当年旧观矣,惜哉!其他如陈少霖,管绍华,贾少棠诸伶亦各有是处,然缺点尚多,姑待其后之努力也。
刘砚芳:小名:小梧桐,北京人,为已故国剧宗师杨小楼之门婿,十岁时,入鸣盛和科班坐科,艺名鸣福,与筱翠花,李鸣玉 ,张鸣才等为师兄弟,习老生,学南阳关,定军山,珠帘寨等诸剧。十一岁在灶王庙登台,首演定军山,大露头角,聆听着咸以非以池中之物睹之。第二次演庄王府堂会,大博佳评,神童之誉满于九城,嗣在西单牌楼春仙茶园演唱数年。东安市场吉祥茶园至十八岁出科,时在城内外各园奏艺,颇具声誉。迨民元嗓音共润,从某公之议,改习武生,拜丁俊为师学莲花湖,剑峰山诸戏,既又从师杨小楼学戏,习连环套,冀州城诸戏,大博赞美,称杨氏入门大弟子。嗣复从王福寿习对刀步战。翠屏山诸戏,从范福泰学蜈蚣岭,探庄诸戏,自是而后,砚芳专肆力于武生戏矣。
未几,俞振亭改租双庆社邀砚芳加入,出演文明茶园,同台有吕月樵等,后脱佩秋组班,出演同乐芳园,力约砚芳参加。砚芳于是脱离双庆矣。宣统元年入东安市场,长安茶楼。翌年,杨小楼与张淇林组四喜,砚芳遂加入,在东安市场中华舞台演唱。民国六年,杨组班出演第一舞台,砚芳亦同班演出,于武生戏外,兼演谭派老生戏,博九城人士之欢迎。乃民九时,砚芳任第一舞台经理,因事繁杂,演唱渐少,然时登台时。迨至民十一年专管后台事务,除特烦外,概未登台,概益限于势也。
民十二年,砚芳其为造就国剧人材起见,组办小荣华科班,出演同乐茶园。乃子宗杨,宗年,姜妙香之子姜少香,陈德霖之子陈少霖。 王蕙芳之子王少芳的均在小荣华演唱,成绩甚佳。未几,因故停演,而小荣华科班亦而报解散矣。砚芳师事杨小楼时,艺术猛进,大有一日千里之势,小楼极爱之,遂妻以爱女,于是由门徒晋而为门婿矣。小楼乏嗣,砚芳以嗣兼子,极尽其职,知者咸推许之。
砚芳有子四女四。长子宗杨,艺文武老生。次子宗年,艺武生。次子宗华,年方韶龄,亦学武生。四子为继室所生,仅半月耳!长女适田氏。次女适名武生高盛麟。三女与四女均待字闺中。乃岳杨小楼西归道山后,由砚芳次子兼祧外祖,命名曰杨嗣潜。杨氏无子而有孙矣。砚芳年来除教子孙有时亦登台演剧,然均演谭派老生剧。演武剧则极少。近与乃子宗杨父子主持永胜剧团,在京津登台,极传佳誉,其艺文武兼全,韵味甚佳。
砚芳对于剧界公益事务,极为热必。十年来,主持梨园公会-------现改名国剧分会,甚为努力,与尚小云,赵砚芳,赵砚奎,于永利,通景峰等,皆为梨园公会之中坚分子,而两砚---砚芳,砚奎,尤善交际,凡与他来接洽事务,尤多所尽力,造福于剧界中,诚非浅鲜,是亦梨园行中杰出人才也。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