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法院 > 报社动态 > 正文

如果迎着风,就飞!

作者:zxs 录入:zxs 来源:本文原创 2018-12-29 10:42:49 

如果迎着风,就飞!

 

——写于2019年元旦来临之际

吴殿魁

 

      2019年新年到了!

      在此辞旧迎新之际,《语文报•书法版》编辑部祝福本报全体读者、作者,祝福所有爱语文、爱书法的朋友们——元旦快乐!万事如意!

      “致敬,不仅仅是一种姿态。”

      我们怀着一颗感恩、敬畏、自省的心,回顾2018年不平凡的经历,审视走过的每一个足迹,既骄傲于我们取得的成绩,更清醒于我们存在的差距。

      “外求认知,内求使命。”

      迎着2019全新的太阳,站在一个全新的起点,我们愿意同广大读者朋友一道,开启一段全新的征程。更坚定,更努力,去争取更喜人的成绩!

      “这世界从来不缺少奋斗的美!”

      所以——

      如果还有梦,就追!

      如果迎着风,就飞!


作者简介


      吴殿魁,男,笔名,吴元,别号若水堂,1958年出生,山西河津市人,编审,山西师范大学教育管理专业大学学历,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大学学历,中国共产党员。现任语文报社《语文报·书法版》主编。 

      在书法艺术等专业方面有诸多表现:硬笔书法作品荣获“一九八五年中国钢笔书法大赛”优秀奖,“山西师大首届硬笔书法大赛”一等奖,1992年硬笔书法作品、照片、传略入选《中国硬笔书法家名人辞典》,1994年书法作品荣获山西省教育工作者书法学会举办的“纪念毛泽东主席诞辰一百周年书法展览”二等奖,1995年书法作品入展山西省高等院校教师书法展览, 2009年书法作品入围山西师大“英语周报杯”第二届书法篆刻展, 2011年书法作品荣获中国少儿报刊工作者协会举办的“庆祝中国少儿报刊工作者协会成立20周年暨建党90周年书法大赛”一等奖。2015年书法作品荣获“首届中国五台山禅文化书画艺术展”三等奖。2015年硬笔书法作品刊于《山西省硬笔书法作品集》、《语文报·书法版》、《山西农民报》等刊物。国家教育部教材中心审定通过的中小学义务教育书法教材《书法作品指导》(晋人版)的编写者。 

      在学术理论等业务方面也有诸多表现:三十多年的编辑出版工作中,先后发表《“境界”说与“意境”论的文化阐释》(黄河)、《美术编辑素质新探》(山西师大学报)等专业论文数十篇,编著出版《刊头尾花资料》、《21世纪小学生希望丛书》、《21世纪中学生成龙丛书》等书籍十余套。

供职于语文报社,先后担任一一

《中国小学语文教学论坛》主编;

"语文报社培训中心"主任;

《语文报·低幼版》主编;

《语文报·书法版》主编;

"语文报社书法院"副院长兼秘书长。

现为

中国少儿报刊工作者协会低幼报刊专业委员会主任;

中国硬笔书法协会理事;

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会员;

中国硬笔书法协会隶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中国新闻出版书法家协会会员;

山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

山西硬笔书法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

 



毛笔作品






 

 

 

 

 

 



硬笔作品



 

 

篆刻作品

 

 

 

 

 

 

 

