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法院 > 书法资讯 > 正文

《广陵散》于今绝矣--浅谈中国书法的音乐节奏

作者:zxs 录入:zxs 来源:网络 2018-11-20 10:15:30 

 同中国武术一样,中国绘画的最高境界是哲学与修养。哲学决定一个人对世界的理解程度,修养则决定一个人对人生的看法以及对自己操行的把握。那么,对于音乐与书法呢?是否也能以此类推,认为中国音乐与中国书法,也是中国哲学呢?

其实,毋庸置疑,任何艺术的最高境界,都是哲学境界。然而,凡事如卧龙之盘于石家庄,目前还不算十分伟大的思想家左春和先生那样,言必称思想或哲学,诚如其昨天所云:
"能讲出什么像我那样高深的文化哲学"
又难免有点显摆或卖弄,说实话哲学究竟是啥子?其实一也是以子之矛 攻子之盾相互矛盾的问题。这样就又给人出了一道难题,比如读书中偶有发理,是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呢?还是王顾左右而言他?这尺度就比较难把握与拿捏,所以,唯有信马由缰,不去理会。
胡适之先生谈读书心得时,最主要的是有感觉时,就随时随地记录下来,这样才有可能成为自己的东西。所以,今天这个开场白实在是有点画蛇添足,以至于差一点将想说的中国书法的音乐节奏,几乎都忘到九霄云外了,奈何?如果,现在就且听下回分解,时间尚早,难免显得有点偷懒。可浏览了左春和大师的微信后,一直困惑其髦得合时的"伪犬儒主义"而不得其解,如果以其之道,请君入瓮,应该用什词汇形容,更为合适呢?比如真道貌岸然,或真崂山道士?
瞧瞧,又跑题了吧。还是应该再回到对书法的理解上来。今天临写了几个爨字,甚有心得。忽然发现字之高下,不是功力,更不是技法与技巧,而且襟怀与品格。人有人格,字难道就没有字格了吗?字以载道,文如其人。心不藏奸,自然就不会去哗众取宠。心不在焉,自己难以汇聚精神,而心无旁鹜,一鼓作气呢?一气呵成,如有神助呢?而真正艺术的诞生往往在不经意之间,有其不可重复或再复制性。同诗歌创作一样,诗不是写出来的,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难道书法作品不与之类似吗?
我不懂音乐,然而,如果以阴阳虚实,理解抑扬顿挫,节奏旋律,亦可谓一阴一阳谓之道也。如果再以阴阳虚实,节奏旋律去理解书法呢?声音可以写在纸上,书法岂又能没有声音,比如《祭侄文稿》全是锵锵悲愤之音。
若言琴上有琴声
放在匣中何不鸣?
若言声在指头上
何不于君指上听?
东坡先生的这首巜琴诗》似乎就是最好的解释。只是自明朝五线谱传出中国以来,以中国文字符号将音乐留在纸上的方式,比如诸多琴谱乐谱等,早已是博物馆里的文物了。嵇康之叹:《广陵散》于今绝矣,也有其现实意义,比如这篇试图将书法与音乐捆绑在一起的拙文,尽管思维混沌,欲格音格墨,而不知音乐笔墨为何物,不㚧也是一种尝试。尽管之尽管远远没有左君春和先生王婆卖瓜式:
"那样高深的文化哲学"
但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至少可以决定一个人的文化品质,其实,伪犬儒主义与真崂山道士都不重要,不都是江湖术士招摇过市的愰子吗?一个本大有希望的青年学者,自甘堕落为披着西方普世价值之羊皮的江湖术士,无论如何,都是一种让人扼腕的事情,奈何?呜呼哀哉,哀哉呜呼。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