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师频道 > 精彩美文
精彩美文

老家屋檐上的冰棱

  飘雪了,想起老家屋檐的长长的冰凌,我不由得生出许多的留恋与悲哀。   我的故乡位于山脚,三十年前还是一个好大的宅子。曾祖父健在,小爷与爷爷的房子没有分开,叔叔、伯伯都住在宅子的右偏房,好热闹。只要空中飘着团团雪花,我和堂兄们就会踩高跷,雪地网鸟,弹弓捉雀……在大马山守林子的爷爷也会留在家里,他穿一身白色的袍子,常年戴一顶白色的小帽。爷爷看到我戏玩,总会说一句,“一个男儿体,可惜从娘肚子里跑快了。”
  爷爷对我的爱始终是复杂的。
  爷爷爱我胜过其他的孙子。主要是因为我的父亲,爷爷的二儿子,是全公
2007-07-09

秋临大地

  秋来得好突然。
  连日来艳阳高照,地都快要干出烟来,树叶儿油亮得都快撑破了,夏还是用最热烈的饱满激情激励着。沿江的柳啊,纷披着飘逸的长发,风儿起时,婆娑起舞,陶醉在夏的薰风之中。
  街道上,阳光的柱子四溅,亮得炽目,亮得你畏着它的火烈。夏,就是这样地燃烧着热情,让你走到哪里,都淌着汗儿,即使是喝口水,即使是走一步路。夏,就是这样的代谢旺盛!
  好久都不见雨色了,好久未品雨滴梧桐的韵味了。
  雨,夏的导演总爱将它设计成“匆匆的行者”,来的时候,疾风响雷,卷得满天尘土,接着是大点的雨霹拍
2007-07-09

深情苦语,千载弥新

【菩萨蛮】晏几道
    相逢欲话相思苦,浅情肯信相思否。还恐漫相思,浅情人不知。    忆曾携手处,月满窗前路。长到月来时,不眠犹待伊。   小山词“无人不爱,以其情胜也”(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其情并不矫饰造作,浮华轻亵,晏几道的词“工于言情而能真”。而此首词是其中的典范之作,表现男妇恋情的真诚,出自脏腑,感动心魄。
“相逢欲话相思苦”,首句突兀,感情难以抑制。可以想像作者与伊人相遇,伊人粉面浅笑,顾盼多情,作者对她心生爱慕,春心骀荡。
2007-07-09

黑板缘深深几许

     也许是前世注定我与这长长的、朴实的黑板结一生尘缘吧。
  最初见着它是在乡下。那是一个很简陋的学校,或者不如说就是一间大房子,几个年级就一间教室。但这儿环境却是很美,被绿绿的水田环抱着,时不时传来一声人的吆喝,或一声狗吠鸡鸣,山间偶尔飞一只两只羽翼斑斓的野鸡。我总是好奇地从墙缝中看我二姐捧一本书,讲台下的孩子或是坐得端端正正地跟我二姐读着一些很有节奏的东西,或是入神地盯着前方的一块不大的厚板子,这黑黑的板子用两根木棒撑着,斜靠着土墙。二姐告诉我
2007-07-09

白鸟之死

  

  一缕幽魂飘在空中,留恋,依依不舍地萦绕,滞留,终于在风的搀扶中上升,一步一回头,飘,飘,飘入了云端,一个声音传了来:她的心太苦了,天帝收她回去了。
  云端中一只白鸟啼血飞翔,在仙乐渺渺中化作一缕香飞到她的安乐的地方去了,从此可以舔舐她的伤口,在玉宇琼殿中起舞,在云雾缭绕中歌唱。
  可是,我的白鸟,你的精魂去了天国,为什么你的眼睛,你的美丽的眼睛还是睁开着,瞳仁开始散了它的神采,你还是睁开着你的眼睛,一双曾经蒙着阴翳的眼睛。
  我的白鸟,你躺在一条幽深的小路上,岸上芳草萋萋,树林
2007-07-09

爬山虎

  在世务里生活久了,遇着冬季,就会有一种灰寞、清冷而暮气沉沉的感觉,似乎套着个圈儿,让人呼吸不畅,闷得慌。总希望冬快去。因此,我特别思念春。
  今春的脚儿来得特迟。仓卒间,西墙的爬山虎神奇地复活了,将它骷髅样的骨筋注入绿汁,稍不留神,满墙满墙的绿呀,一下子就泼溅如瀑布,气势恢弘的瀑布,喧闹的绿的瀑布,那叶儿就如飞溅的玉润的翠珠。站远一点儿,你就会感到整堵墙蒙在春的绿烟中。
  绿已浸入整堵杏黄的墙体。这株爬山虎起初是一枝儿独根,然后是发展发展,带着稚气与玩皮,攀爬攀爬,又继续发展发展,领地一天天
2007-07-09

心中的张爱玲

    我敬佩每一个作家,但,对她,我却不能用“敬”字。她来这个世界不是为了别人的评价,她是为了“完成”她该完成的事业。
  她本不普通,她是贵胄的后裔,只要读过近代史,人人都知道她显赫的家族,缨络鼎食之家,“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苏州曾有一条街都是她的祖业。吴音,刺绣,园林,外滩的洋行,繁忙的商阜……,这里曾给予了她文学的素养,让她初出茅庐就伸手不凡。
  但她实在又太普通了。她并没有太多的父母亲情,从小在下人们中长大,遭遇了父母离异,后母的虐待,从大家庭中奔逃出来,只求自由
2007-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