艺术评论


      吴殿魁,笔名吴元,学前启蒙教育受祖父的影响,对书法有特别的爱好,在三十多年的文学、书法类的报刊编辑生涯中,始终注重书法绘画的艺术学习和修养,积极吸取丰富的文化元素,融会贯通,对隶书情有独钟,注入了更多的心力,使其艺术风貌别具一格,“文人”气十足。吴殿魁的隶书既有汉隶张迁的神采,又含清人伊秉绶等隶书的笔韵,大字隶书着意突出横平竖直,用笔吸收了篆籀的笔意,平实简练,较少提按顿挫,笔力内含,笔画形态凝重浑厚中不失灵巧生动,书写时在“点”的处理上别具匠心,如,“供”的最后两笔,在慢速粗重笔画的书写中突然提笔快写,像蜻蜓点水,显得轻松、灵动,妙趣横生,使人对整个字线状笔画的大与小,粗与细,重与轻,慢与快所形成的“零”与“整”“密”与“疏”的视觉效果,产生一种酣畅舒展之感。在处理字的结体上,因字而异,有长有短,有宽有窄,上下松紧变化无常,笔画以粗重为主,四周大多撑满,表现出一种茂密的体积感,在遵循恪守传统的书写要求和章法下,有了较强的装饰性,整体让人感觉简朴大方,气势壮阔。 

      小字隶书庄重,典雅,用笔书写的很舒缓,笔画轻柔丰满,运转的意味格外浓郁,端庄里不失华丽,豪气中蕴含清秀,稳健中章显灵动,给人以清风扑面之感。结体上字形偏扁方,很稳重,采用了上紧下松的结体方式,竖笔又有向下垂直之势,在稳重中衬托出了亭亭玉立的姿态。 

      观其扇面等小字作品又使人耳目一新,字里行间充盈着《曹全》的风韵和特点,笔画圆润而内气中含,秀丽平和而简约静雅,像佛语一般,娓娓道来,缓缓流淌。



人物访谈


记者:吴老师,您好!能否介绍一下您是怎么与书法结缘的?

吴殿魁:我的书法启蒙得益于我的爷爷。童年,我生活在晋南黄河畔的一个名为寺庄的村里,爷爷是村里少数几个能读书写字的人。爷爷为人热情周到,做事认真细致,深受村里人的敬重。三四岁时,我就跟着爷爷认识了不少字,跟着爷爷学写毛笔字。爷爷给我讲了好多关于书法的故事,教育我学好书法,长大后为社会做更多的事,这些话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一颗热爱书法的种子。

当时,常有邻居街坊来找爷爷,或代写书信,或书写契约,我经常趴在爷爷身边歪着小脑瓜看爷爷一笔一画、一行行、一页页地书写。每年还没到年三十,爷爷家里就垒起厚厚的一摞红纸,这些都是村里人求爷爷写春联提前放在我家的。那时候,我的任务就是就帮爷爷研墨,铺纸。记得快上小学的时候,爷爷也让我写一些“开门见喜”等小条幅,锻炼我的字。大人都说我是爷爷称职的“小书童”。

正是在上学前学了一些字,有了这么一点书法的底子,上了小学,我就喜欢学语文,非常爱写字,课上课下积极表现,经常受到老师的表扬。三年级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写仿”,即摹写,又开始学写作文,老师要求用毛笔小楷把作文草稿工工整整地誊写在作文本上。后来,这样的小楷作业由于文革开始没多久便取消了,但这种毛笔的小楷练习对我的影响太深远了,对以后我的书法影响也太大了。我的小楷作文本一直保存到现在,每每翻看,都能想起童年的自己。记得放学后,别的同学都跑去捉麻雀、逮知了,我常常一个人静静地待在家里,写写毛笔字,有时用小刀在圆珠笔或钢笔杆上刻一些小动物或一些文字再涂上金粉,或者临摹一些课本的插图等等,享受着书画的乐趣,自个儿欣赏自己的“创作”!

大致说来,我和书法的缘分就是我与爷爷在一起的时光,爷爷教会了我写字,也教会了我如何做人做事。

 

2.jpg

 

记者:据说您特别钟爱隶书,能否介绍一下您和隶书的一些情况?

