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专题 > 文化专题 > 正文

还魂记

编辑:马晓康 录入:qry 来源:本站原创 2015-11-25 15:38:27 

还魂记

文/马晓康

  公元2007年(旧历丁亥年),时年一十五岁,天下无大事,遂赴澳留学。
  2008年(旧历戊子年),乃多事之秋。金融风暴,汶川地震。吾懵懂少年,心怀故国,意气风发,在澳积极组织募捐。时家父因人陷害,家道中落。奥运火炬点燃之际,父亲正心怀悲凉,为尊严而战,终至锒铛入狱。吾孤悬海外,身无分文,得靠亲戚资助,艰难谋生。
  本想做一莘莘学子,无奈天何?余自小性格缺陷,生活能力极差,遭受诸多挫伤,后堕入七逃界。待父亲出狱,方逐渐好转。余夜夜沉思,辗转难眠,个人磨难,不时涌于喉管,泄于笔端,不知于人于己有益乎?
  公元2015年(旧历乙未年)初,离国七年有余,吾重站故土天桥,不知家园何在?茫然四顾中,感慨系之,呼唤魂兮归来,魂兮归来矣!

序篇

美丽又凄惨的故事  不过是一场梦
大雾里  我只看到了自己  
应该还有更多个我  和你们在暗处流泪
再翻开书的时候  我发现
我在重复着自己前世的故事

上篇

那些年  似乎从来没有冷过  人们充满笑容
风和雪都抵不过母亲手上的棉衣
在树荫和巷子里  我们上窜下跳
有风筝和蝴蝶的时候  小伙伴们互相追逐
和草一样高的时候  会把一串蚂蚱当作宝藏
看到火烧云才想起肚子饿了  却不想回家  

几个人凑钱买一瓶饮料  分一块雪糕 
看武打片入迷了  我们开宗立派  扮演大侠
追着在拖拉机后面疯跑
有时也会吵架  看着家长们吵成一团
我们你追我赶  早跑到了其他地方玩耍
一起挖那些从来没有捕捉到猎物的陷阱
一起给被撑死的刺猬修一座坟茔
一起去打那只曾追我满街跑的野狗
一起……

我又看见了这一切  真的
我是破产者的儿子  囚犯的儿子  更是父亲的儿子……
背负着一切莫须有的骂名  却无力澄清
这里不再有人认识我  我是一个外来的小偷
隐姓埋名  装聋作哑  在每个犄角旮旯里  翻寻着我的童年
是的  我们在一起的全部笑声  都在这儿
我多想收集起来带走  可我没有能捧住笑声的双手

这里的人们不再笑  高楼腹中  唯有砖瓦平房在向我招手
兴冲冲地跑过去  却撞得头破血流
昔日土黄色的路不再柔软  是的
我找不到童年的脚印  它们都穿了盔甲  在防备我  
它坚硬得让我害怕  像一双眼睛  死死地瞪我
连风也对我惶恐避之吗  那就请你走开吧  为何还要对我嘲讽

擦掉血迹  我依旧能看到那些低矮的屋子
清楚地看到  人们  每一个用瓢舀水洗脸的早晨
奶奶拄着拐杖  坐在门口等待其他老人来访
所有被老鼠爬过的玩具  都被妈妈烧掉  我永远也忘不了  
火光中  打着红领带的绿色小熊一直在哭 
我一遍一遍跟外婆絮叨  杀了那只啄人的母鸡吧
在姨夫的农场上  我说  我在黑夜里见过圣诞老人的微笑
他摆了好多礼物在天上  上弦青蛙  巧克力  风车  积木  毛绒麋鹿
任我挑选  任性的我却没有选择  只是低头
环视月光下摇坠的狗尾草  因为我觉得  尾尖上有萤光

第一次看见鹰  第一次喊外婆邻居家那个哑巴——舅舅
那时的石榴很大  一天吃不完一颗
兔子也很大  胆小的我不敢伸手去抓
每次表哥开玩笑说我是从垃圾站捡来的  我一定会哭  他也一定会挨骂
第一次遇到地震  母亲抱着我跑
我却指着桌子上跳舞的盘子乐得哈哈大笑

