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师频道 > 建国60年专题 > 领袖与语文 > 正文

毛泽东作品入教材:沁园春 长沙

编辑:佚名 录入:cl 来源:本站原创 2009-09-22 16:22:14 

毛泽东作品入教材(四)

课文标题:沁园春 长沙  教材出处:人教版高中第一册第1课

原文再现:

  沁园春 长沙

  一九二五年
  毛泽东

  独立寒秋
  湘江北去
  橘子洲头
  看万山红遍
  层林尽染
  漫江碧透
  百舸争流
  鹰击长空
  鱼翔浅底
  万类霜天竞自由
  怅寥廓
  问苍茫大地
  谁主沉浮

  携来百侣曾游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恰同学少年
  风华正茂
  书生意气
  挥斥方遒
  指点江山
  激扬文字
  粪土当年万户侯
  曾记否
  到中流击水
  浪遏飞舟

写作背景:

  《沁园春·长沙》是毛泽东诗词中的代表作之一。这首词写于1925 年深秋。大约是在毛泽东同志离开湖南前往革命中心广州时所写的。虽然他刚刚32岁,但他改造中国的壮志,早已坚定地树立起来。这首词,以他天才的笔墨,在展布宏伟襟怀的同时,创造了一个少年的艺术的青春中国的世界。
  词以长沙为题, 是抒写与长沙有关的经历。长沙对青年毛泽东来说, 是有非常深厚而亲切的政治感情和浓郁的生活感情的地方, 是他的第二故乡。
  毛泽东同志从1911 年至1925年,曾数度在长沙学习、工作和从事革命活动。这期间,国内外发生了许多重大事件,如辛亥革命、第一次世界大战、俄国十月革命、五四运动、中国共产党成立等,都是影响世界形势的巨大变革。这样的岁月,如历史群山中耸峙的一座又一座峥嵘的高峰。
  诗人毛泽东正是带着对于长沙亲切的政治感情和浓郁的生活感情而故地重游的。一方面缅怀往昔不平凡的岁月, 意在怀古; 另一方面是追昔抚今, 今昔对比, 旨在谕今,流露出激情与壮志。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 书生意气,挥斥方遒。”在这峥嵘岁月里,作者和他的同学蔡和森、何叔衡、张昆弟等立志救国的知识青年,正值青春年少,神采飞扬,才华横溢,意气风发,热情奔放。
  诗人巧妙地化用了《庄子·田子方》中“夫至人者,上窥青天,下潜黄泉,挥斥八极,神气不变”的意境,来形容新时代青年从旧思想束缚中解放出来的自由奔放的胸襟。目送滚滚北去的湘江水,举目仰观天空展翅的雄鹰, 俯首察看碧水跃动的游鱼, 感天地万物生生不息的竞争, 涌发了“谁主沉浮”的感喟。(转自彩虹满天的博客http://blog.winupon.com/caihongmantian

鉴赏:

  《沁园春·长沙》一词的意象美突出表现在景物的选取上,作者视野开阔,选取的景物或广博,或宏伟,或雄峻。以上阕“看”字所总领的几句词为例,有山上的“层林”,有江中的“百舸”,有空中的雄鹰,有水底的游鱼。而从景物的状态看,有静态的火红的枫林,有动态的“争流”的“百舸”等。作者从远望到近观,从仰视到俯瞰,天长地阔,山红水绿,“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陆机《文赋》)。
  作者对景物的选取,在很大程度上是制约于立意的,古代文人墨客的“悲秋”“伤秋”“叹秋”等诗文就正是由他们特定的“意”所决定的。譬如,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将“意”立在“断肠人在天涯”,所选之“象”便自然是“枯藤”“老树”“昏鸦”“瘦马”等;杜甫的《登高》将“意”立在“万里悲秋”“艰难苦恨’:上,所取之“象”也自然离不开那“哀猿”“落木”等。毛泽东的立意积极向上,昂扬奋进,他所取的“象”,就自然是那些竞相向上、生机勃勃的景物了,如万山、层林、百舸、雄鹰、游鱼等。
  《沁园春·长沙》一词的意象美还表现在意象的表达上。意象的选择固然很重要,但意象的表达则更应别具匠心。诗人笔下的意象不应是客观的白描,而应是“灌注了生气的形象”(康德语),毛泽东在《沁园春·长沙》中为了给选取的客观物象“灌注”更多的生气,很注重意象的表达,如上阕中“看”字所总领的一组意象群,其中“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中的“万”“层”“漫”以及“遍”“尽”“透”这些词在范围、程度、层次等方面,使红绿两色更为突出,更为丰富,更为浓艳鲜明,令人感到可爱。诗人除了表现山红水绿的静景的优美外,还着意描写事物动态的壮美,“百舸争流”中的“争”字,给碧绿无尘的江面增加了昂扬奋进的气氛,活现出千帆竞发、争先恐后的热烈场面。“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中,由于“击”“翔”这两个富有创造性和表现力的动词的运用,准确而生动地刻画出了在万里长空中鹰飞的矫健和在清澈见底的江水中鱼游的欢愉自在,如果把“击”“翔”换作“飞”“游”,就表达不出雄鹰展翅飞翔时矫健有力的姿态,表达不出鱼游水中那轻快自在的情趣。诗人在“万类霜天竞自由”中用一个“竟”字,则有力地突出了在寒秋严霜下的万物蓬勃旺盛的生命力,让人感受到诗人对大自然的无限热爱和由衷赞美。
  《沁园春·长沙》一词的意象美表现在意象的组合上。诗词中的意境内涵不仅包蕴在一个个意象之中,更体现在意象的组合关系之中。诗人们写诗,往往将一个个单一的意象按照美的规律,组成有机的、有时空距离的、有层次的画面,使其产生连贯、对比、烘托、暗示等作用,向读者展示绚丽多彩的生活图景,传达丰富多彩的思想感情。诗人们常用多种方式来实现意象的组合,毛泽东在《沁园春·长沙》中主要采用并置式和辐射式两种方式。
  诗词意象的并置,如同电影镜头的蒙太奇组接,主要将单个的意象以并列的形式相互并置在一起,从而形成全词整体的“复象美”,亦即组合美。如上阕中“看”字所总领的一组意象群,从整体上看都是并列关系,诗人以并置的手法将意象组合在一起,并且注意动静搭配,远近结合,从而构成一幅色彩绚丽的“湘江秋色图”。又如词的下阕中所回忆的往昔生活,也是两两并置,突出了年轻的革命者奋发向上、敢作敢为的精神,为我们描绘了一幅幅生气勃勃的“少年学子图”。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