吴殿魁:认识隶书是上高中的时候。我所处的中学是一所“开门办学”的全国典型学校,当时经常有外地学校来我们中学“取经寻宝”,所以,黑板报、标语、展览搞的很多,这恰恰为我学书法提供了一些的条件。我清楚地记得当时县教育局为了更好地树立典型形象,宣传我校,组织全县的书写高手、美术高手制作了一个专题展览。展览室设在一栋古色古香的楼上,下层为三孔窑洞,上方为展室。展览的图片文字说明是手写的隶书,当时我的感觉写得特别漂亮,简直是世上最美的文字。当时我就爱上了这种隶书字体,原本想在展览室里临着写一写,但展览室除有上级领导视察,或者学校组织重大活动,平时是不对学生开放的。怎么办呢?我就利用课间十分钟的时间,拿上一张纸,带上一支笔,很快从楼梯爬上楼,然后透过展览室的窗玻璃,一字一字地临写展板上的隶字,这样一次临上十几二十个字,上课铃声就响了,我就把临好的这写字带到课堂进行练习。因为当时教育受文革影响,我们已分成“机电班”“音美体班”等等,正常的文化课已经不上了,所以老师也不认真对待上课,就这样,大约一个学期的时间里,我就楼上、课中反复对比临习这种隶书。没过多久,我就能写一手自己感觉“像模像样”的隶书字体了。随后,我就在给学校办黑板报、墙报时,都是用隶书写字。高中毕业那年,班主任老师知道我的字写得不错点名让我在毕业合影照上用隶书题写留念字样。这张珍贵的照片现在还保存在我的相册中。

 

 

记者:书法学习对您的人生经历有多大影响?

吴殿魁:实际上是书法改变了我的人生命运。

小学阶段,因为字写得比较好,经常受到老师表扬和鼓励,无形中激励了自己的学习。在校期间,我各科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这和练字写字是紧密相关的。

高中毕业后,因为我字写的好,有一些书法基础,便被生产大队派去当民办教师。当时如果不是我书法突出,以我的家庭成分,是不会被选为民办教师的。后来,高考恢复后,我又考上了师范学校,在校期间,仍然是因为突出的书法特长,毕业后就留校成为书法美术老师。1984年,我到山西师范大学教育系进修,期间,我坚持练习书法,经常跑到报刊亭买字帖,参加了几次书法大赛,拿过山西师范大学硬笔书法大赛一等奖、全国硬笔书法优胜奖。

那时候,正赶上山西师范大学建校25周年校庆,我就负责给学校校庆展览搞设计策划制作,因为当时的电脑设计、绘图、印刷远不如现在这样普及,我的书法美术专长就大有用武之地了。因为当时的山西师范大学的校长也兼任语文报社社长,所以,当1986语文报社创刊《小学语文报》,需要一个美术书法特长的编辑时,在当时的校长、社长陶本一的“恩准”下,我便成为中华语文第一报——语文报的一名编辑。后来,由于对书法的执着,我又在语文报社创办了一份《语文报·书法版》报纸,直到今天。

 

 

记者:《语文报·书法版》是您手中诞生的第一份刊物吗?

吴殿魁:《语文报·书法版》是我一手创办的,却不是我办的第一份刊物。我办的第一份“刊物”是《学习与批判》。刚才我讲了,高中毕业后,我成为一名民办教师,那年我才18岁。一到学校,我就被安排为初中毕业班的语文老师。凭着年轻人火热的心,我下决心大干一场,为学校争光。为了搞好教学,我大胆地做出一个决定——给我们语文组办一份刊物,刊物名字用的是当时时髦的口号“学习与批判”。十六开本、牛皮纸套红封面,有光纸内芯、蜡纸刻版油印。我一人撰写,一人刻版,一人油印,一人装订,难能可贵的是,当时封面题字用的是毛主席的手写体。凭着我的书法功底,我临摹好毛主席的“学习与批判”五个字,然后用一整块肥皂来刻这五个字,再用红印泥印上去,看上去真是规规整整的毛体字。

当时还真是兴奋了好一阵子,也在学校引起了不少好评,这也是我第一次从事编辑工作吧。都说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谁能想到,这段“办刊”经历将会成为以后我创办《语文报·书法版》隐隐约约的一种由头……

 

 

记者:您是怎么想到要创办《语文报·书法版》的?这个过程中是不是付出了很多?