这是我自己的那一份童年  还有更多碎片在风中等我去捡
月光啊  只有无人的时刻才会为我照亮  在地面上点点泛光
想到我那本本分分的母亲  高血压  心脏支架和白色的病床
先为人师又下海经商的父亲  爱有多少  恨就有多少 
被人称作痞子的大哥哥带我去捞鱼  原来
半根猪骨头加赶集用的菜筐  就能当个小渔夫了
第一天上幼儿园  就分光了所有玩具卡片
看到班主任打学生  害怕  吓得不敢去上学
第一次搬进楼房  却找不清自己住在哪个楼道
鞋子被河冲走了  表哥背着我回家
……
是的  太多了  就像第一次发烧打碎的温度计
水银摔成一粒一粒  用力一捉  却捉出了更多粒
直到变成河滩上的一颗颗石头

我还见过这样一个画面  黑色水管在三楼
迎着阳光喷出水花  我会在这人造雨中尽情玩耍
白色窗帘轻轻舞动  只要有王子  城堡不需要太大
我是破产者的儿子  囚犯的儿子  更是父亲的儿子……
背负着一切莫须有的骂名  却无力澄清
梦醒了  童年的白马也就死了  
床上  只有一个臃肿的身体在幻想……
国王和皇后跑了  王子什么也不知道
就是这样  那些认识或不认识的人
他们都想致我于死地  呼声和骂声不绝于耳

一个人的呐喊是多么孱弱  就像蜉蝣的一生在河面上闪过
哈哈  人生真的越来越像电影了  可是导演不在  没有剧本
我真的做不到——像电影里那样轻松地活着

一个人  在故乡的夜里  偷偷游荡
那些大厦  翻新的教学楼  请你们让一让  
我已经不争气地跪下了  请打开路面
让我带走一捧土吧  在你们脚下  那是我生活过的土
与这些年累积的尘埃不同  它们是那么陌生  那么冷

扒了又扒  只得到满手的血  第一次当小工时就是这样
纱布和创可贴包了又包  直到皮肤粗糙到不需要手套
呵  这却是我七年留学中  最会穷开心的时段
我不想抱怨命运  怪只怪我找不到更好的方式去对抗
更早一些  初一  初二  初三  初四  高一  
一生中最青涩的时光  活下来的  却只有几段渐渐模糊的影像
从小就失去了母亲的高中同学  再也没有见过他
一个宿舍住了三年的初中同学  再也没有联系过
当年一样纯色的蛋  有的孵成了鸡  有的孵成了鳄鱼
经历着逃无可逃的高考  大学  再步入社会
按部就班地做着  正常人……

下篇

那七年  我在墨尔本——一个从未下过雪的城市
不可能没有雪  它们深埋在了每个海外人的心里

我相信基督  愿作耶和华的仆  相信人间大爱  相信救世主
为了汶川募捐  四处奔走  自以为能治好天大的病症
等到自己病了  却只能吞下无奈

命运呵  让我被迫与故乡为敌

爸  妈  开学了  有点儿累  好多东西都不会
我必须每天两点睡觉  用全部时间去翻译课本
我的法律课能拿到优秀了  我不会输给本地人

爸  妈  我帮教会组织了好多活动
我们不缺钱  我希望能建立一个公益组织
你知道吗  有些留学生过得很苦  我想帮帮他们
我会找份工作锻炼自己  今年中秋是我第一次打工

爸  妈  这是2008年6月30日  家乡地震了 2.7级

我的预感很糟  我梦见母亲流血  起床后就哭了  
家里的电话没人接  工厂的电话也没人理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的生活费快用光了  打工的工资根本不够  该怎么办呢
火车月票都买不起了  只好跟朋友借钱
后来母亲告诉我  你被带进看守所了  连律师都不知道

爸  妈  奥运会开幕了  每个人都很高兴  可我真的高兴不起来
我知道家里破产了  父亲为什么不留下一些钱呢
为什么几千万的资产只被拍卖几百万呢
我还未满16岁  高二还没读完呢  他是不是把我忘了
我不敢想象啊  不敢去想啊  从小让我被打了也不还手的母亲
她那么老实  怎么去面对这一切呢  她一定比我更痛苦
每天都有好多人加QQ骂我  说着父亲的坏话  说要加害你们
说父亲是骗子  说父亲找小三  还有一些无关的人煽风点火
如果你们死了  我会用余下的全部生命来复仇

