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教育新闻 > 正文

什么是大学的市场化竞争

作者:薛涌 录入:龙城杨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2007-06-28 13:11:12 

 我坐在自己大学的图书馆中,心里格外舒展。

  这是一座崭新的图书馆,由世界一流的高科技武装。进门后,你可以凭证件免费借用一个笔记本电脑,写论文、无线上网无所不能;你也可以用证件开单间:那是一个四周用玻璃屏幕隔离的六人工作间,供学生分组学习用,里面音像设施俱全;通过卫星可把内容同步传送到学校在欧洲和非洲的校园去,形成环球课堂。另外,图书馆复印费一般都很昂贵,遇到需要复印而不能外借的书时,读者常常头疼。但在这里,复印竟是免费的!

  这是我任教的地方:波士顿的萨福克大学。上个世纪初,一个法学院的毕业生看见很多移民勤奋苦干,但因为没有文化,看不到出头之日,就在一家人的起居室里,给几个移民开夜校。慢慢地这一起居室里的学堂演化成法学院。如今它是本地最大的法学院之一,本科生学院也蒸蒸日上。

  然而学校的发展并非没有瓶颈。大学非大楼也。但没有大楼,也难成大学。萨福克大学地处波士顿最贵的地段,周围富裕的居民不希望家门口有个闹哄哄的学校,所以学校一要盖楼,他们就反对。所幸有的富人不这么看。一位九十多岁的老妇,觉得这地方应该多些教育味道,把一座富丽堂皇的商业大楼捐给我们。我们的新图书馆就建在这楼里。

  我和同事们最近不停地坐在图书馆里开会,讨论的并不是楼的问题,而是一起准备下学期的新生讨论班。本科生院的院长也来出席。他直截了当地挑明了新生讨论班的目的:我们学校,每年花很大力气招收学生,但30%的学生最终转走了。这些转走的人中,有学业跟不上的,有不愿意支付私立学校学费的,但也有根本不把我们当第一选择,读一两年就跳到别的学校去了的。这个新生讨论班,就是要从一开始就抓住他们,让他们觉得这里是个家。

  他描绘的,是每一个不太知名的学校在美国高等教育体系中面临的竞争压力。首先,美国学生可以申请几个甚至十几个大学,没有数量限制;第二,大学转学如同家常便饭:理想的学校上不了,在不理想的地方将就一年,然后跳槽。哈佛耶鲁是挤破门的名校。好不容易进来,当然没有人想走,98%左右的新生都会留下。像我所在的小大学,则常常挑人家剩下的学生,最后只能留住70%的新生。

  新生讨论班就是在这种不利的竞争中挤压出来的。这一讨论班,旨在帮助学生完成从高中到大学的过渡,不仅教他们某一学科的知识,还要教他们怎样对付大学生活中的种种挑战,包括熟悉图书馆,学习写作技巧,指导他们选专业,选课等等。每班最多20人,保证教授和每一个学生都有一对一的交往。每个班有500美元的经费,教授必要时单独请学生吃饭,让学生放松地敞开心扉。如果有特殊情况钱不够,还可以追加。由于对付这么一个小班所花的精力太大,学校悬赏:教这门课的教授每人在年薪上特别加2000美元。

  学校共开设了40个新生讨论班。我粗略一算,仅教授额外的工资和课堂额外经费加起来,就要10万美元。另外,不管是多么有资格的教授,教此课必须接受培训。有60多岁的系主任,和我这个刚来的助理教授一起接受培训。

  这个小小的例子,可以展现出美国私立学校是怎么竞争的。我们学校比起哈佛耶鲁来是个丑小鸭,图书馆的藏书更没法比了。但是,我们这个新图书馆,从设施上看比哈佛耶鲁还豪华,保证学生每天用的设施都是一流的。另外,学校的主要精力和经费也都花在类似讨论班这种教学上。学校不要说没有五星级酒店,连个小客栈也没有。可是,诺贝尔奖得主刚刚来讲了半年课,连前总统老布什也来演讲。

  我一直认为,中国大学办不好不能怪市场化,而要怪没有市场,或者假市场。看看萨福克大学,就非常市场化:除了偶尔的捐助外,就靠学生的学费。也正是如此,学校才对学生非常小心体贴。这次新生讨论班的教授培训,院长半开玩笑地对我们说:教这门课,你们必须作好准备。学校可能半夜给你家里打电话,问某个学生今天没有来上课,是什么原因。再看看中国的大学,大牌教授不教书只拿钱,让最年轻的讲师上第一线,但他们却得到的是最低的报酬。这样办学,难怪要走向窘境。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