吴殿魁:最早有这个想法是在2006年,山西师范大学举办文化艺术节,邀请全国著名硬笔书法家庞中华先生来校搞讲座,同时由于我对书法的热爱,和在山西师范大学曾获得硬笔书法比赛一等奖,所以学校专门安排我负责接待庞中华先生。在这一次相遇中,我和庞中华先生一见如故,进行了广泛的交流,特别是在书法教育上进行了深入的探讨,碰撞出很多有关书法教育思想的火花。当时我就萌生出一个想法,要为中国书法教育事业尽一份力,做一些事。再后来,经过多方论证和积极的努力,2008年《语文报·书法版》终于创刊。起先我设想的报名是《语文报·手写版》,因为我们这份报纸的最大特色是,全部内容是用手写体排版印刷的,它最直观的作用是让中学生通过学习书法家的“真实书法”,欣赏同龄人的优秀书写内容,从而引起他们对书法的兴趣,增强学好书法的信心。后来,又觉得“书法”比“手写”更接近我们的办报初衷,便用《语文报•书法版》了。

但要做好这份“手写报”,困难确实是很多的,最关键是如何把一份手写的“书法”稿件转换成报纸版式需要的式样。因此,我反复琢磨,多方请教,认真研究图像扫描、PS制作等技术,那时数字排版还不发达,几百字的作文稿,都是书法家逐字写在纸上,通过邮局寄过来,我们再扫描到电脑上。为了板式美观,排版时需要一个字一个字进行大小、斜正字形的调整,上下。左右位置的安排,毫不夸张地说,一个字就是一幅图,一个版就要调整上百幅图。经过反复试验,我们最后终于把一份漂漂亮亮的手写的书法报呈现在广大中小学生师生面前。这份报纸一出世便得到书法界和报刊界的广泛认可,我的内心是很欣慰的。面对这样一份全国首创的,让中小学学生倍感亲切的手写报,庞中华先生很高兴的把《语文报•书法版》称为“中华手写第一报”。

 

 

记者:您连续四年成功策划举办了“少年书法家全国总动员”大赛,在书法界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请问举办这样的活动您当初的动机是什么?具体是如何做的?  

吴殿魁:因为多年编辑《语文报•书法版》,经常去中小学去采访,了解到中小学在书法学习方面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学校对书法重视不够,没有规范的教材,缺少优秀的书法老师,不少学生对书法没有一个正确的认识,书法好的学生没有展示的机会,有的学生也缺少都整个社会书法形势的了解,鉴于这些情况,我们想通过举行全国性的书法竞赛方式,来促进这些问题的解决。通过竞赛方式让中小学生在练习、创作硬笔、毛笔参赛书法作品过程中,提高汉字书写水平,又起到弘扬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的作用。

这个大赛由语文报社《语文报·书法版》编辑部主办,现已成功举办了四届,2018年我们在福建厦门举办了第四届“少年书法家全国总动员”大赛。

每届赛事,我们的具体做法是,年初启动,向全国推广宣传,先进行初赛,随后确定入围小选手参加全国决赛。现场决赛分小学一二年级组、三四年级组、五六年级组和中学组四个组分别进行,又分毛笔书法和硬笔书法两个赛场进行书法创作。小选手现场角逐特等奖、金奖和银奖。大赛中,我们前后聘请过全国著名书法家田英章、卢中南、吴玉生等担任大赛评委,始终保持了大赛的公平和公正。活动中这些书法大家还会为小选手的作品进行点评,现场指导、现场交流,让小选手在和大家的互动中,提升自身的书法素养。我们的口号是“美丽汉字,快乐书写”,我相信,在书法界名家的推动下,在广大书法爱好者的支持下,我们的大赛活动会越办越好。

 

 

记者:书法之外,听说您在篆刻上也有一定的造诣。您的篆刻是怎么学成的?