爸  妈  我手脚太笨了  从小没干过活  可我已经尽力了
工时越来越少  在学校的花费越来越多  我快付不起房租了
我准备转学了  前途对我来说  太遥远了
在湖南  有一个吴姓女商人和我们有相似的经历
这个社会究竟是怎么了  所谓公道好像都只是说说而已
我应该庆幸吗  庆幸父亲没有被判死刑或无期

爸  妈  对不起  我不想攒钱了  今天我哭了
真没想到  那些又便宜又适合煲汤的骨头
在这个国家  居然是狗粮 
我从未受过这样的屈辱  不是吗  我不知道——
那些婴儿们此刻在喝什么  三鹿还是别的  华人们——
快把澳洲的奶粉买光了

爸  妈  我换工作了  在搬家公司
你们请保重  勿念  我相信邪不压正
可我的力气没了  我不知是被什么剥夺了
在学校时  最壮的洋人掰手腕也不如我  可现在  我一点儿力气也没了
昨天搬家  我遇到了一对老乡——
可我不敢承认我是哪里人

爸  妈  我不想学习了  学了有什么用呢
成绩再高  我也读不起大学的  钱花没了
我必须逃课打工了  抱歉  我必须去逃课了
我从小就不会生活  至今也没学会  我只能加倍吃力地活着

爸  妈  日子里充满了霉味  你们身体怎么样  
我要去技校了  以后我就是砌砖工了
这两年  我看到了好多不幸  可我谁也帮不了
为什么骗子比好人要活得好  为什么穷人比富人更不善良
为什么你们从小都没有教过我  人  比蛆虫还要丑恶

爸  妈  今天我出车祸了  手机也坏了  没人能帮我
我该感谢主吗  感谢那车子没有再次从我身上碾过
脖子好疼  没有了知觉  不管我怎么努力都抬不起头
从医院走到火车站  我用手扶着头  一瘸一拐走了七八里路
救护车的费用我都付不起  我到底该怎么办呢
家里有过亿资产  父亲真的一分钱也没留下吗
是不是都给小三了  我感觉我快活不下去了  
我恨他  他真的没有为这个家考虑过吗

爸  妈  这里气温很高  可是这里好冷
我没有撒谎  这里真的没有雪  只是偶尔会落冰雹  
那天  我没有钱买伞  打工不敢迟到  
手忙脚乱挡冰雹的我像个才登场的小丑  没有掌声  
只听见黄皮肤的路人们在哈哈大笑

爸  妈  这是2012年  澳洲经济大萧条半年多了  我们很少开工
我们的国家GDP第二  可我们的饭碗依旧营养不良
对不起  移民政策变了  我不是不吃苦  也不是不努力
只是……  它们都变成零了  每天四点多起床  六七点到家
要扛好几吨东西  给五六个大工搬砖搅水泥  可是
这最后一点儿希望也没有了  我想试着做生意  可是被骗了
我恨死骗我的人了  我拿着刀找了他两天两夜  
两天两夜的大雨浇灭我的怒气像淋死一只蝼蚁
对不起  我要去捞偏了  你们请保重身体  原谅这不争气的儿子

爸  妈  对不起  朋友带我去偷东西  
可我实在下不去手  他们都在笑我……
对不起  以后我就是妓院里的接线生了  这里有好多——
和我经历相似的女孩子  这个世界真的那么繁荣吗
对不起  不知什么时候  我的羞耻已经卖给钱了  钱——
可以换来我的笑脸  看她们的裸体已经习以为常
对不起  我敲掉了别人四颗牙  这是穷人之间的斗争
我实在受不了可怜的穷留学生去欺负更可怜的妓女
对不起  我只有为数不多的武力  可我快把他打死了
我和朋友要去躲几天……  你们珍重

爸  妈  我知道  父亲快出狱了  看到了他给我写的诗  我想重新做人
我在和朋友一起修栅栏  尽管还是没钱  却可以让我心安
这些年  我习惯了底层生活  无望和挣扎  也有过温暖  只是太短暂
今天四十三度  昨天三十九度  前天……
为了赶工  我们已经连续工作一周了   你们请放心

