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生频道 > 升格赛 > 正文

寒假升格赛精批:至少不是绝望(初中)

编辑:佚名 录入:cl 来源:本站原创 2012-03-02 14:06:50 

原文:

至少不是绝望

  "人类的末日已经来临,2012即将到来......"这洪亮而悲伤的曲调在我的上空穿越而来,那时,我在正午歪歪的阳光中睁开了眼。这个冬天的十二月,比往年都要来得更冷。冷的是天气,冷的也不仅仅是天气。
  环视周围的一切,满屋凌乱的纸屑,摆放不齐的家具,还有堆放在墙一角的破纸箱,那里,装有着值钱的物品,那些都是要拿去变卖的物品,那些物品终将变成钱币回归,可都是曾经。如今,钱,那算是什么,那是最不值钱的玩意儿了,犹如这满屋的废纸......
  被母亲推出了屋子,母亲不再像往常一样说什么女孩家别乱跑出去玩,她只是沉默地塞给我几十块,对钱这东西毫不温柔,之后便急着说:想要什么街上拿吧,就这几天了,玩得疯点,再没机会了......钱塞在口袋里的意义是什么?这时节,再让我出去又有什么意义?我呆愣着看着门关上,拽着口袋里的钱,心是麻线。
  街上的光景已是不堪入目了,在生命被悬在最后一条线上的此刻,人都丧失了良心,还是找回了本性?什么和谐互助,什么安详和乐,那全是离脑袋千万里远的东西。打架,抢劫,连精神病院的病人都改行做医生了。超市,被疯狂地席卷过,犹如龙卷风刚刚过境;商店,玻璃碎片洒满了一地,楼房冒着黑烟,正袅袅升上去,升上去,然后消散,无影无踪。人们为所欲为,没有法律,没有道德,一切都不再重要了,一切都将归零,从此销声匿迹。
  所有的东西,那些诱惑,只要想就可以得到。钱,原来真的就只是废纸而已。食物,珠宝,衣服,赤裸裸地在原地一动不动,只要有手,就可以得到。呵,什么时候一切都变了?只是因为那天的广播,因为广播了玛雅的预言,因为广播了玛雅的预言并不是预言?我知道那天我开始了寒假的第一天,我也只是意识到,这只是我最后一个寒假了。明年我就可以毕业了的,只要过了这个寒假,然后......可是,我等不到了,我等不到毕业,等不到很多东西,当然也等不到那些时间。这是我最后一个寒假。最后一个寒假的某一天,我孤零零地伫立在街角看着同样孤零零的世界,我们是同样的荒芜着。
  我看到朴实的工人在建筑工地上哭泣,他的妻子离开他和有钱的人跑了,他气愤地将建筑大楼下的铁架子发泄般地乱拆一通,结果上面的砖头、木板砸下,他头破血流,当场毙命。我想告诉那可怜的妻子,为什么还因为钱而逃离,这最后的人世间的光阴,拿钱来换得什么?然而我只是无言了,因为我只能吃惊着站在原地,看着那只被淹没的手不甘心地动弹着,随之什么都僵硬了。这是一场意外。纯粹意外。
  工地外的几个孩子向尸体砸石头,然后嬉笑着:死了死了,这个笨蛋!于是他们大笑着跑开,我目瞪口呆,心凝结了。我忽的想起那天,一对夫妇扔下年迈患病的老人去独自逍遥,老人心脏病突发横倒大街,那么多路人来来回回穿梭着,却只是习以为常地踱过去,他们都这么样的踱过去了,有几个人脚步匆匆。我只是蹲在那个角落,我感觉到那不断冰冷的身子不住地在颤抖,我转而站起来了,我迈开了双脚准备跑上去的姿势了,然而我还来不及跨步呢,一辆轿车在我面前奔驰而过,那是肉体惨遭碾压的声音,鲜血染红了一地,我看见它们还一直往地底下渗着渗着,都是那么的红,红的那么醒目,那样凄寒......就好像现在。我无法思考,时间真的就静止了,听不到任何的喧嚣,世界极静,世道极黑,独留我心如死灰。
  我只能选择走回那条路,那条我走了两年半的路,本来我以为我会走完三年的,但是我知道不可能了,今天我必须去走走那条路,它也许是世界上唯一一条我还尚觉着那么些温度的路。那条路在校门口便终结了。我曾把所有的希望安放着这块土地,只消再给我半年的时间,我知道半年后便不会只是透明的希望而已,但是也都来不及了。就是现在,我无法接受昔日美好洁净,充满欢声笑语的校园如今已成一片废墟。泪水悄然而下,仿佛正是这时刻,我才生生地觉得很多东西都灭亡了,如果连希望都真正在你面前死亡的话。然而我并不是伤心,我只是害怕,我知道我脆弱我也胆小我也懦弱。无力地坐在废墟上,我哭得让自己觉得累。雨,开始下了。这场本该迎接春天到来滋润万物的绵绵雨,打在这片废墟之上,打在我的脸上,洗去了我的泪水,却让湿漉的头发紧贴脸庞,一定很是狼狈吧。可是,全部无所谓了。没什么值得留恋。这是最后一个寒假了,如果说这是最后一天了,我想现在死去也没关系。 末日,就真的非要是那定下来的时刻吗?现在,不正是末日了吗?
