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论文 > 高中论文 > 阅读鉴赏 > 正文

老家的麦

作者:朱圆圆 录入:朱圆圆 来源:中国散文网 2014-05-17 15:54:00 

 四月天气里,夏天的色彩一下子洇散开来,阳光渐渐热烈,扑面的风也多了很多热辣。走在乡野,草香浓冽,还有股子隐隐的麦香味。插秧正是时候,新插的秧田,还只望得到白花花的水,不到近处细看,看不到那些正在伸胳膊掸腿的秧苗。之前挤在一起伸不开手脚,这下可好了,鼓足劲头长出个样子来才是!插进水田里的秧苗,就是庄户人家种进泥土里的希望。
       坡地上的麦子这时候就最中看了。身段已经长好,就等在滚烫的小南风里把酝酿已久的情节慢慢展开,慢慢显露给人们看。虽说一身青翠依旧,身体里的变化没有经验的人哪里看得出,就好比是在孕育小生命的女人,不到腹部隆起一般人哪里会晓得。地里的麦子正好在这个过程,它正一点一点孕穗呢,就是侧起耳朵听,哪里会听得出!
      但是散发出来的气息,会让人明显感觉得到。这可是一种非常特别的气味,对土地没有感觉、对麦子没有感情的人,永远都不会了解这种气味的微妙。就好像不了解生命、不了解女人孕育变化的人一样,总是会与新生命最初的试探失之交臂。
      麦子没有稻谷娇气。就算是冬天,远近的山地上,都会有青青的麦苗,虽然算不上茂盛,有点“麦色遥看近却无”的味道,那些鲜绿,确实让人内心格外温暖,在一片枯黄的山野,这样绿着,会吸引春天早早来临。霜寒冰冻,丝毫不影响麦苗的青葱,相反,愈是经霜,愈是浓翠。就是大雪来临盖地铺天,把它们深埋在积雪里面,依然是青绿不减,尤其是积雪尚未化尽时候,一簇簇麦苗顶着一朵朵积雪,那场面,才叫独有风味。谚语说,冬天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原来这麦子,与潇潇洒洒的雪花缘分不浅。
      交了春的麦子,一天一个样,一片一片坡地要不了几天全是绿绿一片。不光庄户人家喜爱,上山活动筋骨的老牛也是喜爱,往往会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溜到麦地边上,伸出长舌头,把嫩嫩的麦苗卷进大嘴巴里。看到它这样大快朵颐,不心痛是假,又舍不得抽老牛的梢子,就像骂自家的孩子一样骂。牛一样通人性,处得久了,说的话它全听得清楚,这时候就站在身边,温顺得很,一点不像刚才那么调皮。
       发芽、分蘖、拔节和孕穗,每一株麦子都要走过这个过程。有心,往坡地上一站,就能够听带到这些醉人的声音。父亲在的时候,经常会去山地里转悠,是不是就为了去听这些声音,从这些声音里,知道什么时候除草,什么时候追肥,所以每年的麦子都长势喜人,每年都有不错的收成。我也这样在坡地上转悠过,可惜听不到那些声音,每年的收成也就不是那么好。难道,地里的麦子,也能熟悉一个人的身影?
      小麦青青大麦黄,四月的村庄,不少这样的画面。大麦和小麦,好比一个家里的两个孩子,相貌不一样,脾性也不一样,散发出来的麦香味,也会有差别。不管怎么说,只要坡地上有它们的身影,夏天一到,就会有香甜的气息渐渐逸散而出,先是一点点,随着阳光的烘焙,这种香甜会越来越浓,浓到在自家的窗户里就能吸吮到这些甜香,心里头就清楚不过,收获的时候到了,又是一个沉甸甸的收成,美不美,自己清楚。
      乡村四月连枷忙,传统又动感的乡村,热热闹闹的气氛,新麦上场的清香,把整个乡村渲染的韵味尤浓。厚实的麦香,这时候从坡地里转移到晒场上,噼噼啪啪的连枷声,就是收获时的最好刻画,浓浓的麦香又这样沁入心田,这样的日子,是要劳累一些,难得心里头踏实呀。
      什么时候还能够像以前一样,在青青的坡地上转悠一阵,四五月的麦香,会不会像自家做的高粱酒,淳朴却格外醉人?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