爸  妈  父亲出狱了  我会慢慢变好
请给我一点时间  你们总嫌我耷着嘴角
你们可知道  我很少笑过  很快——
我就会笑的  我要去办入学手续了  我要去读大学了
和那么多人比  我算幸运的  没有溺死在水池  也没有在天上失踪   
今年抓了那么多贪官  可这一切  好像和我们家没什么关系

爸  妈  对不起  朋友做雇主担保被骗了  自杀了
我和他不是太熟  可我总觉得应该做点儿什么
我们都曾是一文不值的穷人  请不起律师
澳洲法律给不了的公正  我们只能自己去讨了
对不起  今夜  我的包里揣着大学录取通知书——
和朋友偷来的锯短了的猎枪和刀
那家伙住的房子好大  院子有三辆车  宝马  奔驰和工地拖挂
我多么羡慕他抱儿子和妻子的姿势  他或许是个好丈夫  或许是个好父亲  
他的魅力和光辉一定远远超过了我和我的朋友们——这些河底的烂泥
可是  他  他妈的是个骗子啊  是个背人命债的骗子啊

爸  妈  这是2013年6月25日  我入学了  哈哈——
积攒多年的泪水在我的眼眶里狂奔  梦魇结束了……
同学们好单纯  认识了很多新朋友  可我的心——
再也没有了年少的悸动

爸  妈  迪肯大学真好  可我不想让你们压力太大
这些年  我们经历得比别人一辈子都多  我们都不再正常
我想把那一夜没扣下的扳机  重新扣下去  不是为我  是为了道义
扣得下是主的旨意  扣不下也是主的旨意
请让我回国吧  什么理由都好  我想安静地把自己  慢慢拼凑回人形

……

我是破产者的儿子  囚犯的儿子  更是父亲的儿子……
背负着一切莫须有的骂名  却无力澄清
请原谅我这颓废的七年  站在人群中——
以一个“留学生”的身份出现——我实在抬不起头

尾声

在跑路的时候  一个盲人牧师曾对我讲过
看不见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眼睛里爬满了黑暗
到如今  我都相信  主没有抛弃过我

2015年的第一个月,站在故乡的天桥
这将是我在这个城市停留的最后一刻——

七年了,来往的车辆那么熟悉  却连眼皮也不肯抬一下
它们太忙了  都忙着在雾里寻找出路  
我向故乡索要爱情  却只换来一个十天的玩笑
母校操场上的林子在咳嗽  每一片叶子都落进我的肺
行人们不再说借光  而是硬硬地穿过我的身体
我张开双手  等待更大的敌意来刺痛
这不是一个游子该有的姿势  二十三年的人生不算长
前十五年都被这片土地滋养  如今  我再次感到绝望
我曾以为父母会死在这里  幻想着躲进山林  苦练本领
有朝一日  行侠正义  扫清世间的不平
斩草要除根  可他们的刀实在太钝了
这顽强的一家人还背负着可笑的骂名活着

我现在就站在这里  足以让我的故乡心神不安
病死和入狱不足以弥补有些人的罪孽  如今——
不会有人在乎  我们是在奔逃还是在好好活着
这场大雾  谁也看不清谁
我身上的衣服旧过眼前的城
没有根基的东西  尽可以扭曲  
只有一副似曾相识的皮囊  在敬畏又警惕地讨好我

我们没有死  活得会比以前更好
我埋没在地下的大志还没挖出来  怎么可能去死
还有那么多恶人没死
还有那么多恶人等着我去原谅  去爱

  马晓康,男,1992年生,祖籍山东东平,留澳七年,读书,写作,兼做翻译。参加过2015鲁迅文学院山东中青年作家研修班、浙江新荷作家训练营和首届山东青年诗会,系2015第八届星星夏令营学员、《中国诗歌》第五届“新发现”夏令营学员。在《诗选刊》《中国诗歌》《星星》《山东文学》《时代文学》《特区文学》《西北军事文学》《绿风诗刊》《诗林》《山东诗人》《泰山文艺》等发表过作品,出版有诗文集三部。目前,他正全身心投入非虚构长篇《墨尔本上空的云》(三部曲)的创作,其中第二部可在近日面世。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