  忽的感受不到雨水,茫然的我抬起头,那是一把天蓝色的伞,像天空一样罩着我,我的上空竟是亮的。那是一位三十来岁的女人,她的伞很小,全部罩着我,自己淋在雨中。"阿姨......"我无措地叫道,完全没有料到还会有人来。她只是慈爱地一笑,说:"打扰你了吧,我只是来陪我的女儿。""那,她人呢?"女人眼神一暗,随即释然,笑道:"她可调皮得很,现在正在你坐的地方下面。"我惊恐,忙跳下废墟,不敢置信。"她总爱跑到学校,偏说找同学玩,却巧那天地震,被压在下面......我叫她不要乱跑,偏不听......"明明那么悲伤,却吐露如此轻松。"这样也好,她就可以乖乖的了,不到处乱跑,也就可以陪着我了。"我禁不住再次落泪。
  女人递给我一支笔,笑容有些虚弱,请求道:"在我的手心写两个字好吗?"我点头,按照她的意愿写下了她女儿的名字。女人把伞递给我,自己坐在废墟上,温柔地靠上去,闭上眼,静静地安祥地睡着。从她苍白的脸色我知道,她定是病了,而且很严重。我只能默然地站在旁边,雨还在下,女人脸上却满是幸福与满足。她们在一起了吗?我轻轻把伞罩在女人的身上,不舍地离开。
  我的心好像得到安慰一般,只是平静地跳动着,没有了震惊害怕,只是很安宁,很祥和。
  女人的笔还被我紧紧地拽在手中,轻轻的,我也在手心上写下了一个字,然后握成拳,再不愿松开。我只是想,即使是玛雅预言,即使是世界末日,即使这真的真的就是我最后一个寒假了,我的心也得盛着它。
  回去的路上,天放晴了,和煦的阳光暖暖地打照在身上。经历过一场小雨的天空好像更可爱了。地上的鲜血还是那么的刺眼,这场雨还是来得太小,来不及将它细细冲刷,然而醒目的倒已不是它了 ,涂鸦的青年们发挥自己的想象,将那一廊的长墙绘成了美丽、大胆而又创新的图画,围观的人不由鼓掌。挤出包围圈,曾被拆的建筑工地有人在整理,有人继续砌墙。末日的预言到底恐慌了谁,到底改变了什么?还是说有些东西它是根本没有能力改变的,当看到穿布衣的女子步入工地,为干活的一位工人轻拭去汗水,我不禁思考着。
  我帮清洁工打扫脏乱的街道,帮老人收拾凌乱的花园,我帮助我尽可能帮助的人,不曾觉得收获了什么,只知道心一点点地满了。
  夜,黑得深沉,寒得彻骨,我好累好困,但是不舍睡去,紧握着拳头。流星雨来了!好快,我轻轻闭眼,默默许愿。突如其来的,被一个舒心温暖的怀抱拥住,我睁眼,泪水夺眶而出,轻唤:"妈......"母亲拥我入怀,轻语:"很累吧,乖 ,睡吧......"我反抱住她,闭上眼,不敢睡。这世间有太多的美好,太多的留恋,太多的太多全部让我不舍。展开拳头,我把手心的字深深地按在母亲的背后。母亲永远不知道,但是我懂,我懂就可以了。
  流星一颗一颗地从天而降,他们说这是代表一个个生命的终结。
  "妈,以后会有代表我们的流星吗?"
  "......会的......流星降下来接我们一起去另一个世界。"
  "那,接我们的流星会是怎样的呢?"
  "你看,天边那两颗闪得最亮的星,那是属于我们的......"
  我抬头,注视着,转而神情凝望。
  有些话不说出口,但是妈,你会知道我爱着你,那个字我已经刻进了你身体;有些希望不再闪现,但是那从不是绝望,对于生活的爱我也融进了自己的身体。
  这是最后一个寒假,不是真实也好,是真实,可,那又能怎样呢?

评改升格文:

评语:

  读这样的文章,我的心情沉重得有点窒息,但文章最后的亮色又让我们分明看到了即使世界末日来临,仍然不是绝望,依然有许多的美好与希望。读这样的文章,很佩服小作者的观察与想象的能力,世界末日来临之时,人世间所有丑陋与罪恶全都暴露出来了。小作者描写细腻,笔墨也较泼辣,尤其是最后的几处精彩的细节描写,显示了小作者写作的功力。不过这篇习作不足之处也很明显,一是文章所写内容过于庞杂,末日的场景其实只要精心选取一个进行刻画就可以,不需要过多铺陈;二是文章语言也不够简洁,段落结构安排显得比较随意,缺乏精心的构思。(评改老师:徐金国)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