吴殿魁:谢谢,我的篆刻谈不上造诣,也是爱好而已。

我的篆刻应该是从实用之途走向专业之路的。最初的篆刻作品说起来是很有意思的。前面说过我当民办教师时创办的第一份“刊物”叫《学习与批判》,油印套红的报头可以说是我的第一个刀刻作品,我戏称其为“肥皂刻”。我说我当时想出一个“绝招”——用肥皂作材料刻印报头,因为第一次搞刻印,所以反复试刻了好几次,先把正字描下来,然后再描成反字,再用自制的钢锯刀将字反刻写到肥皂上。因为是第一次刻,所以修改了好几次,最后刻写完成,五公分厚的肥皂就只剩下薄薄一层了。虽然花了不少辛苦,费了点小周折,但印出来的效果还不错,应该是一次很好的尝试。

后来一有时间,我就用小梨木块、小椽皮练习刻印章。很多人知道后,就来请我帮忙刻章。有件事印象很深刻,就是给当时国道的铺路工人刻名章,当时他们领工资时要盖名章,需要我为他们刻名章,为此,我就专门准备了刻章基本用具,自制了简易刻床、用钢锯打磨新刻刀、还有铡刀、印泥、纱布等,大约刻了三四百枚。其中我还尝试用牛角刻印,这种材料农村有的是。后来还尝试过有机玻璃、塑料等。不同的刻印材料,让我刻印的能力提高不少。这些经历,为我以后学习篆刻有了一个很好的铺垫。

到了语文报社后,因为工作的原因,我接触到了更多书法篆刻的名家大家,使我对篆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为了求得进步,我读了很多古今名家的篆刻图书,还做了一些笔记,经常请教篆刻方家,向前辈汲取养料,丰富自己。时间长了,功夫到了,就在各种报刊上发表一些篆刻作品,渐渐得到篆刻圈朋友的认可。

 

 

记者:国家统编教材《书法练习指导》编写难度很大,您编写的教材顺利通过教育部审核,您是如何做的?

吴殿魁:2013年,国家教育部下发通知,要求2015年书法进中小学课堂。我与几个同事意识到,这是一个开展书法教育很好的契机,我们很快组成编写班子,开始了《书法练习指导》的编写工作,我主编三年级书法教材,三年级书法的主要内容为书法基本知识,如文房四宝、握笔姿势,写字坐姿,还有如何用笔、写字的笔顺等。重点内容是《九成宫醴泉铭》基本笔画的教学指导。为此,我首先认真学习、分析研究教材编写《纲要》,一字一词、一句一段地斟酌,准确领会其精神要求,积极向有关专家请教探讨,走进中小学了解广大师生的对书法的意见要求。同时我们对教材选用的《九成宫醴泉铭》进行深入细致的研讨,对古今关于唐楷及欧阳询的书法资料进行了大量的翻阅,我们还把策划好的教材体例、内容安排的草案拿到一些有书法基础学校进行实验教学,发现问题及时改进、修正。后来,我们的样书受到山西人民出版社的认可,最终在出版社的积极合作下,我们报送国家教材中心审核的《书法练习指导》,被顺利审查通过,得到有关书法专家的认可,目前已在全国被广大中小学校选用。我也觉得这是为我国书法教育事业做的很有意义的一件事。

 

 

记者:您今后在书法教育方面有何打算?

吴殿魁:首先,作为《语文报·书法版》的主编,继续把这份报纸办好,为中小学生的书法学习提供更多的帮助。其次,作为山西省硬笔书法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我准备在书法教育方面尽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为我们的书法事业,特别是硬笔书法事业做出自己的贡献。讲得高大上一点,为更好地传承和弘扬祖国的传统文化多做贡献。

谢谢!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