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师频道 > 教学事件 > 正文

“火星文”“新词汇”考验教育

编辑:熊丙奇 录入:wj 来源:文汇报 2007-08-22 12:07:29 

   ●“火星文”的产生,是“90后”对“大人权威”的挑战,因为这些孩子不希望大人们干扰他们的生活。孩子们需要一套独特的“江湖口令”来行走社会,这除了他们年龄特点使然,还在于当前整个教育中,大人们——包括教师和家长——缺乏与孩子们很好的沟通
   
  ●很多人在佩服“新生代”的语言创造力的同时,大呼汉语的纯洁性正受到严重挑战。那么,眼下教育部官方收集各种新生词汇的做法,以及部分地区在教材中以“注重时代感,贴近学生”为目的选择新内容的尝试,是不是在尝试改变教育者与被教育者的关系,从而增强彼此的了解与沟通呢?
   
  ●“火星文”的出现,以及网络语言进教材,反映的其实是同一个问题,即在当前情况下教育如何发展。首先,必须改变当前的师生关系、家长与孩子的关系,要注重学生个性发展,要和学生建立和谐的师生关系、家庭关系;其次,必须根据教育规律对课程、教材进行改革,而不能为改革而改革,要知道合理的取舍
   
  你知道“1切斗4幻j,↓b倒挖d!”、“莓崀想埝祢”、“莪还湜崀唻啲莪”、“3Q得orz”是什么意思吗?
   
  这些由韩文、日文、简体中文、繁体中文、生僻字、符号等组合起来,同时夹杂外来用语、方言以及注音不选字、类似“天书”的文字,眼下正风靡于网络,被众多人好像在“看”火星人说话一样,于是得名“火星文”。你得借助网络提供的“火星文”翻译字典或者教材,才可能看懂“天书”——以上这几句分别代表“一切都是幻觉,吓不到我的”、“每天想念你”、“我还是原来的我”、“感谢得五体投地”……
   
  很多人在佩服“新生代”的语言创造力的同时,大呼汉语的纯洁性正受到严重挑战。但是,依笔者估计,这些“火星语”中,有一些“词条”,可能会入选下一年度的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而且,还有些“火星语”,说不定会进入某些地方的语文教材之中。
   
  这不是没有现实依据的——前不久,教育部在其官方网站发布了《2006年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列出了171条汉语新词语选目,其中就收集了近年来流行的各种新生词汇,包括白奴、垄奴、奔奔族、丁宠家庭、灰色技能、海绵路、裸考、乐活族、跑酷、7时代、擒人节、晒客等等,这些新生词汇,若不经解释,肯定有很多人也看得一头雾水。而据媒体报道,新版北京高中语文教材内容大换血,金庸武侠小说《雪山飞狐》替掉了《阿Q正传》,许多古文名篇被拿掉。让人注意的是,在这套教材的推荐选修课部分,收入了一篇《新鲜的网络语言》。
   
  不少评论分析,以前的新生词汇,大多有现实社会问题、新闻事件等为依据,或由网络“创造”、或由媒体“总结”,都有一些“根据”。比如“裸考”这个词,指的是什么加分都没有完全靠实力参加考试的人,创造“裸考”词汇的依据是高考中加分过于泛滥影响教育公平问题。再比如,乐活族,是LOHAS的音译,Lifestyles of Health and Sustainability的缩写,意为健康及自给自足的生活。而目前的“火星文”,虽然有少数反映出创造者富有创造力,比如“orz”,就很像一个人跪在地上,但更多的“火星文”则毫无规则可言。“火星文”的产生,是“90后”对“大人权威”的挑战,因为这些孩子不希望大人们干扰他们的生活,因此,创造出一种让大人们无法看懂的文字,即便大人们从他们的抽屉里偷看日记本,想办法获得网络聊天记录,看到的也是一本“天书”。
   
  孩子们需要一套独特的“江湖口令”来行走社会,这除了他们年龄特点使然,还在于当前整个教育中,大人们——包括教师和家长——缺乏与孩子们很好的沟通,大人们对孩子的要求与孩子内心的成长渴望很不一致,一旦孩子有偏离老师、父母为他们设计的成长路径的一点点想法或者行动,往往就会招来批评和呵斥,严重的甚至会有体罚,有的老师、家长还不惜采取一切手段,去了解孩子的隐秘世界,这就使得孩子们有心事不愿而且不敢向老师、家长诉说,当着老师、父母的面说“好学生”的话,背后却开始说起“火星话”。
   
  那么,眼下教育部官方收集各种新生词汇的做法,以及部分地区在教材中以“注重时代感,贴近学生”为目的选择新内容的尝试,是不是在尝试改变教育者与被教育者的关系,从而增强彼此的了解与沟通呢?
   
  笔者认为,也许这样的效果难以达到。拿语文教材来说,近年来,关于语文教材及其读物的改编,引起了广泛讨论,这些讨论,一方面反映出人们对语文教学改革的关注,而另一方面,却也暴露出教材内容选择和编写中存在的问题。有的地方的教材,似乎为了突出“时代感”,“为变而变”,把改编教材、推出新教材,也作为是一种“教改业绩”,变化幅度之大、变化之频繁令人咋舌。前一本教材使用的时间还不到两年,具体使用效果如何还没来得及反馈,新的教材又开始推出,让教师和学生难以适从。有的地方的教材,几乎就是几个参加编写的人说了算,哪些内容可以进入教材,根本不进行广泛的论证,听取广泛的意见,就凭个人偏好或者依据某些领导的意志,仓促行事。
   
  事实上,这种“创新教材风”,不但在语文课本编写中存在,还在其他学科教材编写中存在;不但在中小学存在,还刮到了大学校园。有学者曾经指出,目前大学新编的教材,很大部分是为编而编,重复、抄袭的现象十分严重。真正经典的教材,其实用不着大修大改,倒是要求上课教师,在上课时补充更多的前沿信息,结合更多的实际。比如,物理、数学教材,讲的原理、定理是几百年来积淀下来的精华,难道一定要推倒重来用上最近几年的新发现、新理论吗?
   
  “火星文”的出现,以及网络语言进教材,反映的其实是同一个问题,即在当前情况下教育如何发展。如果教育者不关注受教育者的变化,默守着以分数为纽带的师生关系、家庭关系,始终套用一个成才模式,那么,就无法了解受教育者的真实内心;如果教育者认为“尊重”了受教育者的语言习惯,在教材中体现了“时代感”,就是在推进教育的进步,那么,则可能丧失教育者的立场和自信。
   
  教育要发展,首先,必须改变当前的师生关系、家长与孩子的关系,要注重学生个性发展,要和学生建立和谐的师生关系、家庭关系,只有当学生能把自己的心事、想法真实地告诉老师、父母,而不会由此受到莫名其妙的处罚时,教育才能针对人本身的发展,才不至于让孩子大面积地热衷“火星”语言。这当然需要整体教育体制改革,打破升学教育模式。
   
  其次,必须根据教育规律对课程、教材进行改革,而不能为改革而改革,要知道合理的取舍。早在几年前,华中科技大学在大学生中开了门课《老子道德经》,虽然有一些争议说为何不选其他经典而选《道德经》,但其从经典原著中教育学生的传统文化知识和传统价值观念,得到了较为广泛的认可,如果在中学教材中一味抛弃经典,跟风时尚,最终必然导致中学生的人文素质退步、人文底蕴不足,需要大学重新为中学补课的局面。
   
            (作者为上海高校校报研究会理事长、教授)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